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古镇素描①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任洪全 发布时间:2021-06-02 11:42:01 字体:

 

驿站在汉唐时已具雏形,几经变迁发展,逐渐演变为市镇。白市驿就是这样出现在成渝古道上的有名集镇。

由古驿站发展而成的白市驿,其实就是一段由方形石板铺成的二里三分半长的大街。

梁滩河旁的上街场口 何云福 作

最先的白市驿古驿站,只有几间较为简陋的房屋。它原是为了给传递公文的官差提供马匹替换之地,以及过往官吏休息、吃住之处,这就是官办的驿站。有了过往行旅、客商歇息吃住需要后,便有了附近百姓为了给这些人提供服务,而修建在驿道两旁的鸡毛店之类的草房。随着明末清初移民的大迁徙,这类房屋相应增多,由临时搭建变为固定修建,并自成街市集镇。

那原以备马为主的驿站仅是一处窄小之地,它只是以后形成的通衢驿道旁的一条小巷而已。这条被后人称为马号(马候)巷子的街巷(即现正街60号旧巷),日后便成为白市驿所有街道的老祖宗。紧随着康熙移民大潮的滚滚而来,以它为中心建成的集镇,便成了官方移民接待、安置、转移的枢纽之一。先来的移民圈占土地、插杖为业,官府予以认可;先来的先开发,后来的没地可圈,只得向西进发或四面扩散开去;留下来的,从事生活、生产必须品制售或其他服务性行业。后来,这些人修建了一些茅草房、青瓦草房和穿斗房,这些房屋鳞次栉比地出现在驿道两旁用方形石板加宽而成的集镇街道上,形成一条南北走向的长街。南向段叫上街,北向段为下街。靠马号巷子的中心段,成了整个驿站管理机关的所在地,叫中街,是白市驿镇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演变到近代,这里便有了多家票号、钱庄、银行,光是生产销售以黄金、白银制品为主的银楼就有四家之多。由于那时商贸已十分发达,古时有日中为市之说,只要是白天,这里的人们熙熙攘攘,天天都像赶场,形成了自然的“白日场”,即所谓天天都可成“市”,便由驿成“市”,又由“市”而成集镇,把镇名叫“白市驿”,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人们也不会把它同四川广安县(现四川省广安市)和贵州天柱县两处同名为“白市镇”的场镇弄混淆了。后来,湖广(清雍正前湖北、湖南未分开之称)、江西、福建、广东移民数量大增,并都先后修建了自己的会馆。这些会馆的建立,更加推动了白市驿的经济发展。

重庆到成都的这条成渝古道全长一千零八十里,步行要十二天,叫东大路。从通远门出发到白市驿,正好是六十里,从上桥开始,路途上都是爬坡上坎,让人气喘吁吁,在此歇脚是恰当的,因此上下街的栈房旅馆、骡马店、饭摊饭铺最多。每天中午或半下午是最为热闹的,那些吆师、堂倌(饭馆服务员)大声喊着:“担子客、背包客、轿子客,请到这里歇,这里臭虫虱子都没得,我们铺盖洗得白,这里饭菜热……”接着又抛出一连串仿佛带着食物香气和亲切温馨感觉的词语来拉客。劳动人民最讲究实惠,最先考虑的是“帽儿头”问题,特别是那些吃了中饭还要赶路的下力人。

通往重庆的隘口龙洞关 何云福 作

“帽儿头”饭,指的是在装满米饭的平碗里,再紧紧地按一特制碗的米饭在上面,整碗饭像一顶礼帽一样,足有半斤多米煮出的量,不会吃的还会碰着鼻子。吃饭对于在成渝道上肩挑背扛,抬滑竿等下力人来说,是一件大事,他们最看重的是哪家“帽儿头”大个、烧白肥实、豆花绵扎、店主人热情。门外摆满挑子、皮箩、背篓、滑竿,屋里灶上高得快顶到房顶的蒸笼热气腾腾,锅里躺着白嫩的豆花,大锅里骨头汤冒着泡,好似喊着热烈欢迎的词语。众人吃着饭并高声说笑的店堂里,飘浮着股股亲切、浓浓的汗味,这就是饭馆。填饱肚子,能更好地赶路,这些劳动者出了店门,踏上青石板路,双脚下像生风一样。

桌子板凳摆在露天坝,旁边锅里煮着猪杂碎,这叫汤锅,是火锅的近亲,多是本地人在逢场天来享用。这些劳动者吃了就走,少有说笑,对穷苦人来说,也算是吃过肉了。这就是饭摊。

饭馆就不一样了,那是吃味的地方。把剖好的鸡、长块的肉和肝腰肾等,甚至葱蒜,都挂在门外横着的竹竿上的,这叫炒菜馆子。这种馆子都会聘请一位嗓音好、反应快、会“喊堂”的堂倌,他需将热情引客进店、落座介绍菜品、迅速通知大厨,到结账时的准确、送客的亲切这五大步骤,都掌握得十分熟悉、灵巧自如。堂倌的“喊堂”可称一绝,真算得上是一门艺术。客人刚一落座,便会听到他那像“大珠小珠落玉盘”似的报菜名;客人点菜后,又立即用高八度的声音,把客人提出的嫩、快、少红(不太辣)等要求一一唱传给后堂的厨师,从声音里客人已预感到菜肴的色香味了;看账时点着杯盘碗盏,速度之快,不亚于计算器,像吐枇杷子似的,唱出菜名及其单价、合计,口齿清楚,食客也听得明白;得到认可后,他便将席次、金额高声唱传给前堂的柜上(收银台);得知已结账后,他还会一边收碗盏一边从内堂高声传出送客的道别语和收到小费后的致谢词,词语幽默、风趣而亲切。这一切都是用韵白夹杂的声调唱出。有的音色之美、音域之宽,抑扬顿挫之得当,简直就像是高音歌唱家在歌唱,时常引得店门外的行人驻足聆听、欣赏。即使多次听过的本地人,听到这样的喊堂,也要停下来听听,欣赏一番,得到好像自己也进了馆子似的满足感,这才离开。酒足饭饱的食客,体验了色香味之外,听觉也得到了满足,这不也是一种特别的享受吗?

责任编辑:陈一豪 唐浚中 全丽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