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述说 | 我有必胜和必活的信心

文章来源: 作者:CQDK全媒体中心视听部 发布时间:2019-11-05 14:44:25 字体:

 





     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
     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中,无数仁人志士告别父母,远离亲人,走向战场。在紧张的工作与严酷的战斗间隙,他们将对亲人的思念和嘱托付诸笔端,写就一封封充满亲情、激情与爱情的家书。这些家书或柔情似水,或豪情勃发,是革命者与亲人间的心灵交流,承载着战火的记忆,诉说着崇高的革命理想和对亲人无尽的思念。
      这些家书,不仅是一封封感人至深的书信,也是一段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她穿越时空,向人们述说着人间大爱,传递着革命大义,让我们感受到深沉、浓厚的家国情怀。
      今天,CQDK全媒体在迎接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推出“传承红色基因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红色家书经典诵读系列作品——
我有必胜和必活的信心
——江竹筠写给谭竹安的信
(向上滑动启阅)


竹安弟:
友人告知我你的近况,我感到非常难受。幺姐及两个孩子给你的负担的确是太重了,尤其是现在的物价情况下,以你仅有的收入,不知把你拖成甚么个样子。苦难的日子快完了,除了希望这日子快点到来以外,我什么都不能兑现。安弟!的确太辛苦你了。
我有必胜和必活的信心。自入狱日起,我就下了两年坐牢的决心,现在时局变化的情况,年底有出牢的可能。
假如不幸的话,云儿就送你了。孩子们决不要娇养,粗服淡饭足矣。幺姐是否仍在重庆?若在,云儿可以不必送托儿所,可节省一笔费用。你以为如何?就这样吧,愿我们早日见面。握别。祝你们都健康。
一九四九年八月二十六日




家书背景



江姐写给谭竹安的信
江竹筠信中所写的“幺姐”,指的就是彭咏梧的前妻谭正伦。彭咏梧是中共地下党重庆市委第一委员,公开身份是国民党中央信托局的一名中级职员。1943年年初,信托局修好了新宿舍,有家属的人都可以申请独立的住房。此前,彭咏梧一直和十几个同事挤在集体宿舍中,非常不利于地下工作。他的“分房申请”很快得到批准,但家属却成了个难题。彭咏梧时年28岁,已和谭正伦结婚多年并育有一子。谭正伦和孩子一直在云阳老家。两年前刚调任到重庆时,彭咏梧曾有把妻儿接来的打算,但妻子回信告诉他,儿子正在出麻疹,暂时去不了重庆。这样的通信引起了党组织的警觉。为了进入信托局,彭咏梧被包装成“中央大学毕业生”和曾经的“北平银行职员”,云阳是他早年开展学生运动、革命活动的地方,他与云阳的联系一旦被人注意到,很可能引出“案底”。因此,彭咏梧切断了与云阳的一切联系。

江竹筠

江竹筠正是党组织在重庆的地下党员中物色挑选的“彭太太”。江竹筠时年23岁,已经入党4年,为人机警可靠,而且文化水平较高,在为彭咏梧提供掩护身份的同时,还能协助他处理机密的党内工作和联络工作。那时候江竹筠尚未婚配,但还是接受了这个“嫁作人妇”任务,扮演起了“彭太太”。当时,云阳一带曾遭到日本的猛烈轰炸,据传到重庆的消息说,彭咏梧的妻儿在轰炸中丧生。1945年,经党组织批准,彭咏梧和江竹筠正式结为夫妻。一年后,彭云出生。
1946年,彭咏梧在街上遇见了妻弟谭竹安,才知道自己的妻儿还活着。那时的谭竹安无法接受自己姐夫和江竹筠的婚姻,对此心存芥蒂。不久,谭竹安到地下党组织的联系点去联系工作,接待他的竟然是江竹筠。面对眼前这个出言不逊的小伙子,江竹筠说,“如果革命胜利了,我们都还活着,到那时候才能真正考虑怎样理清这种关系,需要的话,我会把你姐夫还给你姐姐。”这坦诚的言辞让谭竹安对江竹筠心生敬意。从此,二人便以姐弟相称。


彭咏梧、江竹筠与孩子合影


1948年,彭咏梧在一次战斗中牺牲,头颅被敌人砍下悬在城门。当年6月,江竹筠也由于叛徒出卖,不幸被捕,被关押在重庆渣滓洞监狱。根据幸存的狱友回忆,曾看到江竹筠走路一瘸一拐,并且手指红肿,像腌萝卜似的。狱友们都知道,江竹筠受了老虎凳、夹手指的酷刑。由于受刑重,为了忍受疼痛,她只有咬被子,被子的一角都被她咬破了。而这封托孤信,是江竹筠在狱中将衣被里的棉花烧成灰,加上清水,调和成特殊的“墨汁”,再把竹筷子磨成“笔”,蘸着“墨汁”在一张如厕用的毛边纸上写下的。这也是她留在世间最后的文字。在写下这封信后不到三个月,江竹筠英勇就义。她写信的那一刻,除了有革命必胜的信念,还有要出去见儿子的想法。江竹筠就义前把自己的梳子、牙刷、口杯,所有能送的东西都送给了其他难友,而唯一带着的是儿子彭云的照片。

 


责任编辑:周小凤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