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春天,开年大戏《人世间》大火,引发观众热议,小说作者梁晓声也引起人们关注,梁晓声身后的贤内助焦丹,也从幕后被推到了前台。在梁晓声一无所有时,焦丹与他结婚。贤惠的焦丹爱丈夫、爱公婆,也爱丈夫的兄弟姐妹。她与梁晓声的爱情、亲情,家事、情事催人泪下……相亲屡遭失败,唯一没被吓退的是焦丹梁晓声1949年出生在哈尔滨道里区,家里有5个孩子,梁晓声上有一个哥哥,下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

    日期:2022-06-22

  • 周末去朋友家做客,听朋友和她丈夫讨论孩子的课外班安排,说着说着竟争执起来。气氛似乎有些剑拔弩张,一旁的客人都很担心。没想到,两人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后,就各忙各的去了,仿佛刚刚的争执并没有发生过。我忍不住悄悄问朋友:“你是不是把他惹生气了?”朋友很诧异:“这有什么生气的?讨论一下不是很正常吗?”接下来,夫妻俩一起待客,气氛很是欢乐。我终于相信,这样的“讨论”在他们的婚姻里稀松平常…

    日期:2022-06-20

  • 一个高大英俊,被称为“清华园的美男子”;一个身材矮小,相貌平平,可他们却相爱相伴一生。至今,学界都流传着他们的佳话,他们就是著名历史学家赵俪生和高昭一。 1937年,卢沟桥的枪声响起时,赵俪生正在清华大学外语系读大三。读书期间,他办刊物、搞翻译、写小说,参加“一二·九”运动,革命的种子早已播下。北平沦陷,同学们纷纷离开。作为家中唯一的男孩,赵俪生匆匆赶回青岛安顿母亲。短暂团聚后,…

    日期:2022-06-16

  • 相遇世间的相遇,有的成了风景,有的,则在心里生根发芽。仅仅是眼角余光中的一瞥,蒋兆和的心,已停止漂泊。1939年寒冬的一天,他受邀为京城名医、书法大家萧龙友画像,萧老坐定后,他凝视片刻开始运笔,落在纸上的第一笔是一点干墨,围着这点干墨,又勾勒几笔,眼睛的轮廓便赫然显现。再抬眼时,突然感到身后有一道灼热的目光,下意识望过去,是一个女子,好漂亮!萧琼曾说:“结婚前,我是爱蒋先生的画;…

    日期:2022-06-10

  • 牵起科学的红绳1912年,王承书出生在上海一个书香之家,她自小就爱读书,数学天赋极高。17岁是一个女孩最美好的年纪,王承书也在那一年找到了自己一生的挚爱——物理学。虽然年纪不大,但从那时起王承书就清楚地知道,饱受战乱迫害的中国,极度需要科学支撑。1930年,成绩优异的她被保送到燕京大学物理系,成为物理系连续3年唯一一个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的女生。在燕京大学,王承书还遇上了至爱一生的伴侣张…

    日期:2022-06-08

  •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国画家李可染奔向武汉,在武汉进行抗日宣传。他走到哪就画到哪,粗犷强劲的风格,把内心的激愤表达得淋漓尽致。头顶敌机轰炸,脚下长途跋涉,贫困交加时噩耗传来,留守上海的妻子苏娥,已和他阴阳两隔。因病去世时,他们的第4个孩子,才刚刚3个月。因悲痛过度,李可染患上了严重的失眠和高血压症。忍受着痛苦,他夜夜不能成眠。屋外,水牛在吃草,他拿起画笔,开始画牛。苏娥是戏曲家…

    日期:2022-06-06

  • 如果要找一个词,来形容我家先生的讨喜之处,我首先会想到“可爱”。没错,就是这个带着稚气的形容词。若是以前,我可能会说是“善良”“温和”,现在,我比较喜欢先生的这种个性。因为,我觉得正是他“年纪渐长,仍不失可爱”,让我们多年的婚姻生活没有变得乏味油腻,时不时在他可爱行径的调剂下,荡漾着鲜活的涟漪。有一次吃鱼,我不小心被鱼刺卡住了喉咙,各种居家小妙招都不起作用,先生只好陪我去医院…

