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国故事100部>隐蔽战线的传奇故事> 详细内容

隐蔽战线的传奇故事(5)▏中央特科神秘的“风语者”

文章来源:《党员文摘》/《家庭导报》 作者:叶孝慎 发布时间:2020-10-30 08:52:34 字体:

编者按:

曾经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虽不曾亲自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却隐蔽身份潜入敌人的“心脏”,用非凡的勇气和智慧,为党的事业、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解放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风语者”是指专门的译电人员。中央特科时期,我党无线电通信事业的“风语者”,在极为艰难的情况下开展工作,为红军反“围剿”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周恩来与邓颖超

周恩来是密码专家

在中央特科的“风语者”中,既有“工匠”,又有“木匠”。“工匠”是学土木工程出身的李强,“木匠”是周恩来给涂作潮起的外号,再加上蔡叔厚、张沈川等人,上海时期(1921年—1933年,中共中央机关在上海——本刊注)的中共中央不仅有了第一座电台、第一个无线电培训班,而且还有了第一部密码。

       第一部电台     来源:“讲历史”网

我们党的第一座电台建立于1929年的秋冬之交。

头一年,26岁的“木匠”涂作潮刚在莫斯科结识周恩来,就被他派去学习无线电通讯技术。第二年,“工匠”李强和蔡叔厚、张沈川等就成功搞出第一部收发报机,在上海西区正式建台。这时,距美国设计的无线电台进行大陆间通讯并大获成功的时间,也才两三年。而此时的国民政府也只是简单使用几近原始的“摩尔斯码”。当年的上海,哪怕买点铜片线圈,也有被人举报的危险。

特科电台所用密码的创编者是周恩来。这一密码保密性极高,素有“豪密”(周恩来的化名是伍豪)之称。罗青长曾说:“我党的第一个密码是‘豪密’,第一个译电员是邓颖超。”

 

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贸易部部长时的李强

险恶的工作环境

特科电台起步虽然很早,但也有弱点,就是发射功率太低。

李强之子李延明说:“最先研发成功的那一台收发报机,多少有点笨重,灵敏度也不太高,功率只有50瓦,大家就又试着搞了一台100瓦的民用收发报机。但是,一按电键,它所产生的感应电流,足以把隔壁邻居家的电灯点亮,隔壁邻居就叫了起来:‘今晚怪了,电灯怎么关了还是老在闪呀?’他们一听不好,只好停止试验。要是邻居们稍许有一点无线电常识,或者跟无线电通信沾一点边,马上就会猜到隔壁有电台,那就糟了,后果不堪设想。”

另一个危险是天线,张沈川等人以晾衣服的竹竿掩护,把电线藏入其中,又将发射接收的天线架在三楼阳台或者屋脊上。有一天晚上,“梁上君子”光顾,把衣服都偷走了。为避免暴露,他们也没声张。

由于环境险恶,经常熬夜,张沈川日益体衰,终致伤寒。他只能由两个同志搀扶着发报、收报,确保电台畅通。

“木匠涂作潮

在租界开设无线电培训班

为了培养无线电人才,中央特科在上海巨籁达路(今巨鹿路)四成里成立了一家“福利电器公司”,无线电培训班便设在这里。

1930年末,租界巡捕突袭“福利电器公司”,所有在场人员全被戴上手铐押上警车,唯独涂作潮侥幸脱险。其时,张沈川反应很快,被捕前已经拉开窗帘发出警报,但涂作潮还是手拎漆桶,莽撞闯入。眼看法国巡捕冲他大吼,他才急中生智,伸手索讨“福利电器公司”老板拖欠他的工资,还要法国巡捕帮他“维权”。法国巡捕气得飞起一脚,把这个一身油腻的“油漆工”当场踢出了四成里。

不久,麦建平等四名骨干,因受刑过重,在狱中牺牲。张沈川等人则被反动当局以“宣传与三民主义不相容之主义”论罪,分别判处重刑。直至抗战爆发,经周恩来多方斡旋,积极营救,方才获释出狱。

1944年12月30日,涂作潮(右二)与特科战友等在延安合影(涂胜华 供图)

就是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下,红色“风语者”们送出了“龙潭三杰”助苏区成功反“围剿”的决胜密电,送出了“广西百色起义成功了”的胜利消息,送出了历史永记的一段段红色电波……

 

相关链接:

隐蔽战线的传奇故事(1)▏你的名字为何无人知晓

隐蔽战线的传奇故事(2)▏延安“福尔摩斯”

隐蔽战线的传奇故事(3)▏长征前夕的密报

隐蔽战线的传奇故事(4)▏隐蔽战线五次助党中央脱离险境

责任编辑:池莲莲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