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身边的共产党员征文展播>高等院校> 详细内容

身边的共产党员丨为庄严的岁月留下“仪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韩宇 发布时间:2021-06-09 14:49:09 字体:

 

(一)

他坐在木板凳上,剥着上面有几个黑斑的香蕉。

抬起头,他正用慈爱的目光望着我,我不忍拒绝他颤抖着的苍老的手。

脸色黝黑,有很多皱纹,特别是眼周。老年斑在他脸上异常明显,岁月不饶人的话语在他脸上得到印证。

然而我的注视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因为他的眼睛被冷风吹得通红,让我以为他落泪了。

怕他会有被晚辈察觉到的尴尬,我随即转开了我的目光,低头有些刻意地拨弄着我的手指。

他起身走到门口,用他厚实的手将布满蜘蛛丝的木门轻掩了过去。

木门咯吱的声音,让我回想起了那一天——

(二)

那一天,爷爷很早就起床了,微曲着手,他笨拙地用着过年收到的剃须刀。

剃完胡须后,他从衣柜的顶上拿出来了一个大袋子。

我以为要来客人,问他今天谁要来,他沉默着不说话。

正纳闷着,准备追问的我却看到了土墙上挂着的台历,恍然大悟。

我不再说话影响,只是默默地看着他完成那仿佛肌肉记忆般的仪式。

但是这一次的仪式仿佛格外隆重。

因为这一天,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日子。

(三)

他打开袋子,里面装着晚辈们买给他的各种新衣服,他总是不穿,整整齐齐地放在衣柜里。我以为今天会不一样,指着一件格子衫说穿这个好看。他摇摇头,用手翻着衣裳,把整齐的衣服都搞乱,只从里面抽出来一件皱皱巴巴的军装,转身对我说:“孙娃子,你把这件衣服拿到你胡伯伯家,喊他帮忙弄,他家有那个机器。”

我知道他是让我帮忙去熨衣服。今年回家过年的时候,爸妈特地从城里带了熨斗,他执意不要,说:“胡伯伯家里有,要用就找他,反正一年也只用一次,节约是共产党人的美德。”爸妈也只好笑着应和。

熨衣服的时候,胡伯伯打趣道:“你爷爷今年又要去啊?”我笑着点头回应。其实老家村里人人都知道爷爷的仪式,也愿意为他助力。

熨好军装后,我跨进家门,爷爷早已戴好军帽,别好军功章,工工整整地站在全身镜前,等着穿他的军装。

他转头看到我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急忙挥手让我快点。我小跑几步过去,他看到熨得笔直的军装,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

爷爷换好军装的时候,门口的摩托车(摩托车的驾驶员是爷爷的侄子,每年这个时候都来接他)已经等了一会儿了。

当我正诧异为什么今天是两辆摩托车时,爷爷就拍着我的肩膀说:“今天跟我一起去。”

我迟疑地点了点头,心想,今天可真不一般。

(四)

摩托车送我们下山的时候,速度很快。我看着爷爷扶着军帽的手,不解为什么爷爷叫他们开快一点。

望着丛丛青山,那颜色和爷爷身上军装的颜色很像,让我又回想起小时候——

那个时候爷爷从来不告诉我他多少岁,无论我怎么纠缠。

“新中国成立多少年,我就多少岁。”他总这么说。他也总喜欢指着家门口的松柏树,对小小的我说:“我当年当兵的时候,部队里面的班长就喜欢拿松柏来夸我们……”陷入回忆的我是被突如其来的刹车拉回的,晃眼一看已经到了镇里。

镇上坝子里的国旗,每年国庆节的早上十点,都会准时升起。而爷爷的仪式,就是穿着军装,看着国旗升起。

下车后我看了看时间——早上九点五十六分。爷爷下车就急忙走到升旗台边上,边走边整理着自己的军装。两个军人站在升旗台边,庄严且肃穆。

十点整,国歌准时奏起,国旗准时升起。开始时,爷爷的目光追随着国旗;升完国旗后,爷爷的目光追随着那两个稚嫩的军人。我看着他红着的眼睛,大概猜到了他的思绪。那两个青年带他回到了他的年代,他那正值青春、充满朝气的年代。我还是不敢望着他,怕他有被人看破的窘迫。我低头等着,等着他先开口打破静默。

后来,他一直也没说话,只是默默地走到摩托车旁暗示我要上车了。

(五)

回到家后,我脑海中还一直回想着之前的场景。

爷爷的大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将我的思绪一把拉了回来。

“我把门关了,太阳有点晃眼睛,照得电视都看不好。”他笑着说。这是他今天的第二个笑容。

其实爷爷一回家就说想看阅兵式的回放,让我把电视调到中央一台。

我使唤着有些不太灵敏的遥控器,操控着那不太现代化的老式电视机,将画面调到了阅兵式。

当一列列军人迈着整齐的步调在电视机里面踏步时,爷爷忍不住上前用手抚摸着电视机屏幕里的他们。他的手轻微颤抖着,每一根手指头都伸不直,里外都是茧皮……

我想,他手指划过的,或许就是一个老兵对现役军人的期许,也是一个老兵对党的忠诚和对国家的热爱吧。

(六)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终于明白爷爷为什么说新中国成立多少年,他就多少岁,才明白为什么爷爷总喜欢松柏树。

后来,每当国庆节到来,在我手举国旗,同华夏儿女一同欢腾时,总是会想到爷爷那沉闷又肃穆的仪式。那是独属于他的,也是同属于全国军人和共产党人的庄重的仪式。

而此时此刻,我脑海中又浮现的是——

爷爷站在国旗下,抬着头,看着缓缓升起的国旗,眼里闪着泪花,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我想,可能每年这种时刻,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都有着很多同爷爷一样的共产党员,在用他们仪式致敬着这个伟大的日子。

虽然,他们美好的青葱岁月现已变成了泛黄的老照片,但在沧桑的耋耄之年,他们对祖国和人民从一而终的奉献和牵挂始终存在着……

(作者系重庆第二师范学院学生)

责任编辑:冉开梅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