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 作者简介:张倩,思政课教师,心理咨询师,特殊教育专业指导老师,时事评论员。《一生的资本》里有这样一句话:“任何时候,一个人都不应该使一切行动都受制于自己的情绪,而应该反过来控制情绪。”事实上许多已经成年的学生,因为家庭、成长环境等因素,心智还未成熟,遇到一些不合心意的事得不到及时的帮助和引导,就会积压很多负面情绪,产生偏激的想法,甚至容易冲动惹出许多麻烦。我们先来看这样一个案…

    日期:2022-06-27

  • 作者简介:恒传录,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洛阳市诗词研究会会员,出版长篇纪实小说《中国铁路人》。我家二丫今年1岁多,两只蹒跚的小脚丫,走起路来总是踮着脚尖,一路东倒西歪,直奔她小脑袋想要去的方向。一双会说话的小眼睛,伴奏着牙牙学语,敏捷的小手,总能把地上最细小的垃圾捡起来,放到垃圾篓里。她现在就成了我家最好的、环保的吸尘器。她吃东西总是要最大的、最好的,妈妈是她幼小空间里唯一的私…

    日期:2022-06-27

  • 开栏语: 我国是美食大国,尤其是近几十年,甚至短短的十几年,随着物流的快速发展,传统的、创新的、本土的、外来的……各类美食冲击着人们的味觉、视觉。每一道脍炙人口的美食,无不包含着人们对生活的感悟和辛勤的汗水。美食里的哲学,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探寻、深思。重庆人好吃,重庆人也会吃,不必说那源于两江,走向全国的重庆火锅,也不必说一菜一格,蔚为大观的重庆川菜,单单说一碗重庆小面,口水…

    日期:2022-06-27

  • 我发现母亲越来越有做记者的潜质了,随时关注社会各方面的动向。我一个人在外地,和母亲的沟通方式大多为手机。上大学的时候,母亲最关注的就是天气预报,如果天气有变,她会马上给我打电话,提醒我注意安全少出门。如今,她关注的点不止是天气预报了。母亲曾经在我眼里是个心里只有家庭和孩子的女人,可如今玩抖音逛直播,比我还会。每次看到好的新闻或者视频,她都会打电话给我复述一遍。我每次假期回家待…

    日期:2022-06-24

  • 夏季的夜晚,待在屋内,闷热难耐。常常,我会挟一张凉席,叫了妻子,携了幼女,步行一公里的路程,来到离家不远的一处小山坡上,找出一块平地,清扫干净,最后将凉席铺到地上,一家人坐到凉席上,说着闲话,呼吸着清新空气,心情自是无比地舒畅。此时郊外的夜晚,天空上繁星点点,皓月当空,间或有徐徐的风掠过,通身清爽。偶尔,如果运气好,还会看到欢快调皮的萤火虫从眼前飞过,小小的,亮亮的,精灵似的…

    日期:2022-06-24

  • 夕阳西下,天边留下猩红的火烧云,透过窗前浓密的树叶,照进一间小屋。 在床上,躺着一位老人,他穿着白底带花的睡衣,白皙清瘦,露在毯子外面的手和脚,纤细得让人心疼。“杰儿,来,该喝药了……”伴着一个慈祥的声音,一位个子娇小的老妪端着碗走进来,她一边轻声喊着,一边娴熟地扶起病人,麻利地替病人围上布兜,开始喂药。病人叫朱邦节,66岁,喂药的老妪是他的姐姐朱邦琼,69岁,姐弟俩住在开州一个…

    日期:2022-06-24

  • 红薯叶又称地瓜叶、番薯叶。它顺着藤蔓延伸方向开茎散叶。红薯叶在菜市场的摊档上青翠欲滴、摇曳生姿。每次看到,我都忍不住薅上两把。位于抑或靠近红薯藤前沿的红薯叶,色泽浅绿,嫩晃晃、水汪汪,如同含苞待放的邻家小妹。第一次吃红薯叶,是在十多年前。那年中秋回老家,赴县城与同学聚会。酒过三巡,我说,肉菜太多,再来盘青菜解腻。几分钟不到,一盘深绿色青菜闪亮登场。起初,我以为是空心菜。品尝两…

