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国故事100部>老一辈革命家的初心故事> 详细内容

老一辈革命家的初心故事|陈毅:讲真话,天不会塌

文章来源: 作者:张晓兰 发布时间:2019-11-05 14:03:50 字体:




陈毅一生始终坚持党性原则,清正廉洁,刚正不阿。对同志、朋友,不论对方职务高低、党内还是党外,他都一律平等对待;自己无私无畏,勇于担当,不论顺境还是逆境都坚持“讲真话,天不会塌”。


缠在腰间的金袋子


“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党与人民在监督,万目睽睽难逃脱。”这是陈毅诗篇《手莫伸》中的名句,也是陈毅一生的座右铭。从参加革命起到后来作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陈毅从未向党和人民伸过手。党需要他去哪里,他就去哪里;党分配的工作他从不讨价还价。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开始长征,陈毅和项英率部留在中央革命根据地坚持斗争。当时条件极其艰苦,作为领导人,陈毅和项英每人保管着一些金子,陈毅深知这些金子的重要性,保管极为精心,随时缠在腰间。可是到了夏天,因衣服单薄,腰部所缠的金袋凸出来了。陈毅觉得不安全,怕给党造成损失,他把机关人员和队伍集合起来,金条全部摆到桌子上,对大家说:“这是党的经费,党要我们保管,我们从来没有乱用过。发展党的事业,要靠这笔钱;发展部队,也要靠这笔钱。现在,形势越来越有些紧张,我们有责任通知大家,万一我们牺牲了,尸首可以不要,钱无论如何要拿走,这是党的钱,不能落入敌人手里。”后来,陈毅把这笔经费全部分给信得过的同志保存,自己没留一根金条。


团结多数人在我们周围


上海解放后,陈毅被任命为上海市第一任市长。国民党留下来的上海是一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上海怎么搞?对于陈毅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他的法宝之一便是“团结多数人在我们周围”,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革命的胜利之本,也是陈毅参加革命多年来身体力行、行之有效的宝贵经验。

上海接管中常遇到一些特殊人物,如清末民初的老政客、与汪伪政权有牵连的多重身份人物等,有关部门不知道怎样安排他们,陈毅指示:“这些人一不去台湾,二不去香港,三不去美国,这表明他们还是有爱国心的,只要没有具体反共行动,都应该用。学有专长的还可以重用。出了问题我来负责就是!”

上海是工商业集中的城市,党的工商业政策在这里至关重要。1950年8月,正是敌人封锁,奸商投机倒把、囤积居奇、哄抬物价、劳资纠纷迭起的困难阶段。上海工商界代表人物荣毅仁和刘靖基提出要请陈毅到家里吃饭。去不去?陈毅请有关领导干部讨论,有人主张去,有人担心影响不好,怕犯错误。陈毅笑道:“吃饭也是做工作嘛,我看可以去。怕犯错误就把自己的手脚捆起来?我才不干呢!”结果,陈毅摇着一把大葵扇欣然赴宴,还将夫人张茜和孩子们也带去。席间,陈毅与他们二人拉家常、问情况,亲切坦率,谈笑风生,虽未讲政治道理,但却沟通了彼此间的感情。陈毅还常请私营企业家到办公室来征询意见,商讨政策,私营企业家们感受到人民政府是真心扶持他们发展生产的,一些出走香港、欧美的私营企业家纷纷回归。


心直口快,敢讲真话


陈毅素以心直口快著称,在他几十年的革命和建设生涯中,始终认定一句话:“讲真话,天不会塌。”

1950年初,中央实行打击投机资本、统一财经工作的一系列政策,使通货膨胀得到控制,上海的物价开始稳定并大幅度下降,导致一些不法资本家此前为牟取暴利而囤积居奇的产品滞销,亏本严重。税务局长向陈毅报告:“资本家赖账的、哭穷的、自杀的、假自杀的都有,补增的税款收不上来。有的不法资本家煽动工人‘我的钱都用来交政府的税、买政府的公债了,你们找政府去要好了’。有的职工拿不到工资就分厂里、店里的财产,甚至发生了抢糕饼铺、游行请愿的事件。”陈毅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他专程嘱咐去北京参加全国统战会议的同志:“资本家交税买公债是完全应当的,国家财政收入要平衡,这是人民最高利益,决不能含糊。但是挤牛奶不可以把牛挤死。现在阶级关系紧张,你们去北京开会,就要反映这方面的真实情况。”他思前想后,最终以个人名义向毛泽东并中共中央写了反映上海私营工商业经营困难的情况报告,并提出延期交公债和税收等一系列具体的建议。在发出电报的同时,陈毅将注意力转到解决税收问题上来。在一次会议上,个别税务负责干部主张对欠税逃税的私营工商企业应“查账重罚”,甚至说:“什么政策不政策,把资本家搞光了也没关系,迟早我们还是要把这些企业收过来的嘛!”陈毅对此进行了尖锐的批评:“强征苛索,挤垮人家,这不叫社会主义,叫做‘左’倾幼稚病!”同时,他意味深长地指出:“有人反右很勇敢,就是不敢反‘左’,引号中的左,为什么不可以反对呢?我认为:只敢反右不敢反‘左’,并不是一个好的共产党员。”陈毅这番话赢得了在场所有人的敬佩。

三个月间,陈毅就上海的经济问题向中央先后发去六封电报,他的意见得到了中央的肯定和支持。很快,党中央和毛泽东向全党全国发出了调整公私关系的号召,刘少奇也专门谈到对上海应特别加以照顾。中财委采取了一系列松动措施:公债尾欠缓交,工业原料补税缓办,私营纺织业进口原棉予以免税优待……减税也得到了同意,紧张的局势得到了缓和。不久,已经关停的私营工商企业逐渐开始恢复复业。

(摘编自《党史文汇》)

责任编辑:汪佳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