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国故事100部>老一辈革命家的初心故事> 详细内容

老一辈革命家的初心故事|邓小平:为社会主义奋斗是值得的

文章来源: 作者:蒋永清 发布时间:2019-11-05 14:02:16 字体:




邓小平16岁远渡重洋,赴法国勤工俭学,在那里接受马克思主义,加入中国共产党,并用一生的坚持与奋斗,生动诠释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真谛。


“入党宣誓是一件很庄重的事”


1920年,赴法国勤工俭学,这件事改变了邓小平的人生。原本邓小平只是想出洋学点本事,回来搞工业以工业救国,但到了法国,严酷的现实粉碎了他的梦想。失学、失业、饥饿甚至死亡的威胁,迫使他重新对人生作出新的抉择。施奈德钢铁厂、哈金森橡胶厂超强度的劳动,以及勉强糊口的各种打短工,磨炼了他的意志,也使他对工人阶级政治上受压迫、经济上受剥削的地位有了更切身的感受。在哈金森橡胶厂做工期间,邓小平开始阅读《新青年》《向导》等“关于社会主义的书报”,并有了参加革命组织的要求和愿望。他开始向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组织靠拢,参加一些活动,受到团组织的关注和重视。

1923年6月,邓小平来到巴黎,加入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4年7月,邓小平当选为旅欧共青团执委会书记局成员。根据中共中央有关规定,凡担任旅欧共青团执委会领导成员,即自动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这样,邓小平就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时他还不满20岁。

1980年2月5日,在同胡耀邦、胡乔木、邓力群谈对修改党章的意见时,邓小平提到举行入党宣誓仪式的必要性:“党员一章中增加了入党要举行宣誓仪式的内容很好,我很赞成。我加入共青团时,是和蔡大姐一起宣的誓,誓词是事先背好的。入党宣誓是一件很庄重的事,可以使人终生不忘。”


“把我的身子交给我们的党,交给本阶级”


在旅欧共青团执委会工作期间,邓小平参加编辑《少年》(后改名《赤光》)刊物。他负责刻蜡版和油印,因刻字工整,印刷清晰,装订典雅,被大家誉为“油印博士”。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党团工作中,成为一名频繁活动的坚定的积极分子。他在勤工俭学学生中积极发展一批学生加入组织;在《赤光》上撰文,运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观点同“国家主义派”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在重大集会上发表鼓动人心的演讲。他因而成为法国警察重点监视和驱逐的对象。

根据党组织的安排,1926年1月,邓小平离开巴黎到达莫斯科,先入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随后又转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在这里,他系统学习了马列主义理论著作,进行了严格的党性锻炼。

邓小平在一份所写的“来俄的志愿”中对自己的思想进行了深刻的剖析:“我能留俄一天,我便要努力研究一天,务使自己对于共产主义有一个相当的认识。”“我来俄的志愿,尤其是要来受铁的纪律的训练,共产主义的洗礼,把我的思想行动都成为一贯的共产主义化。”“我来莫(莫斯科)的时候,便已打定主意,更坚决地把我的身子交给我们的党,交给本阶级。从此以后,我愿意绝对地受党的训练,听党的指挥,始终为无产阶级的利益而争斗。”


“为社会主义奋斗是值得的”


邓小平的人生历经坎坷,三落三起。他一次次被打倒,又一次次站起来,愈挫愈奋。这是因为他始终做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他曾在谈到自己的经历时说:“我是‘三落三起’。”“我今年73岁,自然规律不饶人,但是心情舒畅,想做点工作。”

在中央苏区反“江西罗明路线”中,他受到工作和家庭的双重打击,陷入人生“第一落”中。但他以超人的沉着、坚毅面对磨难,从主编《红星》报随军长征实现人生“第一起”。十年动乱开始后不久,他受到错误批判和斗争,被剥夺一切职务,送到江西监管劳动,陷入人生“第二落”中。但他始终保持革命的乐观主义态度,坚信还能为党再次工作,终于恢复国务院副总理职务,实现人生“第二起”。1975年他主持党、国家和军队的日常工作,对过去几年严重混乱局面进行全面整顿,导致1976年4月再次被错误撤职、批判,陷入人生“第三落”中,但他依然坚信还能再次奋起。粉碎“四人帮”后,在十届三中全会上他官复原职,实现人生“第三起”。这一年已经73岁的邓小平说:“作为一名老的共产党员,还能在不多的余年里为党为国家为人民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在我个人来说是高兴的。出来工作,可以有两种态度,一个是做官,一个是做点工作。我想,谁叫你当共产党人呢,既然当了,就不能够做官,不能够有私心杂念,不能够有别的选择,应该老老实实地履行党员的责任,听从党的安排。”这是多么坚定的信念力量!

面对革命战争的枪林弹雨,他浴血奋战、视死如归;面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建设的艰难局面,他励精图治、百折不挠;面对十年内乱,他信念执着、从不消沉;面对国际国内政治风波,他冷静观察、从容应对。

1992年,88岁高龄的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说:“我坚信,世界上赞成马克思主义的人会多起来的,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科学。”“不要惊慌失措,不要认为马克思主义就消失了,没用了,失败了。哪有这回事!”同年,他在同弟弟邓垦谈话时,又极为动情地说:“共产主义理想是伟大的,但要经过相当长的历史阶段才能达到。社会主义是可爱的,为社会主义奋斗是值得的。这同时也是为共产主义奋斗。”

(摘编自《学习时报》)

责任编辑:邓莉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