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时候,我就觉得我和一般小朋友不一样,因为我有个疯娘,她就知道吃,吃完到处疯跑。因不知道饥饱,即使刚吃了饭,她也会去垃圾堆里捡东西吃。村里那帮调皮的孩子,见到她就扔石头打她,扔完就跑,嘴里喊着:疯婆子,疯婆子……有这样的疯娘,我很自卑,不敢站在人前讲话。自闭久了,我开始口吃,老师上课提问,我不敢举手回答,怕同学笑我结巴。有时同学欺负我,我不敢反驳,一开口更会招来讥笑:疯…

    日期:2021-03-05

  • 我今年38岁。七年前的一场车祸造成我左腿和左手伤残,此后便失了业,和我订婚的那个人也离我而去。我不能接受从未辜负过别人的我会遭此变故。父母也有苦楚,但从不表露出来。当时我像个最不幸的人,一连几个月天天以泪洗面。那天,妈妈叫醒我,让我起来吃早饭。我勉强吃了几口,见妈妈正在吃昨晚的剩饭。“妈妈,你怎么吃剩饭?”“我没事,你快吃吧,前面的路还长着呢……”我不知道是怎么吃完那顿饭…

    日期:2021-03-04

  • 老家拆迁,爸爸一下子从一个普通的小城工人变成了百万富翁。款项落实的那天,爸爸给我打电话,声音有些颤抖,他说:“女儿,咱家的老屋拆迁了,爸爸有钱了。”对于我家来说,100万元太多了,甚至让爸爸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可他并不知道,在上海,100万元太稀松平常了。这就是我毕业后宁肯留在上海遭本地人歧视,也不要回家过体面小城生活的主要原因。眼界决定一切。而且,我已经在上海找到了喜欢的人。…

    日期:2021-03-03

  • 那天,是个休息日。女儿说,爸爸,我们去锦江乐园吧?父亲点点头说,好。女儿上小学一年级,还是贪玩的年纪,特别喜欢的,就是那种冒险、刺激的游戏。半个小时后,女儿牵着父亲的手,来到了锦江乐园。女儿手快,拿起父亲给她的钱,就去买票。女儿买了两张摩天轮的票,手里拿了一张,另一张递给父亲。父亲看到票,一愣,说,我不去。女儿摇头,说,爸爸,你就陪我玩嘛。女儿对着父亲撒娇,父亲只好就范…

    日期:2021-03-02

  • 表弟以每月2000元的价格在小吃一条街租赁了一个摊位,他邀请我和母亲去尝鲜。十多平方米的地方摆了八张桌子,每一寸空间都占得满满的。母亲前后左右看了看,就训导表弟:“你后面就是卖饮料的,你把人家的路堵得死死的,时间长了,人家会有意见的。”表弟说:“这门面是我自己的,租金那么高,多一张桌子就能多赚钱啊。”母亲说:“地方是你自己的不错,但你挡住了别人的财路。做人啊,要‘精三分,憨…

    日期:2021-03-01

  • 最近,蔡国庆因热门综艺节目再次火了起来。他堪称“歌坛常青树”,先后20多次登上央视春晚,其演唱的《北京的桥》、《365个祝福》等歌曲早已深入人心。但很少有人知道,蔡国庆的母亲已患阿尔茨海默症十几年。2003年冬天,蔡国庆发现平时爱说爱笑的母亲有些异常:不怎么爱讲话了,而且经常记不住事,说过的话转身就忘,做饭经常糊锅,炒菜常常忘记放盐。这些都是过去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刚开始,蔡…

    日期:2021-02-26

  • 前段时间,我带儿子回了一趟老家。列车从进入沂蒙山区的那一刻起,扑面而来的全是大大小小的山丘。我就是从这风景秀丽却又给家乡祖祖辈辈带来不便的大山里走出来,走进县城的中学,走进省城的大学,再走进都市的高楼大厦里。我和儿子出了车站,按照父亲在电话里的指引,钻进路边一辆崭新的轿车。“喝羊汤去?”坐在驾驶座上的父亲以半是询问半是命令的口吻说。去喝羊汤的路上,父亲边开车边聊。我这才…