    日期:2022-06-24

  • 作者简介:邓训晶,四川省作协会员,有近千篇散文随笔诗歌在《解放军报》《四川文学》《中国建设报》《新民晚报》《扬子晚报》《华商报》《华西都市报》《天津日报》等报刊发表。 香格里拉,我以为我悄悄地来了,也会悄悄地离去,但遇见了你,我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此时的香格里拉,美得如此迷人。那里的天空蓝得如水洗一般,空气过滤了的,清新醉人;一望无际碧绿的草原,开满各色花儿,走在上面,如同走…

    日期:2022-06-24

  • 能够读到臧棣的最新诗集《诗歌植物学》是一件快乐而欣慰的事;能够通过这本600多页中的近300首诗歌,跟着诗人臧棣一起与植物相拥,与植物共吟,更是一件幸事。诚然,臧棣这本诗集里的近300种植物,不仅被诗人赋予韵味和“物格”,更是运用多种修辞细品植物的味道、气质甚至情感。臧棣抒写了一部独具风格的植物类百科全书,充分展现其非凡的状物能力,以物见人,人中有物,物我两忘。整部诗集分为三卷,卷一…

    日期:2022-06-24

  • 新桥市民广场,在深圳那可是地标性建筑,是很多人下班后必去的“快乐驿站”,年轻人的时尚说法叫打卡。我去了广场。这一去惊艳莫名,一看放不下,非得写点什么才好。远远的,但见一座弧形的廊桥在空中婉转,象牙白欧式风格让人眼前一亮,我从桥下的小门走了进去。广场分别被划拨成几块,分别是日出大湾区、悦动之翼、星座探秘、海纳百川、智慧与正义和小剧场罗马柱十二星座人物,名字美丽又好听。天湛蓝,蓝…

    日期:2022-06-24

  • (一)万里江山气象新,笃行不怠启征轮。飞天已铸神舟翼,巡海公行母舰身。五代功勋镌日月,千秋英烈耀星辰。小康社会家家福,寰宇风华赤县人。(二)嘉兴南湖水笼烟,红船筑就梦将圆。为民福祉千秋业,建党功勋一册编。犹记腥风携血雨,便怀敬意缅英贤。担当使命初心烈,赢取龙腾万里天。(三)岁月峥嵘越百年,神州沧海变桑田。一朝崛起东方亮,五代传承福泽延。伟略蓝图圆大梦,惊涛骇浪驶红船。初心不忘…

    日期:2022-06-24

  • 作者简介:李仙云,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一个用文字寄寓情怀、诉说心语、温暖人生的轮椅女子。在《人民日报》《文汇报》《解放日报》《意林》《中国女性》《人民周刊》等多家期刊和报纸发表作品1000余篇。 与夫在郊野踏青漫游,清风逶迤,细嗅之间,一缕缕“久违了”的馨香飘入鼻翼。蓦然回眸,道旁的几棵洋槐树顷刻就惊艳了我的目光,那洁白似雪的花儿一嘟噜一嘟噜缀满枝间,馥郁的芬芳氤氲缭绕。痴痴凝望…

    日期:2022-06-24

  • 黎雄才(1910—2001),广东肇庆人。著名国画家,岭南画派大师。与赵少昂、关山月、杨善深并称为岭南画派第二代四大家。早年师从岭南画派创始人之一的高剑父,后留学日本。回国后历任广州美专、中南美院等院校教授。他擅长巨幅山水,精于花鸟草虫,画作气势浑厚,自具风貌,他的山水、松树特征明显。其代表作品有《潇湘夜雨图》《寒夜啼猿》《一览众山小》《森林》《武汉防汛图卷》《万古之春》等等,出版画…