    日期:2022-05-31

  • 父亲和母亲已经是80多岁的人了,平常,他们除了买菜、做饭、吃饭,就在家坐着。母亲坐在客厅的电视机前追剧、打盹,累了就上床休息。父亲则坐在阳台上,抽烟、侍弄花草,坐看日出日落,等待着一日三餐。两个人虽同处一室,但每隔一会儿,听不到客厅的母亲看电视的动静,父亲就会慢腾腾地挪进屋,推开卧室的门喊:“孩他娘,你睡了吗?”这个时候,母亲就会响亮地应一声:“没睡!”接着,母亲继续躺在床上假…

    日期:2022-05-18

  • 邻居家的小华,一年前认识了一个男孩,他住的地方离我们小区很近。男孩下了班,总是先来找小华,他时常把车停在楼下,小华下楼之后,两人也不开车,就溜溜达达走出去,过一两个小时,吃过晚饭以后,他们又结伴回来。有一次,我跟小华开玩笑说:“你男朋友天天带你出去吃大餐,也没见你长胖啊?”她就笑了:“哪有什么大餐呀?我喜欢去路口那家饭店喝羊汤,我们晚上时常就是一人一碗汤加一个烧饼。有时,羊汤…

    日期:2022-05-17

  • 有关苏步青的关键字:数学家、日本妻子。苏步青常说,他一辈子从事理性的工作,却感性了一辈子。一朝学成即归去苏步青出生在雁荡山,那是人间仙境。22岁时,已在日本求学四五年的他去了仙台,同样是个名字醉人的地方。在这里,他见识到了另一种美:爱情。他在仙台东北帝国大学数学系读书,导师松本教授的独生女米子常到学校来玩。米子精于茶道花道,更钟情于中国的古筝。远在异国他乡,苏步青第一次重逢高山…

    日期:2022-05-13

  • 先生家的老房子即将拆迁,他要送公婆回去一趟,收拾一下家里的东西。我因为有事不能一同回去,事实上,我也并未觉得需要我们一起回去。公婆已经来城市生活了十多年,原来的院子里早已杂草丛生,所谓老家大抵就是一座空房子。先生回来的时候,载回来一台破旧的大收音机,还有一堆老照片。收音机经年腐蚀,满是灰尘,布面几乎一戳即破。那些老照片被夹在旧书里,也已斑驳,我忙着去打开新买的花瓶,胡乱找了个…

    日期:2022-05-11

  • 天上飘着些微云,地上吹着些微风。啊!微风吹动了我头发,教我如何不想她?月光恋爱着海洋,海洋恋爱着月光。啊!这般蜜也似的银夜,教我如何不想她?水面落花慢慢流,水底鱼儿慢慢游。啊!燕子你说些什么话?教我如何不想她?枯树在冷风里摇,野火在暮色中烧。啊!西天还有些残霞,教我如何不想她?这是20世纪30年代的年轻人最喜欢的一首流行歌曲,曾经风靡一时,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教我如何不想她》…

    日期:2022-05-06

  • 过去,关于陈云夫人于若木的身世报道则几乎没有。通常,新闻媒体只是在有关营养学的一些活动中提及于若木,冠以“营养学家”的称号,仅此而已。1995年6月27日,我在北京中南海陈云家中采访了于若木。她说,结识陈云,事出偶然……最合适的人选1937年11月29日,陈云乘飞机从新疆来到延安。在当天举行的欢迎会上,于若木第一次见到了陈云。她说:“我离主席台比较近,大概就是三四米,所以主席台上的人都看得…