    日期:2021-02-25

  • 我爸早两年还是很帅的,这一点我必须先说清楚。现在他有了啤酒肚,其实也很帅,这一点我也没法否认。有一次,我跟我爸说:“要不你别喝酒了,算算你买酒的钱,省不了多久就够给我买一个手机了。”我爸反问我:“我什么时候说过不给你买东西吗?为什么要我戒酒?我不喝酒哪来的钱给你买东西?”我第一次开始思考,这个啤酒肚越来越大的男人是不是真的爱喝酒?他每次和别人出去吃饭,点那么多菜,有几样…

    日期:2021-02-23

  • 老爸做皂,始于2007年。我生完孩子出月子后,第一次逛街,偶遇“以色列古皂”便一见钟情,毫不犹豫地买回家中。但在爸妈眼中,那块古皂太像他们熟悉的老肥皂了。我辩解:“这是手工皂,是用橄榄油、月桂油做的!”老爸说了句:“手工皂?那咱自己做。”几天之后,老爸动手了,动手之前他已查阅大量资料,并根据家中已有材料做了精细的计算。工程师出身的他,几十年都是这种做派。我们没想到,做个皂要…

    日期:2021-02-22

  • 1967年冬天,我12岁那年,临近春节的一个早晨,母亲苦着脸,心事重重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时而揭开炕席的一角,掀动几下铺炕的麦草,时而拉开那张老桌子的抽屉,扒拉几下破布头烂线团。母亲叹息着,并不时把目光抬高,瞥一眼那三棵吊在墙上的白菜。最后,母亲的目光锁定在白菜上,端详着,终于下了决心似的,叫着我的乳名说:“社斗,去找个篓子来吧……”“娘,”我悲伤地问:“您要把它们……”“今…

    日期:2021-02-20

  • 这是一位刚失去母亲的一位朋友跟我闲聊时说起的故事。她一直以为有很多的机会来孝敬母亲,可“子欲养而亲不待”,留下的只是追悔与自责。朋友说,她有两件事最追悔莫及。一件事是:她结婚后,抱着刚满月的孩子回家。那天,一家人出来散步,回去已晚,楼道很黑,母亲怕她穿着高跟鞋摔跤,执意要替她抱孩子上楼梯。在转弯处,母亲一个趔趄,好在母亲反应及时,赶紧单膝跪地保护好了孩子。上楼后,她对孩…

    日期:2021-02-19

  • 爸爸很高兴自己生了病那次,出差两个月,我下火车第一件事就是往父母家跑。迎接我的却是爸爸那一纸漂亮的书法:即日起,高明与高山断绝父子关系,双方老死不相往来。高明是爸爸,高山是我。妈妈数落爸爸:“闲出毛病了吧,孩子才刚下火车,你就不能让他消停一会儿啊。”爸爸的怒火一下子就转向老妈:“如果你也烦我,嫌我不中用了,你也走,我们离婚!”“离就离,你还真以为谁离不开你。” 妈妈的话…

    日期:2021-02-09

  • 长途客车在暮色袭来的盘山公路上穿行。路两边的树木一闪而过,夏日的热风伴着植物浓烈的生长气息从车窗里灌进来,熏得人昏昏欲睡。我在颠簸中朦胧睡去。突然,一阵刺耳的汽车刹车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车子就剧烈地晃动着将我向右边甩去。我惊慌失措,试图用手抓住什么,还好,我右边的男子用力握住了我的胳膊。我单腿磕在地上,跌倒在座位旁,尖锐的疼痛让我大叫起来。在乘客此…

