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国故事100部>隐蔽战线的传奇故事> 详细内容

隐蔽战线的传奇故事(28)▏渡江战役前中共上海局策反传奇(中)

文章来源:《炎黄春秋》 作者:夏继诚 发布时间:2021-02-01 08:47:33 字体:

曾经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虽不曾亲自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却隐蔽身份潜入敌人的“心脏”,用非凡的勇气和智慧,为党的事业、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解放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段伯宇(左一)、段仲宇(左二)

1949年1月21日,蒋介石将“总统”职位交由李宗仁“代理”,国民党政府南迁广州,大批人员、物资要“疏迁”去广州,这些都要通过京沪、沪杭铁路。它们的畅通或阻塞都关系到当时长江防线的部署、京沪杭地区的防守,以及浙、赣、闽、台等后方的应变,最终关系到国民党最高当局“划江而治”这一战略目标的实现。因此,“两路”畅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段仲宇曾任蒋介石侍从室上校参谋,1948年11月调任国民党联勤总司令部所属上海港口司令部少将副司令兼京沪、沪杭铁路运输指挥官。

中共中央上海局“策反”指示段仲宇:要千方百计使“两路”交通堵塞以至瘫痪,阻军运。但国民党高层面对交通不畅的路况,却指示其要尽力保持“两路”畅通。这使段仲宇煞费苦心。

部署于杭州的机械化筑路部队工兵第四团直属国防部,全副美械装备。团长王海,陆军大学第十八期毕业,为人正派,有爱国心,对蒋介石的倒行逆施十分反感,强烈反对打内战。上海局“策反员李正文,在段伯宇、段仲宇陪同下,秘密到达杭州会见了王海,与其密商如何堵塞京沪、沪杭、浙赣铁路的问题。

工兵第四团下辖三个营,全团官兵2000余人,普遍存在厌战、反战情绪。面对局势的迅速发展,大多数官兵对国民党已经失去信心,感到前途无望,起义的可能性很大。王海坚定地向李正文表示,愿以至诚之心向中国共产党靠拢。

王海提出,对于上级的调防军令,最好的办法是以空间换时间,拖延调动,把这个团留在京沪杭地区待机起义,由王海故意拖延,段仲宇不对该团进行催促,铁路就让它吧。

李正文代表上海局“策反”同意此方案。于是,从南京到江西,在京沪、沪杭、浙赣三条千余公里的铁路上,工兵第四团那些笨重的“家伙”横七竖八地摆在大大小小的车站上。被堵在铁路上的一趟趟列车,列车中拥挤不堪的国军……种种铁路乱状,使国民党高层大伤脑筋。国防部下令通缉王海,中共“策反”派人掩护他秘密去了香港,而三条铁路的混乱状态依然恶性循环,有增无减。

1989年2月,贾亦斌与部分嘉兴起义骨干重访旧地时合影

左起:张若虚、张健行、杨兴华、李寅、贾亦斌、杨、冯一

来源: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

1948年10月底的一天,国防部参谋次长林把国防部预备干部局代局长贾亦斌找到办公室,说:“现在的局势你也很清楚。我们应该做最坏的打算。为此,领袖(蒋介石)决定立即着手在长江以南组建30个新的军。兵源问题可以通过征兵的办法解决;武器装备美国答应支持,问题也不大。最感缺乏的还是基层干部,尤其是连排长。你是主管预备役工作的,你考虑一下预干局能召集多少人?”

贾亦斌这一年36岁,是蒋经国“太子系”的红人。但他深感国民党已腐败透顶,此前经段伯宇多次启发引导,已决心向共产党靠拢。此时,他立即预感到这可能是实力、兵权的一次绝好的机会,但他不能露出一点蛛丝马迹,以免坏了大事。于是,他不紧不慢地回答说:“抗战胜利后第一批复员的青年军,大约有7.6万多人,其中还在杭州、嘉兴、重庆、汉中等地读书的有一万多人。他们都授予了预备役少尉的资格。另外还有一些人在南京、镇江等地等待就业。如果把上述两部分人加起来,召集一万人是不成问题的。”贾亦斌还表示愿意承担训练万名预备役干部之责。