    日期:2022-06-24

  • 作者简介:马雪芳,江苏省常熟昆承湖外国语学校美好教育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学高级教师,常熟市学术带头人、苏州市语文学科带头人、江苏省学习之星,上海市《快乐学习报》特聘执行主编、河南省《教育信息化论坛》特聘编辑,长期致力于小学生阅读、作文研究,出版专著四部,在全国各地教育报刊发表教育散文、教育教学论文千余篇。 “阿四,入党申请书交了?”父亲问。 “交了。&r…

    日期:2022-06-24

  • 自从单位搬迁之后,我上班再也不用开车,从家到单位,从单位到家,几里地的路程,我习惯用脚丈量出一天的尺度。 单位的楼里安静异常,空洞的走廊偶尔传来声响,与目前的工作状态相似,徒有其表,内容空泛得死气沉沉。时间在这里慵懒着,催促不出生活的兴奋,唯有走出办公楼,融入大街上,才感觉又回到光鲜的人间烟火。 推开单位自动锁的铁门,眼前顿时活色生香,红的绿的粉的黑的白的各种颜色尽在目光之中。…

    日期:2022-06-24

  • “三月的茵陈,四月的蒿,五月六月当柴烧”,野菜有时令性,春过,野菜隐去。雨季来临,各种菌子一股脑儿从土里探出头来,包括鸡枞菌。“鸡枞菌”被汪曾祺先生定义为“菌中之王”。“鸡枞菌”乃学名,另有“伞把菇”“鸡肉丝菇”等多种称呼。鸡枞菌开繁后,亭亭大如伞盖,“伞把菇”取形似;“鸡肉丝菇”也能自圆其说——鸡枞菌杆长,像鸡肉,手撕成丝。抗战时期,汪曾祺先生在西南联大任教。写《昆明的雨》…

    日期:2022-06-24

  • 许多名山都有“三天门”,一提到三天门,人们就会想到通天的石级台阶,想到一道道的牌楼……夏初的一天,我跟着驴友,第一次踏访大家公认的经典户外线路:不一样的三天门——传说中的响铃寨。汽车开上水库大坝,倒映着两岸青山的水面,这边波平如镜,那边细浪如鳞,黛青的水面像深沉的眼睛,注视着我们的来临,请放心,我们很环保的,不会污染大山的洁净,不会惊扰大山的清静。真心佩服初次造访的驴友,他们…

    日期:2022-06-24

  • 前进厂真漂亮我走在老街上,今非昔比不一样,看那道路多宽敞,满眼春色永芬芳,司机行人互礼让,有序通过不争抢,垃圾分类那个棒,死角无处藏,鲜花绿草处处在绽放,大街小巷何时变了样? 我住在前进厂,老旧小区大变样,老楼穿上新衣裳,容光焕发精神爽,下班回家路通畅,停在车位不乱放,遛狗要把绳拴上,千万不要忘,文明之花处处放光芒,我的家园何时变了样? 文明平安靠素养,繁华快乐心飞翔,前进厂新…

    日期:2022-06-24

  • 在先秦诸子之中,庄子是一个谜一样的人物,他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我们无法界定庄子的形象,他太丰富,太浪漫,有些不拘一格。同时,他又行踪不定。我们可以对孔子的行踪了如指掌,知道他去了哪里,在哪里碰壁又在哪里求用,我们可以根据典籍里的记载,准确地描绘出他主要的行程。但是面对哲学大师庄子,我往往四顾茫然,既不知道他从哪里来,又不知道他要到哪里去。庄子钓于濮水是一个大家都耳熟能详的故事…

    日期:2022-06-24

  • 午后,暴雨如注。粗长的雨线串连天地,哗哗的雨声灌满两耳,整个世界雨声响彻——即便如此,“唧——唧——”的蝉声依然隐约可闻。无雨的日子里,蝉“知哟,知哟”的欢唱更是从早到晚,经久不息。天气越热,它叫得越欢,仿佛根本不知疲倦为何物。我素不爱蝉,它们实在太聒噪了。尤其是静谧的午后,困倦思眠,它们却不住地嘶鸣,既无抑扬顿挫,亦不婉转悠扬,单调如一条烈日下的市区主干道,听得人躁气翻涌。…

    日期:2022-06-2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共4047篇文章/共20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