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国故事100部>我和我的父母> 详细内容

我和我的父母(54)岁月最深处的柔软

文章来源:《党员文摘》/《中国青年》 作者:陈柏清 发布时间:2021-01-13 09:17:32 字体:

 

 

 

 

由于一些历史原因,在某个时代,我们一家曾被遣返回乡劳动。当我出生的时候,便遭遇很尴尬的环境。

那时,我们全家人整日都生活在别人蔑视的目光之下。尤其是大伯一家,为了表示和我们不是一类人,总是时刻要和我们家划清界限的样子。

有一天,妈妈正在灶间做早饭,就听见大伯家院里高声吵骂起来。妈妈停下手里的活,细听,原来是谁家的小鸡啄了大伯家菜园刚刚冒出的小葱。妈妈急忙去院中查看,发现我们家的五只小鸡都好好圈在笼子里,这才放下心来。可是没过一分钟,骂声就很清晰地来到我们家院墙外,原来是大伯家的两个堂姐,骂我家的小鸡啄了她家的葱。哥哥和姐姐要出去理论,妈妈指了指院子里的鸡笼,拦住哥哥和姐姐说:“她们能看见咱们家的鸡没有出笼的。不要去,骂够了,她们自然不骂了。”

于是,我们吃饭的吃饭,上学的上学,任由她们骂了小半天,没有一人出去回嘴对骂。妈妈也照样收拾屋子,没有丝毫怒气和情绪。

还有一次,大雨倾盆。我们家和大伯家是隔壁,大伯就说我们家房子的侧檐淌水,淌到他们家院子了。我们住的是祖上留下的一所老房子,家家都那样,我们住进去以后没有做任何改变。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大伯母带着两个姑娘过来和妈妈理论,妈妈说这件事要等爸爸回来才能想办法,她也不懂建房子这些事儿。然后大伯借着喝了点酒的劲头,拿了洋镐跑到我们家要刨房子。哥哥和姐姐急了,拿了锹镐要跟大伯拼命,妈妈把房门锁上,紧紧抱住他们,不许他们出去。妈妈说:“房子刨了想办法再建,可是人谁伤了都不好。”后来还是别的乡邻看不过,把大伯劝了下来。

再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大伯这样做是想把我们欺走,他想占用爸爸继承的这间祖屋。

几年之后,爸妈落实政策,我们搬到了城里,条件逐渐好了起来。大伯家只种几亩薄田,日渐衰落,大伯和大伯母身体也没从前那么好了。大伯便经常到我家来,吃吃喝喝住几天,或者来看病。每次走,母亲都给他们拿药、拿吃的东西,也挑一些好的旧衣给他们拿回去。大伯母做手术,母亲端屎倒尿,像姐妹一样照顾她。哥哥和姐姐因为过去受了他们那么多的气,见到大伯来就有些不开心,见到妈妈照顾大伯母,更是生气。可是私底下妈妈就一直告诫我们,见到大伯和大伯母不要给人家脸色瞧,要热情点,要有礼貌。

妈妈对我们说:“你们想想,咱们当初在井底下的时候,别人高高地用各种眼光看着,咱们有多难受?如今咱们条件比他们好了,更不能做那个高高在上看着别人的人。”

后来,妈妈去世了,大伯家几个儿女到妈妈坟前祭奠,他们抚着妈妈坟上的土,大哭着说:“再没有这么好的婶婶啦!”

我常常想,妈妈未尝没有是非观,未尝没感到过委屈,可是痛苦的经历没有使她变得冷漠,对这世界以牙还牙,反而看问题更达观,更宽容,以更温柔的心对待这世界。这不但博得儿女亲人的爱戴,也博得了过去有过仇怨的人的敬爱,这是“四两拨千斤”的智慧,更是爱的力量。

每个人都会在风雨中成长,而人性最成熟的表现,不是你穿上了厚厚的铠甲,把阳光和温暖拒之门外,而是对世界敞开更宽厚的胸怀;不是变得更世故冷漠,而是以更温情的心给他人以包容。岁月深处不是沧桑磨砺的僵硬,而是用苦难铺就的柔软,这才是人性最成熟之美。

 

《党员文摘》/《中国青年》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周小凤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