听到贾亦斌能一下子召集近万名预备役少尉,心想编练30个新军的基层干部这个大难题一下子就迎刃而解了。国防部很快将报告呈送到军务局。

贾亦斌事先已将此情况告知了段伯宇。段伯宇利用在军务局工作之便,在此报告上签注了意见,报告给局长济时。立即签字呈报给介石。很快批准同意。

经过多次精心谋划,贾亦斌以预备干部局少将代局长的身份,兼任新组成的预备干部团团长兼第一总队总队长。他推荐担任副总队长的林新少将,也是段伯宇在陆大的同学。担任大队长、队长的主要骨干,思想都比较进步,反对打内战,有爱国心,关键时刻会跟贾亦斌一起行动。这样,预干第一总队4000多学员,光荣起义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蒋介石为了把只剩100余万的国民党军扩编到350万至500万人,保卫东南半壁江山,与中共相抗衡,下令成立了14个编练司令部,着手补充和编练30多个新军。贾亦斌和他领导的几个总队共一万多名学员,尤其是第一总队,实为保卫京沪杭所急需。

预干总队和段伯宇策反的十几支国民党部队何时起义、怎样起义?张执一指示“策反员李正文组织段伯宇、贾亦斌、刘畯、段仲宇等人,多次进行秘密研究。

张执一经过深思熟虑后认为,只能利用机会,采取小规模的形式,一个部队一个部队地单独起义。

明知起义要失败,张执一却提出总队应该相机单独起义。他认为,总队的起义政治意义非常大。第一,说明蒋氏父子最亲信的嫡系也与之彻底决裂,这象征着蒋家王朝已经到了众叛亲离的末日;第二,从表面关系上看,贾亦斌是蒋经国自己挑选的“心腹”,总队是蒋经国多年苦心经营,准备用来支撑蒋家王朝的“擎天柱”,如不经过武装起义,就进入解放区,可能得不到解放区人民的信任,这对贾亦斌和整个总队官兵都是不利的。不如在蒋家的京沪杭命脉地区来一次起义,可以起到动摇蒋家王朝总基地的作用;或把这支嫡系队伍拖垮,起到威慑人、瓦解人的作用。

贾亦斌坚决拥护张执一的指示。方案确定后,贾亦斌加紧了一系列的起义准备工作。

正当起义准备工作紧锣密鼓进行之际,突然发生了一起意外事件:蒋经国从溪口打电话要贾亦斌去一趟,说是蒋介石要亲自召见,随后又多次来电催促。

难道东窗事发,蒋氏父子要对贾亦斌下毒手?去,还是不去?

李正文和段伯宇认为,党组织领导的起义准备工作非常谨慎,机密保守得很好,迄今未发生过人员被捕等事件。蒋氏父子叫亦斌去溪口,未必一定抓到了把柄,否则何不对采取断然措施呢?去溪口固然是“鸿门宴”,有巨大风险,但如不去,则更增加蒋氏父子怀疑,对我们不利。再说,去溪口见蒋氏父子,还可亲眼看看那里的动静,取得第一手的情报资料。

权衡的结果是,张执一批准亦斌去溪口。

亦斌在溪口三天,蒋经国亲自考察,指定预干总队从陆路开往福建建阳。表面佯装坚决执行。蒋介石还亲自接见了亦斌,一同观看了京剧。

从溪口回到上海,“策反”认为干第一总队不能去福建,必须尽快在嘉兴起义。

张执一指示李正文秘密赶到嘉兴指导总队起义。1949年4月6日,李正文和贾亦斌在南湖的一条游船上敲定了起义的有关重大问题。最后,李正文代表中共中央上海局“策反”当面批准了第一总队起义计划。当天午夜,3000多名学员以进行军事演习为名,开往浙西地区。一场震惊国民党朝野的第一总队起义,就这样爆发了!

蒋介石下令围追堵截,还悬赏5万银圆“缉拿”贾亦斌。

国防部接到蒋介石的指示后,下令调遣部队“围剿”预干总队,包括几个正规师和江苏、浙江、安徽的保安部队及交警总队,兵力是第一总队的几十倍。起义学员少数英勇牺牲,千余人被打散,2200余人被抓回。

这次国民党干第一总队嘉兴起义虽遭失败,但达到了中共中央上海局“策反”原先设想的目的,影响极为深广。张执一称它“起到了震撼京沪杭后方的作用”,挫败了蒋介石组建30个新军的计划。

(未完待续)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池莲莲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