    日期:2022-04-29

  • 1933年,命运给了袁震当头一击。尽管她已是清华大学历史系有名的才女,可是一次回湖北探亲时,不幸感染了肺结核,不得不缠绵病榻,靠舍友照顾生活起居。病床上,袁震靠钻研史学对抗痛苦。她的坚强感动了很多人,包括清华才子吴晗。吴晗比袁震小两岁,也在清华大学历史系就读。吴晗是浙江义乌人,早年在上海的中国公学读书时,就是胡适的得意门生。胡适北上后,吴晗追随而来,他在清华半工半读,专攻明史。课…

    日期:2022-04-28

  • 两人结婚才4个月,他就匆匆赶往淞沪战场,顶着敌机的狂轰滥炸,在陈家行与日军血战7个昼夜。他是20军的幸存者之一。部队撤出上海后,他又转战各地,家乡人以为他早就阵亡了。其间,他曾试着给妻子写信,但都石沉大海。远在老家的妻子一直苦苦等到新中国成立,也不见丈夫的踪影。1997年,82岁的他再婚,新婚之夜与老伴长谈时不由大吃一惊,她竟是自己当年的妻子!60年生死两茫茫,没想到日夜思念的人就在眼前…

    日期:2022-04-21

  • “让这刑场作为我们新婚的礼堂,让反动派的枪声作为我们新婚的礼炮吧!”电影《刑场上的婚礼》,男女主人公在生命最后时刻的结婚誓言感动了几代中国观众。电影中两位意志坚如钢铁的烈士的原型是共产党员周文雍和陈铁军。1928年2月6日,两人在广州红花岗刑场英勇就义。牺牲时,周文雍23岁,陈铁军24岁。周文雍,1905年出生在广东开平一个贫穷塾师家庭,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陈铁军,原名陈燮君,1904年生于…

    日期:2022-03-17

  • 2021年5月22日,“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与世长辞,享年91岁。葬礼上,他的夫人邓则神情悲戚,对丈夫依依不舍。两人携手走过50多年的风风雨雨,他们彼此深爱,却曾分居长达26年,他曾奇迹般地从死神的手中夺回她,他们到老年依旧甜蜜如初……两情相悦袁隆平1930年出生于北京。他从小虽然不修边幅,大大咧咧,但特别聪明,目睹过很多人挨饿的情形后,立志要成为一名出色的农业科学家。1953年,袁隆平从西南大…

    日期:2022-02-10

  • 梁羽生病逝时,正值黄昏,夕阳如细碎黄金般洒落满地。79岁的妻子林萃如,静静地候在旁边,房间里再无他人。她起身,去开门,一边招呼泪流满面的孩子们进来,一边轻声道:“嘘!不要哭,你们的父亲走得很安详……”11956年,梁羽生已经32岁了,这位香港《大公报》主笔兼多家报纸的撰稿人依然孑然一身。《大公报》副总编李宗瀛急了,主动介绍太太的侄女林萃如给梁羽生。天性浪漫的他当然不愿听从媒妁之言,但…

    日期:2021-12-21

  • 2019年9月12日,央视节目《国家记忆》向人们讲述了汉语拼音方案诞生前后的故事。有一位老人的名字不断被提及,他就是“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 周有光老先生不仅实现了拼音的改革,他更用漫长的一生为我们书写了爱的平淡与永恒。他的夫人张允和出自江南名门,是有名的才女。2002年,93岁的张允和先他而去,两人相爱相伴70年……防浪石堤上的浪漫与多情20世纪初,苏州有一位名叫张武龄的富商,不但有良田…

    日期:2021-12-17

  • 等待40年找到了家1953年春末,人民文学出版社办公楼下,刚调来不久的萧乾加入了做工间操的队伍。由于太胖,弯腰时,任他怎么努力,双手也碰不到地面,滑稽的样子令校对科的年轻姑娘们忍俊不禁。那是文洁若第一次见到萧乾。萧乾的大名,文洁若早已熟知,高中时读他的《梦之谷》,她就被深深打动。刚到出版社时,因为专心修改一部电影剧本,萧乾很少在单位露面,需要他修改的其他文稿,都是同事送到他家里。于…

    日期:2021-12-17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共48篇文章/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