    日期:2021-02-08

  • 我妈去年换了智能手机,打那以后,我俩就变成了师徒关系。她学而不厌,我诲人不倦,用了短短一年时间(“短”是相对于学习者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和最终达成效果而言的),我把老太太从一个连短信都发不出去的菜鸟,培养成了会看新闻、发微信、下APP、用美颜相机的业内高手(“高”是相对她那帮跳广场舞的老伙伴而言的)。说实话,这个徒弟很不好带。虽然我妈是教师出身,本质上算冰雪聪明的,但无奈年纪…

    日期:2021-02-05

  • 小时候从电影里看过“反动派”之后,他立刻把父亲对上号了,父亲像所有“反动派”!几乎所有的电影里,“反动派”都被打倒了。可是,父亲却岿然不动,说一不二,这让他有些不甘心。不过,后来他离开了父亲,虽说背井离乡,却有种想撒欢的感觉。他在城里成家立业,父亲在家慢慢老掉。“时间像个推子,一不小心把头发畔儿向后推了半尺。”父亲摸着光秃秃的脑袋说。他笑了,心头忽然一软。按他的想法,要…

    日期:2021-02-04

  • 2005年,患肝硬化晚期的妈妈被医生断言,生命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年。怎么办?是遵医嘱在家休养,惶恐而卑微地乞求命运之神的怜悯,让病情恶化的脚步来得慢一些,还是鼓励妈妈勇敢主宰自己的生活,在为数不多的岁月中尽情去做她喜欢的事情?一家人权衡再三后还是选择了后者。那就是,把病情诊断书塞进抽屉,把漂亮衣服打包塞进旅行箱,我带上平日里最爱看“新鲜事儿”的妈妈,母女俩自封“环球二人组…

    日期:2021-02-03

  • 很多人都曾对我说过,与所爱的人生离死别,无疑是人生中最痛苦的时刻。然而,在看到我的好朋友苏珊陪伴她的母亲走完人生中的最后一段路后,我的想法发生了改变。苏珊频繁地到医院陪她的母亲。从住的地方到医院的路程并不近,每次去一趟都至少要花上两个小时。苏珊总是早上收拾妥当后就出发,喂母亲吃午饭,随后再和母亲待上一整个下午。她俩彼此安慰,回忆过去生活中的美好时光。有时候,母亲的病情…

    日期:2021-02-02

  • 听母亲说,他进门时我只有五个月大。对“父亲”的记忆,别说我,就连比我大两岁的三哥、大五岁的二哥,都说记忆里只有他。他在离我家不远的钢厂上班。矮小,黑瘦,长得倒很精神,似乎不管见了谁,都是一脸讨好得有点卑贱的笑。多年后,看着他蒙着黑纱的照片,母亲老是感慨:要不是那些女人家眼光浅,光看男人长相,这么好的一个人,还会上门到咱家过日子,还能轮得到咱娘儿五个享福!不只是母亲想不…

    日期:2021-02-01

  • 先贤说:父母在,不远游。每每听到这句古谚,我总是会心一笑,近十年间,我们兄妹三人带着父母走中国的经历浮现眼前。如今的时代,出行的方便快捷与古时不可同日而语,“父母在,共远游”,是时代赋予我尽孝的新选择。自20世纪50年代父母结婚以来,我们一家五口在一起生活的时光不足六年。最初是父亲在部队带兵,与母亲两地分居,后来父亲离开部队回到母亲身边,但那时我们兄妹三个已分散于全国各地。…

    日期:2021-01-29

  • 医院候诊区,三三两两地坐着病人和家属。李儒宝夫妻和哥嫂,四人带母亲来县人民医院检查身体。做好CT后,需要等待结果,他们就陪伴着母亲坐在候诊区。要到冬天了,天气变冷了,还没有开始供暖,空旷的大厅尤其寒冷。李儒宝觉得铁凳子太凉,害怕母亲着凉,他便把母亲搂在怀里,为母亲取暖。母亲那么瘦,抱在怀里,像一个婴儿。李儒宝细心地将外衣裹住母亲,又用手紧紧环住母亲的身子,还一边微笑着与…

    日期:2021-01-27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共100篇文章/共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