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国故事100部>人物故事> 详细内容

中国故事100部|一个非遗“守艺人”的坚守——访荣昌折扇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李开军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龙宣辰 唐渝 发布时间:2021-03-17 16:45:56 字体:

 

▲李开军 图/荣昌文旅委

如今在大多数人家里,或许已很难找到扇子了。

炎炎夏日时,电风扇和空调已将其取代,扇子从家家户户的必需品,到被遗忘在角落,制扇厂家纷纷关门,与苏杭折扇齐名的“中国三大名扇”重庆荣昌折扇,也在现实面前“败”下阵来,只有极少数人,坚守至今。

荣昌折扇国家非遗代表性传承人李开军就是其一,他的“阳光扇庄”已在重庆市荣昌区昌元街道莲花路上开了26年。

莲花路曾是新中国成立后荣昌开辟的第一条街道,1995年李开军与父亲在此开店时,扇庄被机关单位、银行和高档饭店环围,但如今,这里已是城市边缘,与这间扇庄并肩的,是堆满杂货的五金铺以及一些餐饮店。

可李开军无力搬离,只能在如今月租300元的小店里,守着荣昌折扇的16个工段、145道传统工序,守着它460年的传承。

 

曾经

荣昌折扇同许多“非遗”一样,历史悠久且曾风靡一时。

起初,荣昌折扇多只在周边销售,但因做工考究,轻盈便利,在明万历年间成为朝廷贡品,名声大振,在民国时期更是行销西南各省及印度、缅甸、泰国等地。

上世纪50年代,荣昌折扇厂成立,繁盛之时,订单如雪花般从海内外纷飞而至,厂内职工达300余名,年产量曾超过200万把。

折扇厂的制扇工曾是制作荣昌折扇最顶尖的一批师傅。有的丹青一流,随意几笔便有万里山河,有的制扇骨技术堪称一绝,将扇芯骨削得透光,却仍坚韧不折。他们挖潜革新,开发了数十种新品荣昌折扇;改良工具,创制半机械化制扇工具,大大提升制扇效率。

而李开军的父母都是折扇厂职工,父亲更是少有的精通全工段的大师傅。

“从穿开裆裤开始,我就在折扇厂里跑。小时候我皮得很,折扇师傅的工具经常被我拿来打仗。”李开军笑着,笑得眼角都有了褶皱。

后来,这些顶尖的师傅成为李开军的老师,小时候的“玩具”也成为他谋生的工具。

李开军似乎天生就该吃这碗饭,制扇的上百道常规工序,旁人需要学好几年时间,但他竟前后只学了数月时间便已全部掌握,引得无数同行的羡慕。

“削纸口这道工序,是实现荣昌折扇‘轻盈灵巧’的关键。很多老匠人都要削三四次才能削到合适的厚薄,但我第一次尝试就成了。”李开军笑得得意。

▲李开军的工作室里,堆放着各种制扇材料和半成品 图/受访者供图

折扇扇骨包括最外侧的两根边骨和中间支撑扇面的扇芯骨,“削纸口”就是为让扇面平整,将扇芯骨上半部削薄的工序。

说话间,李开军将一片一指宽、7寸长的扇骨芯放到一个精巧的闸刀下。左手压住闸刀,右手和上半身将扇骨芯随后一拉,原有二三毫米厚度的扇骨芯,只剩下纸张般的厚度,拈起轻摇,便随之摆动。

 

没落

上个世纪末,电风扇开始被广泛使用,折扇销量陡然下滑,荣昌折扇厂也随之解散,甚至有人断言:折扇必将消失。

但李开军父子俩不信邪:“传了400多年的手艺,不能毁在我们手中。”

他们租下彼时荣昌最繁华街道的店铺,还在店铺楼上购置了工作室。工作室里最多时有七八名学徒工,专门用来晾晒扇子的百余个卡口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荣昌折扇。

