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党刊好文>党员文摘> 详细内容

观察 |“花式”逃亡难逃法网

文章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李云舒 发布时间:2018-11-12 09:39:16 字体:

不久前,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新林区纪委监委会同相关部门,将潜逃24年的贪污犯罪嫌疑人秦兴运抓获归案。

“隐形”多年仍然难逃法网的不止秦兴运。8月23日,外逃24年的贪污犯罪嫌疑人,原中国石化上海高桥石化公司财务结算中心资金结算科科长倪小沪回国投案;7月24日,北京市西城区监委将14年前出逃的钮建国抓捕归案,与其一同出逃的杨婉珺迫于压力,主动投案自首;7月11日,外逃美国17年之久的中国银行开平支行原行长许超凡被强制遣返回国……随着追逃的“天网”越收越紧,一个又一个在逃人员被追回。

细数逃亡路上的那些年,为了隐藏踪迹、躲避追捕,逃亡者可谓绞尽脑汁、花样百出。然而,事实证明,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


“花式”翻新,“奇招”百出


       一:“漂白”身份

多年来,北京市西城区华远建设开发公司原出纳余东一直以“李军”的身份示人。26年前,他因涉嫌贪污公款50余万元出逃,此后便隐姓埋名,依靠买来的假身份证,常年租住在地下室中,从事不需要查验身份的重体力活维持生计。被捕时,余东的脸上呈现出不符合年龄的苍老。

与余东相比,汕头人陈健则显得“风光”许多。20年前,因涉嫌挪用公款上亿元,陈健畏罪潜逃,并通过办理假身份证的方式“漂白”身份,成为上海人“林家伟”。他在上海开公司、置办房产、娶妻生子,却一直不敢回到家乡汕头。2018年6月26日,陈健于上海被办案人员抓获。


    二:“烟幕弹”

1995年,时任浙江省绍兴市物资局局长、市物资集团总公司总经理的韩汉均,因贪污公款畏罪潜逃。为干扰追查方向,韩汉均放出许多关于自己去向的“烟幕弹”。专案组曾接到匿名电话,举报韩已逃往美国,又有“知情人士”称韩汉均说过要逃往南非。事实上,韩汉均先是逃到广州,后在海口定居。

广东省深圳中外运储运公司财务部原副经理谢靖也是个反侦查的“高手”。在贪污挪用公款的事实暴露后,他闻风潜逃、拒不到案,还“声东击西”使出障眼法,对外散布其已潜逃至美国的虚假消息,企图混淆视听。此后,他化名“王锦源”,藏身重庆多年。

2017年12月,韩汉均被捕;2018年7月,谢靖落网。“烟幕弹”虽一时障眼,然而,“烟幕”终将会散去。


    三:“金蝉脱壳”

为使调查终止,重庆市中梁山邮政支局跳磴邮政所原邮政储蓄员曾祥明导演了一出“假死”的闹剧。

在任邮政储蓄员期间,曾祥明多次截留储户储蓄存款,金额达60余万元。2003年8月,曾祥明假装去江边钓鱼,伪造溺水的假象后潜逃。就在这时,中梁山邮政支局发现了曾祥明截留存款的问题线索,并向重庆市大渡口区人民检察院报案。

曾祥明自以为天衣无缝的“金蝉脱壳”之计,没能瞒过办案人员的眼睛。在分析曾祥明的贪污行为及打捞许久未见“尸体”后,大渡口区人民检察院认定曾祥明还活着,对其开展网上追逃。

2018年7月,大渡口区委反腐败追逃追赃工作领导小组一举抓获隐藏行踪15年的曾祥明,为这场“死而复生”的闹剧画上了句号。


    四:“改头换面”

当涉嫌贪污潜逃13年的潘某芬被深圳市纪委监委抓捕归案时,她已经“不复当年模样”——为了不被认出,潘某芬对眼睛和鼻部作了整形手术,改变自己的外貌特征。

虽然已经“改头换面”,但潘某芬仍然生活得提心吊胆。她长期使用两个不同的化名与陌生人打交道,从不使用自己的身份证。生病,不敢去正规医院看;住房,也无法合法租住房屋。她在国内多个城市辗转漂泊,最短在一个地方只待了一两个星期就再次转移,神经始终保持高度紧张。

“如果能重新选择,一定不会为一时贪欲铤而走险。”受审期间,潘某芬后悔不已。


法网恢恢,道高一丈


“不管腐败分子逃到哪里,都要缉拿归案、绳之以法。”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再次对追逃追赃工作作出部署,彰显了党中央坚决反对腐败的信心和决心。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深化,党对反腐败工作的统一领导进一步加强。在逃腐败分子“花式”虽多,办案人员总能“见招拆招”,啃下“硬骨头”。

多部门加强协作,成为追逃追赃快速突破的一大“法宝”。对大数据及人脸识别等高科技的运用,把在逃人员的行踪放到了“显微镜”下,假身份、“烟幕弹”无处遁形。改名换姓的陈健,正是在公安机关进行逃犯面部特征比对时露出了“狐狸尾巴”;消失18年的谢靖,也同样被人脸比对技术从全国数据库中筛出。

一案一策,精准追逃,成为追逃追赃的另一“利器”。由于每个在逃人员案情各异,其生活习性、社会关系、财产状况等信息各不相同,因此更需“对症下药”。

不仅要“猎狐”,还要堵住逃跑的口子。监察体制改革后,各地纪检监察机关通过扩大防逃体系监察对象范围、严格执行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证照管理及因私出国(境)登记备案制度等方法,形成严密的防逃体系,筑牢防逃的“篱笆”。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第31条规定,涉嫌职务犯罪的被调查人主动认罪认罚,自动投案,真诚悔罪悔过的,监察机关经领导人员集体研究,并报上一级监察机关批准,可以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在反腐败高压态势的强大震慑和政策感召下,一批涉嫌违纪违法的在逃人员选择主动投案,真诚悔过,“自首效应”正在形成。

“花式逃亡”再精彩,不过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其结局必然为“聪明”所误。在逃腐败分子应当及早认清形势、放弃幻想,主动投案、争取宽大处理,才是最好的出路。

(摘自七一客户端/《中国纪检监察报》)

责任编辑:李海燕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