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身边的共产党员征文展播>高等院校> 详细内容

身边的共产党员丨老周的水壶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甘诗槐 发布时间:2021-06-11 15:33:40 字体:

在我们村里,有一位老人,大家都叫他老周。

我小时候,老周的耳朵就已经不太好使了,不过还是能听见一些声音。他没有子女,一个人住在一间小平房里,家里总是收拾得很整洁,洁白的墙面上挂着一个破旧的军用水壶,就像挂奖章一样。

某天,我与伙伴们从村里的林场回来,口渴难耐,路过老周家时,他正坐在门口一边抽着旱烟,一边和来往的乡亲笑呵呵地打招呼。看见我们几个满头大汗,他便招呼我们进屋休息。我们几个冒失鬼也不扭捏,一窝蜂地爬到他家那口大水缸前,争先恐后地舀水喝。

我只是迟了一步,水缸就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一把水瓢怎么也不够几个人用。我灵机一动,悄悄进到老周的屋里,取下他一直挂在墙上的军用水壶,央求伙伴灌了一瓢水,便美滋滋地走到一边。

孰料我刚举起水壶,一股水流便从水壶侧面流了出来,打湿了我的衣服——这壶竟是漏的!

老周走进来,看见我这样,慌忙进屋拿了块毛巾给我。好在正值夏天,这点小事并不算什么,只是我回去之后一直很好奇,为什么老周要把这样一个破水壶一直放在家里呢?

父亲看见我的衣服湿透,便问我是不是又去玩水了,我连忙否认。当他知道事情的原委后,却忽然怒了:“我早就说过了,不要老是去打扰老人家,你倒好,不听我的话也就罢了,还随便动别人家的东西,学校里的老师怎么教的?我怎么说的?”

父亲胡乱找了根竹条,照着我的后背就是几鞭,完了还带着我去老周家,让我赔礼道歉。老周的耳朵不好,父亲的话便说得很大声:“老师,我家娃娃不懂事,已经打了一顿,以后他们做错了事情,你该打就打!”

老周是父亲的老师?这是怎么回事?

老周慈祥地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不打紧,娃娃嘴巴干,喝两口水有什么稀奇?倒是你,打坏了娃娃怎么办?”

父亲瞥见水缸里的水不多,便挑起一旁的水桶,迅速地走了出去,不一会儿便挑了满满的一担水回来。老周也不说什么,只是和蔼地笑着。末了,父亲带我回家时,我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向父亲询问老周的事情,父亲和我说了很多很多,那时我才知道,这个耳朵不好的老人,有着那么多的故事。

老周是个党员,当过兵,打过仗,走过祖国的大江南北,他的耳朵就是被炮弹震聋的。退伍回到村子之后,见到父亲这一群小孩子没有书读,村子里又没有一个教书先生,他便靠着在部队扫盲班里学到的知识,当起了村里唯一的老师。

那时,老周也不懂多少字,但他肯学,托战友捎来了很多书,一边学习,一边教,这一教就是三十年。后来村里建起了小学,他早期教的学生也已长大,加上他的耳朵实在听不见了,才从讲台上退了下来。可以说,父亲这一辈人,全都是他的学生。

老周膝下无子无女,但逢年过节,他家里总是少不了拜年的礼物,而那个水壶,就是他最珍惜的宝贝。父亲说,那个水壶不是用来装水的,是用来装故事的。

老周年轻时,除了教书,还会在周末去巡视林场,他说那是国家的财产,不能有一点意外。每次一去就是一天,他只带水壶干粮,义务巡林。时间一长,原来的水壶不知不觉被磕破了。学生们瞒着他,悄悄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水壶。怕老周不肯接受,大家还故意把新水壶磨旧,然后替换了那个破掉的水壶。

可是,精明的老周很快就发现了,他没有说什么,依旧教书巡林。

随着老周一天天老去,他已经没有足够的体力去翻山越岭,那个“新水壶”也慢慢地变得更旧更破,但他一直留着,不肯丢,也不肯换。也许在他心里,那个水壶,是他身为一个老党员的骄傲,他把青春献给了最爱的祖国,用余生浇灌了祖国的花朵。现在想来,那个小小的水壶,就是他后半生心血的最好见证,也是学生们对他最好的认可。

(作者系重庆外语外事学院学生)

责任编辑:许幼飞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