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共产党员丨忆秦老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范文峰 发布时间:2021-06-08 16:03:04 字体:

 

▲宣传片中秦老的截图

2018年9月17日下午,我在群里得知一个消息,秦老去世了。

秦玉声就是大家常说的秦老,我和他并不熟,只接触过一次,说过几句话,可秦老去世的消息像块石头压在我的心中,他的音容笑貌萦绕于我的脑海,难以忘怀。

秦老有爱心。汶川大地震时他带头捐款,把儿女寄给他的近4万元全部送到伤病员手中。

秦老爱写作。认识他时,他已经撰写了数十万字的作品。

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是在2014年,那时我刚到重庆市老年大学工作。

在冉家坝老校区一楼大厅里,有一个名为《乐康寿》的展板,上面贴满了关于老年人养生知识的报刊选摘,听说这是一位叫秦玉声的学员办的。

在与同校老职工闲聊中了解到:秦老是离休干部,子女不少,有的还在国外,但秦老对老年大学情有独钟,是“铁杆粉丝”。他为了方便读书,学校搬到哪里就在哪里租房。

虽然,天天有学员驻足观看展板的内容,但我刚投入新工作,倒也无暇细看。一天,文史语言系张主任把一本《乐康寿》递在我手上,说是秦老用自己的退休金免费制作成册子发给职工,已不间断做了20余年。

这让我心底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得的是几十年如一日去做。

我把册子放在案头,工作之余拿起来翻翻。册子不厚,几十页,黑白印,很朴素,封面盖着一个大大的蓝色印章:赠阅,同时衬有《黄帝内经》关于养生的经典名句,内容很丰富,有国内外的文章,有理论研究,有经验总结,涉及养生的方方面面。

我几十年受复发性口腔溃疡之苦,书上有相关知识介绍,照着书做,效果还不错。有的朋友家里老人有“三高”,我把册子推荐给他们,都觉得很实用。后来,受册子影响,我的观念也发生了变化:谁说老了才养生呀!趁着年轻,工作量大,更该注意养生,否则到老了再养生,可就晚了。

转眼两年过去,可我始终不曾和秦老见上一面。

2016年,我随大伙来到新校区上班,办学条件大大改善,招生人数也大幅增加,电梯虽有5部,可上课高峰期依然非常挤。

作为工作人员,我每天早上要到大厅查看。一次,耳旁响起一个声音:“老师,请问楼梯怎么走?”我扭头一看,是一位头发花白,眼睛深邃,身材瘦高的老人。“您去几楼?”我问道。“五楼。”“楼层挺高的,请您坐电梯吧。稍等一下,人就不多了。”“不用了,我慢慢走楼梯,不赶时间,这会儿挤电梯的人多。”他说道。我指了指去楼梯的路口,他就一步一个脚印,颤颤巍巍,慢慢往上爬,走了几个台阶,累了就休息一下,再接着爬。这时,一位同事告诉我,这就是秦玉声老人,一名老党员。看着他一步步慢慢上爬逐渐消失的背影,我陷入了沉思:90多岁的人了,为了别人方便,不坐电梯,把方便让给别人,再联想他免费送书的事,这事发生在他身上是再自然不过了。

一天,学校领导交给我一个册子,是抗战胜利日本投降书的复印件,让我送到校展示室好好收藏。说是秦老十多年前去美国探亲时发现的,觉得很珍贵、很有价值,值得珍藏,费尽周折托人花钱买下。秦老一直把它当作宝贝。听完后,我小心翼翼地把书捧在手心,轻轻地放在展柜最醒目的地方,让观展的每个人都能看到。

我的心沉甸甸的,这本投降书漂洋过海来到重庆市老年大学实属不易。想必秦老对抗战历史一定是刻骨铭心,70多年前,当他听到日本投降的消息,也一定像所有人一样走向街头欢呼胜利的到来。这里面也饱含着秦老的良苦用心:要让更多的人看到它,铭记历史,勿忘国耻!

后来,学校制作了一个宣传片,秦老出现在宣传片里,代表全校近万名学员讲出了心声:“我在重庆市老年大学学习了26年,我今年97岁,办了个《乐康寿》展板专栏,希望大家身体都健康。”再后来,随着宣传片的播放,常看到秦老的形象,常听到秦老的声音,这形象越来越熟悉,这声音越来越亲切,就像家庭不可或缺的一员似的。

一转眼又近两年过去了,2018年春节前,听说秦老生病住院了,自发去看望的人回来说,秦老躺在病床上,依然惦记着学校,惦记着老师,惦记着同学,惦记着朋友,惦记着《乐康寿》,希望早日出院回校上课,希望早日把《乐康寿》第100期送到大家手上。

后来有一天,大家平常联系的微信群里突然传来秦老逝世的消息,群里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发表着感慨,一张张传看秦老生活、学习、工作的照片,追忆着秦老的点滴;一束束祭奠秦老的鲜花,寄托着大家的哀思……

秦老的儿女在发文中还说到:携家人对各级领导、重庆市老年大学对父亲生前的关怀、关心、医护、照顾、帮助和友谊表示最衷心的感谢!父亲患结肠癌后期,自知生命不会长久,曾多次留下文字和口头遗嘱交代后事,要丧事从简、安静平和地回归大自然,按照党员的标准清廉办事,因此决定除家庭内部的吊唁活动外,不再邀请任何人参加吊唁活动。我们深深地感谢市老年大学的师生,长期以来对我父亲的友情帮助,这种情谊让我父亲度过久久不能忘怀的幸福时光。

看了信息,我的内心无法平静,一种莫名的情感油然而生,不禁感慨万分。秦老是千万位老年学员中普通的一员,也是老年学员中最不普通的一员——他的年龄最大,他在校学习时间最长,他对学校十分有感情,那种感情是以校为家亲人一般的感情,那种感情是一位老党员对党和政府为离退休老干部提供学习机会、满足学习需求的发自内心的感恩之情;那种感情发自对重庆市老年大学这片热土的深沉的爱。

一个儿孙满堂的老人,没有把晚年交给子女,而是把晚年交给了重庆市老年大学,在这里度过晚年最幸福的时光,获得了知识、友谊和价值。

秦老的葬礼没有邀请任何人,简单朴素,纯洁清白。

“清贫,洁白朴素的生活,正是我们革命者能够战胜许多困难的地方!”我突然想到了方志敏烈士的这句话。我对秦老的了解太少太少,秦老年轻时是什么样呢?秦老又有些什么经历?其中一定有很多故事吧!

在互联网上输入“秦玉声”后,出现了这样几行字:秦玉声,男,汉族,1921年5月出生,籍贯安徽。1942年11月参加革命工作,1953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其事迹被收入2007年8月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开国将士风云录》一书中。先后在我党新华日报社、晋冀鲁豫军区等许多重要机关部门工作过,参加过华北、中原、淮海、渡江、进军大西南等战役,获得了党中央、国务院和国防部等授予的“解放奖章”、“共和国缔造者奖章”等。

在我心里,秦老的形象更加饱满:他是一位慈祥的老人、一位仁爱的父亲、一位无私的奉献者、一位忠诚的党员。

静静漫步在校园的行道上,侧门口路边的草坪一角的一棵黄葛树吸引了我的目光,这棵树长势很旺,树形周正,叶子宽大肥厚,苍翠欲滴,如秦老一般……

(作者单位:重庆市老年大学)

 

责任编辑:孙茜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