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国故事100部>隐蔽战线的传奇故事> 详细内容

隐蔽战线的传奇故事(30)▏李克农:从隐蔽战线走出的开国上将(上)

文章来源: 作者:熊杏林 发布时间:2021-04-06 14:35:58 字体:

曾经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虽不曾亲自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却隐蔽身份潜入敌人的“心脏”,用非凡的勇气和智慧,为党的事业、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解放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1962年2月9日,新中国开国上将李克农走完了他63岁的生命旅程。翌日,国家副主席、76岁高龄的董必武深情作诗哀悼:“三十年前事已赊,知君才调擅中华。能谋颇似房仆射,用间差同李左车……”

董老是我党创始人之一,对李克农知之深、情谊切,一句“能谋颇似房仆射,用间差同李左车”,将李克农的作用和才华,与唐太宗倚重的大臣房玄龄和秦汉之际的大谋士李左车相提并论,不仅生动描述了李克农对中国革命的贡献,还间接揭开了我党的一个谜底。在57位开国上将中,唯有李克农没有在战场领过兵、打过仗,毛泽东为什么要把他与沙场战将比肩、授予战将殊荣?这是因为李克农来自一个特殊的战场,是我党隐蔽战线的卓越领导人。

在国民党情报心脏建共产党情报小组

1927年大革命失败,血雨腥风笼罩着中华大地。面对严重的白色恐怖,周恩来等领导人认识到,必须建立一个特殊的机构,以加强党的政治保卫。1927年11月,中共中央特别行动科在上海建立。1929年底,李克农在周恩来的领导下,成为中央特科的一员。

李克农,1899年出生于安徽巢县,1926年入党,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遭到国民党悬赏通缉。为摆脱敌人追捕,他乔装打扮,从芜湖到南京再到上海,终于找到党的组织,并担任中共沪中区委宣传委员。

有一天,李克农在一家电影公司摄影棚内遇见了昔日旧友胡底,又经胡底介绍,认识了钱壮飞。“共产党员”这个三人共有的符号,很快让他们结成了“同志+挚友”。当时,钱壮飞已经进入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中统前身),担任调查科主任徐恩曾的机要秘书。在芜湖开展革命时,李克农有过奉组织之命打入青帮、为革命刺探情报的短暂经历,他意识到,钱壮飞现在的岗位,既是“龙潭虎穴”,也是“情报高地”。

“壮飞,你一个人在里面不好周旋,现在有没有办法再嵌一个‘钉子’进去?”李克农这一问,让钱壮飞想起了国民党为扩大特务组织、正在筹划以上海无线电管理局名义,招聘广播新闻“编辑”。

好主意!李克农心中一亮。他把这一情报以及他们的设计,通过中共江苏省委报告了党中央。很快,在中央特科担任二科科长的陈赓约见他,并通知说,“中央完全同意钱壮飞的推荐和你本人的申请”,还特别传达了周恩来的指示:“要把敌人的特务组织拿过来,为我们所用。”

李克农本来就是我党的“笔杆子”。经考试,李克农于1929年12月入职上海无线电管理局,进入敌人的情报心脏。

为了让李克农“脱颖而出”,周恩来时常把我党的一些过期文件交给他,李克农则以“缴获共党文件”之名,送往南京。徐恩曾对李克农的精明能干刮目相看,不久便提拔他为上海无线电管理局电务股股长,掌管全国无线电报务员队伍。这是一个获取情报、输送我党情报工作人员的绝佳职位,李克农喜出望外。李克农站稳脚跟后,胡底又在钱壮飞的安排下,顺利进入徐恩曾的情报部门,担任长城通讯社社长。

1930年,中共中央指示,成立由李克农、钱壮飞、胡底三人组成的“特别党小组”,李克农任组长。为便于传递情报,组织上还选派宋治家以“佣人”身份住进李家,担任李克农的地下交通员。

1929年12月至1931年4月,“特别党小组”在潜伏期间,先后为我党获取了大量有价值的情报。如蒋介石对中央革命根据地发动第一、第二次大规模军事“围剿”的命令、兵力部署等绝密战略情报和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叛变等突发紧急情报,均由钱壮飞从徐恩曾处获取,由李克农紧急送交陈赓。在关键时刻,“特别党小组”保卫了党中央,保卫了中央红军,三人被周恩来称赞为“龙潭三杰”。

顾顺章叛变后,李克农完全暴露。1931年8月,遵照中央指示,李克农秘密撤离上海,进入江西苏区,任中央国家政治保卫局执行部长等职,继续负责保卫中共中央安全。

洛川会议旧址 来源: 延安市文物局

与张学良接触的我党代表

1935年12月,中共中央召开瓦窑堡会议,确立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方针,随即宣布成立中共中央联络局,李克农任局长;成立东北军工作委员会,周恩来任主任,李克农等协助。主要任务是争取东北军停止内战、与红军联合抗日。

后经中共中央研究决定,派李克农作为红军代表与张学良接触。

1936年2月21日,大雪飞舞,陕北高原银装素裹。李克农一行4人,冒着暴雪,秘密前往洛川。李克农深知,这次接触事关我党团结抗日大局,责任重于泰山。出发前,周恩来还特别嘱咐:“一定要力争谈成,谈不成也要谈和。”

25日,李克农一行到达洛川。

洛川谈判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个阶段,李克农与王以哲会谈,达成了红军与东北军67军“互不侵犯、各守原防”、“恢复红区与白区通商”等5项口头协议。第二阶段,李克农与张学良会谈。主要谈判整个东北军与红军停战、共同抗日问题。谈判中,张学良幽默风趣、傲气自大,李克农不卑不亢、策略灵活。一次,张学良设陷阱:“我要问一问,你们红军能否放下武器,接受政府的改编?”李克农断然回答:“张先生,你不要弄错了。我是谈判代表,不是投降代表。”说完,起身往外走。张学良见势,立刻转弯,谈判继续进行。李克农与张学良的谈判,从3月4日下午3点一直谈到3月5日凌晨5点,达成了红军与东北军建立电讯联系、中共派代表常驻西安等停止内战、共同抗日的初步协定。张学良提出,请毛泽东或周恩来为中共全权代表,到肤施(今延安)进一步会谈。

3月16日,李克农一行马不停蹄地赶赴红军东征前线山西石楼,向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汇报了谈判经过和张学良的要求。毛泽东无比高兴,赞扬道:“李克农这次单枪匹马,工作搞得很好!”

4月9日,中共中央派周恩来为全权代表,赴肤施与张学良谈判,李克农同行。肤施谈判,张学良完全接受中国共产党关于停止内战、共同抗日的政治主张,并向我党提出了“逼蒋抗日”的建议。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爆发,中国时局发生重大转变。

晚年,张学良在回忆时,仍然怀念他与周恩来的友情,不忘评价李克农:“此人厉害!”(未完待续)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池莲莲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