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国故事100部>我和我的父母> 详细内容

我和我的父母(94)荒原生死考验

文章来源:《党员文摘》/《启迪与智慧》 作者:吴郁纯 发布时间:2021-04-13 14:08:52 字体:

 

那一年,在北风呼啸、雪花狂舞的内蒙古草原上,我与母亲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如果不是母亲的善良,也许今天我就没机会讲述这段动人心魄的经历……

那年春节将至,家里的食品批发商店生意极好,已经准备好的货物显然不能满足正月期间的销售。母亲对我说:“二子,咱们进趟奶粉吧,库房快空了。”

我们进货的地方在距家三百多公里一个叫西乌旗的草原小镇。中午,母亲和我一同向草原进发了。晚上8点,我们赶到了目的地,并顺利地装好了车。

我与母亲找了一家旅馆住下。第二天天还没亮,母亲就匆匆敲开我的房门,焦急地告诉我下雪了。我立刻惊出了一身冷汗。草原上下雪是十分要命的事情。如果雪大的话,很快就会将公路盖上,使你分不清前方是公路还是草原,稍不留神就有掉进雪坑的危险。

“赶紧走!”我开始收拾东西,并在心里埋怨母亲不该在年关还进货。

地上落有一指多厚的雪。可我隐约感到,在这寒风低吼的冬夜里隐藏着一股杀机。我驾着卡车,奔驰在回家的公路上。天逐渐亮起来,地面上的积雪已一掌多厚,我感觉到汽车轮胎出现了侧滑,只好放慢车速。

忽然,母亲说:“前面好像有车!”

我抬眼望去,在我们右前方大约500米的地方趴卧着一辆东风平头大卡车。车下,有两个人影正踉跄地向我们跑过来。

母亲说:“那辆车好像陷住了!”我说:“后轮掉坑里去了!”

“那两个人是来拦车请求帮忙的!”母亲说。

“这天谁帮别人,弄不好把自己也弄进雪坑里去。”我说。

“没人帮,他们非冻死不可!”母亲说。

“草原上死人是常有的事……”我尽力躲避着跑过来的两个人。

那两个人显然看出了我的意图,拼命地向我们招手。其中一个人跪在地上连连向我们磕头。

母亲说:“二子,停车!”

“这时候谁还顾得上谁呀!”我没听母亲的劝说。

“咱不能那么缺德!”母亲说。

“你帮他,谁帮咱们!”我将油门踩得更狠。

“要是困住的是你呢?”母亲露出令我害怕的严肃,“是人你就给我停下!”

我收了油门,母亲的话着实刺了我一下。那两个人跑到我的车旁,已经累得说不出话来,满脸冻起了水泡,有的水泡已经破裂,淌出清亮的脓水。来人哀求着:“困了四个多小时……快冻死了……帮忙给拽上来吧……”

很快,我就将那辆车拖出坑外。这是一辆辽宁籍的货车,司机没有在草原上行车的经验,车才滑进了雪坑。车内还有四个人已经冻得说不出话来,在车内抖成一团。母亲对司机说:“再有两个小时就能走出这片草原,出了草原就是小镇,你们赶紧走吧,不然人就完了!”

司机向母亲点点头,又冲我抱了抱拳头,然后开车离去。

我们继续出发。走出不远,便是一个不很陡的下坡,我突然感到车后猛地一震,紧接着便听到一声闷响,卡车突然停下。我瞟了眼后视镜,大脑几乎炸成两半,天哪!拖车翻了,山一般的奶粉箱子撒落在积雪上。

母亲跳出车外,呆呆地站在翻倒的拖车旁,任凭北风撕扯着她满是哀伤的脸。

三百多箱奶粉全部甩出车外。我试图将拖车与主车拆开,这样我就能够开着主车将翻倒的拖车拽过来。可是我与母亲拼力干了一个小时也没能将其分开。这时,我看到母亲的鼻尖上冻出了一个水泡。我将母亲拖进车内,说:“妈,咱别干了,等着来车帮咱们拖吧!”

母亲坐在车里通身像筛糠一般抖动着,半天才说出话来。母亲说:“这是通向西乌旗镇唯一的一条路,肯定会有车通过,今天不来,明天一定有车过!” 母亲这是在安慰我,天马上就要黑了,这种天气任何一个有经验的司机也不会夜行草原的。明天可能有车通过,可是我们能否挺过这漫长的冬夜却是一个问题。

天黑得令人害怕。我的双腿已经冻得完全失去了知觉。

“要是有车过来……妈给你磕头去……”母亲虚弱地说着。

我沉默不语,唯恐母亲听出我那不争气的抽泣声。我试图动一动大腿,已经抬不起来了。我用手擂了擂大腿,已经没有感觉。母亲急忙在我大腿上捏了捏,说:“二子,把鞋脱了,我给你焐焐!”说着母亲掀起身上的羽绒服,将我两只冰块般的脚丫子裹进她怀内。我泪如泉涌,拼力按捺住自己的哽咽。母亲剧烈抖动着身体,我知道母亲也哭了。不知又过了多久,我的双腿终于有了一些温热感,但此时我却再也懒得活动一下自己的身体了。睡意袭来,渐渐地我合上了双眼。

迷蒙中我突然听到母亲喊道:“二子,二子!快醒醒!有车来了!”

我骤然挺起几乎僵硬的身体,大脑被母亲的呼喊砸得清澈透明。远处果然有灯光划过,有车正向我们的方向奔来。母亲将我的双腿放下。“二子你自己穿上鞋,妈给你截车去!”然而,打开车门,母亲没有迈出车外,而是一头栽到雪地里。母亲的双腿也冻麻了。

我打开车灯向来车示警。在灯光的照射下,我看着母亲爬到车前,直直地跪向来车的方向。

热泪再次划过我的脸颊。

那辆车在我们的车前停下。有五六个人跳下奔向母亲,他们呼喊着:“大婶!我们来了!”

我看清了,那些人正是之前掉进雪坑里的辽宁籍货车上的人!他们将母亲抬进他们的车内,也将我架进他们的车里,并点燃了车内的一个煤气炉。尔后,他们忙碌在雪夜里,为我收拾撒落在雪地上的货物。

天逐渐亮了,我翻倒的拖车被拽了过来,所有的货物又重新被他们装车。另一个人开着我的卡车,我们终于离开了这个灾难深重的下坡地段!

路上,从司机的口中我和母亲弄清了被救助的原委。原来,他们被我从雪坑里拖出后,仅用两个多小时就走出了草原,到了小镇。他们在小镇的路边饭店停下来,一边取暖,一边等我们的车过来,他们想请我和母亲吃顿饭以示对我们的感激。他们等了很久,天逐渐黑下来,仍然没有看见我们的影子,由此判断我们娘俩可能出事了。于是他们借来几条被子和一套煤气炉,连夜返回了草原。

母亲听完司机的叙述,没有言语,扭头看着我,仍然没有说话。但从母亲那善良的目光中,我分明读出了她的心里话: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周小凤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