可市场形势难以扭转,渐渐地,扇庄里只剩下李开军父子,那百余个卡口也再难挂满。

但李开军仍然为此着迷,他自行求师,学会了荣昌折扇中最具盛名的全棕黑纸折扇。这种折扇由拇指粗细、实心、色泽棕黑的棕竹制成,制作难度大、工艺复杂,足需200多道工序。

▲全棕黑纸折扇 图/荣昌文旅委

可后来,他竟还在此基础上开发出了“白面边棕扇”,令许多行家称奇。

原来,棕竹比普通竹子坚韧许多,将扇骨做好后,还需把扇子放在火上反复炙烤三四次,才能让边骨有一定曲度,使边骨能在合拢时将扇面、扇芯骨控住。但这样扇骨难免被熏黄,后期还会散发出焦油,只有本色重的棕竹、黑纸,能掩盖住这种变化。

可李开军的“白面边棕扇”只有最外面的边骨使用棕竹,扇面是白色,扇骨芯是浅黄色,且无一丝熏染痕迹。

“做成时我就想,若还在荣昌折扇厂,我肯定能被老师们围着夸。”李开军说后,沉默了许久,“但他们大多都不在人世了,如今还会做全棕黑纸折扇的,只剩二三位了。”

 

坚守

多年前,李开军曾用几元钱,在地摊上买到一把由原荣昌折扇厂生产的折扇。买回后,他将其与价值过千的精品折扇放在一处收藏。

2019年,李开军的父亲拿出这把折扇把玩了许久,还嘱托李开军一定将它收好。就在那年冬天,李开军的父亲因病离世了。

从此,李开军便一人守着阳光扇庄,上午10点开门,晚上六七点关门。

无客时,他就在店里静心做扇、潜心专研,还多次前往苏杭各地,自学各家工艺。

博采众长,不断突破的李开军获得了重庆工艺美术大师,重庆市工艺美术展铜奖,中国(重庆)工艺品、礼品及家居饰品博览会银奖、铜奖等等荣誉,还有多件作品被中国刀剑、伞、扇博物馆收藏。

2018年,首届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在重庆举行,李开军制作的荣昌折扇从众多推荐的礼品中脱颖而出,作为“市礼”送给前来参会的国内外嘉宾。

但这些荣誉,鲜有人知,前来购扇者也寥寥无几。现在,李开军每周平均也就做二三把折扇,可即便如此,他也从不节省工序,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做出“正宗的荣昌折扇”。

“荣昌折扇虽然名气、销量不如苏杭折扇,但非常注意实用性,扇骨纤薄坚韧,尺幅正合手掌曲度,用起来舒服。”在李开军心中,担得起“数摺聚清风,一捻生秋意”这一褒赞的,只有荣昌折扇。

一边说,他一边展开一把全棕黑纸扇,闭眼扬头,手腕倾动,清风徐来,风流无双。

▲2020年8月,李开军受邀参加荣昌区“晒旅游精品·晒文创产品”大型文旅推介活动的视频拍摄。 图/受访者供图

如今精通荣昌折扇全部工艺的人,屈指可数,已46岁的李开军希望能有人将他一身本事学走,可求学者不少,但许多人因看不到前景,学了几个月甚至几天后就放弃了。

李开军不舍,但也无力指责,仅凭他个人,能做的太少。

“荣昌折扇的市场认可度还不够,对新入行的人来说,生存下来都是难事。但现在荣昌折扇被列入荣昌重点发展的产业之一,各界对荣昌折扇的支持力度都在加大,情况会慢慢好转的。”李开军说。

不知觉中,我们已聊了整整半日。李开军伸手关掉了店里的日光灯,起身穿过满屋的折扇准备落锁关门,门外仅剩的天光将他坚毅的背影拉得落寞而沉重。

走出店门,日落后的莲花路,行人寥寥,破碎的地砖、褪色的招牌和街边茂盛的黄葛树都被蒙上了一层灰蓝色的薄雾,让人看不真切,但一回头,“阳光扇庄”那几个方方正正的镀金大字,却依然显眼。

 

责任编辑:龙宣辰 孙茜 许幼飞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