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党建>作风建设>反腐倡廉> 详细内容

他们为何在贪腐歪风中误入迷途

文章来源:七一网/《中国纪检监察》《党员文摘》 作者:沈叶 林森 周美宏 发布时间:2021-06-29 15:11:09 字体:

离开校园走上工作岗位后,年轻人对社会的第一印象往往来自所处的工作环境,日后的言行也会深受影响。现实中,大多数年轻干部都能坚守底线,但也有少数人迷失自我、随波逐流。面对不良环境的侵染,年轻干部应该如何自处?本文讲述了两个年轻干部违纪违法的心路历程,以期更多年轻人从中吸取教训,把握正确的人生方向。

起初无奈 后续跟风 步步沉沦

——浙江省温州市洞头区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原副所长、区食品药品检验检测中心原副主任黄华国

2018年4月27日,黄华国被洞头区监委带走调查,后因贪污公款锒铛入狱。时至今日,很多人仍想不明白:看起来这么老实、优秀的一个年轻人,怎么会干出违法犯罪的事?

2013年4月,黄华国作为食品化验的学科带头人,被引进到浙江省温州市洞头县(现洞头区)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工作。

当时,洞头县质检所人手不多,员工年龄结构老化,专业技术人员更是紧缺。黄华国很快凭借自己的踏实肯干和之前积累的工作经验,成长为业务骨干。

“你交代他什么事,他都做得挺好,执行能力挺强的。”时任所长吴某某毫不掩饰对黄华国的欣赏,并以培养、锻炼的名义,事事把他带在身边。

2015年之前,洞头县质检所属于差额拨款事业单位,需要有业务创收来弥补所里的收入,以支付人员工资和其他费用,其中一块比较大的业务就来自全省各地的液化气抽样和检测。吴某某看黄华国脾气好、能吃苦,就经常带着他去全省各地出差。

“我们出差很辛苦,伙食补贴自己拿回去就好了,吃饭喝酒的钱就自己虚造点再报呗。”第一次出差回来,当黄华国请示自己垫付的餐费应该怎么报账时,吴某某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黄华国的内心翻腾起来。

“我第一次知道,这事还能这么干。”尽管黄华国心里并不认可,但犹豫再三后,拒绝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既然领导说可以,那就可以吧。”

有一就有二。渐渐地,黄华国对这样的违纪行为习以为常,底线意识逐渐模糊。

办案人员后来查明,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黄华国在“前辈”的“指引”下,多次通过虚增出差次数,虚开、虚报发票等方式套取单位资金,用于冲抵吃喝费用及接待费超支部分,共计7300余元。

在单位领导委以重任下,黄华国不仅担任产品质量检验负责人,而且也参与单位仪器设备采购。

眼看黄华国手握产品质量检验检测和仪器设备采购的话语权,一些别有用心的管理服务对象和供应商很快围了上来。

2016年底,在为温州某食品公司检测虾皮原料样品过程中,该公司老板叶某某为了尽快获得样品检测结果,送给黄华国若干水产品。此时的黄华国心想“这也不是特别贵重的东西,应当不碍事的”,稍微推脱一下就收下了。

“他属于比较典型的技术型干部,书生气比较重,涉世不深,对社会的阴暗面也了解不多,不知道收了人家的东西以后,其实就被利益捆绑了,对自己身处容易被‘围猎’的位置没有足够的警惕。”办案人员分析。

短短三年多时间,黄华国便升任洞头质检所副所长。

2017年7月,洞头质检所为通过省里的食品资源整合验收,需要采购一批仪器设备,由黄华国全权负责询价、参数设置、标书方案制作等事宜。这是所里第一次大金额的采购——财政总预算398万元左右。

“政府招投标肯定是要货比三家的,但我当时没有严格的招投标概念,从一开始就向各家公司透露了这个采购项目的财政预算。”黄华国说,在对比了几家仪器设备代理商后,他对温州某器材有限公司的报价方案较为满意,遂约该公司销售经理林某某面谈。这个林某某过去一年经常到洞头质检所推销产品,黄华国跟他已相熟。

一个周日上午,林某某如约来到黄华国办公室。会面中,黄华国发现该公司的方案总报价大概是370万元左右。“有没有更好的设备?”黄华国问。林某某摇摇头:“设备没有更好的了,不过价格还可以调整……”林某某不再说话,只是拿起笔在原来的报价单上添加了几笔金额,所上调的价格一共是28万元,与预算差价刚好一样。黄华国立马明白了,林某某是在暗示自己可以采取虚增设备仪器报价的方式将差额公款套出来。

这一次,黄华国依然选择自我催眠来为自己辩解:“我在单位工作那么卖力、那么负责,既然他可以虚报价格,那这钱我就心安理得地拿过来了。”随后,作为业主专家代表,黄华国参与招标现场评分,为林某某公司顺利中标提供帮助。林某某也兑现承诺,于2017年12月和2018年2月,分两次将28万元交给了他。

“人们常把‘老实本分’连在一起说,其实‘老实’和‘本分’并不完全等同,有些人感觉很老实,那是因为没有经历过诱惑,有些人知道有诱惑、有风险却能坚守纪律,才是真的本分。黄华国的案例提醒我们,一旦失去监督和约束,老实人也会干坏事。”办案人员说。


从随波逐流到放任自我

——四川省广安鑫鸿文化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宋小林

1982年出生的宋小林,2011年通过事业单位公招考试后,来到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村镇建设服务中心工作。

2013年,广安市成立前锋区,内心充满干事创业激情的宋小林感到,自己丰富的工程建设经验将有施展之处,便主动申请加入新区建设队伍。经过统一调配,宋小林顺利成为前锋区住建局城建股的一名干事。

刚到前锋区住建局没多久,单位负责的一个项目即将完工,宋小林和其他同事来到施工现场准备验收。临结束时,施工方老板悄悄递给宋小林一个红包,他打开一看,里面装着500元现金。正准备拒绝时,宋小林发现,同来的验收人员都非常自然地收下了红包。

“正是这500元的甜头,在我的思想防线上撬开了第一道缝隙,成为我思想变质、一步步走向腐败的开始。”宋小林说。

此后几年间,宋小林怀着“大家都收,我也跟着收”的念头,凡是参与工程验收,对老板主动送上的礼金都来者不拒,从几百元到几千元,前后有十余次之多。

虽然贪恋小财,但宋小林在工作上还是认真的,确保自己验收的每一个工程质量过关。宋小林丰富的施工管理经验和出色的工作能力获得了领导和同事的一致好评,并因此被提拔为前锋区园林管理所所长,挂任前锋区属国企相关负责人,先后担任四川海特尔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和广安鑫鸿文化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主持前锋区部分园林绿化工程项目的经营管理工作。

不过,在一笔笔“红包”的侵染中,宋小林的心态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除了验收时的红包,宋小林开始期待通过工程项目从老板那里获得更多好处。他会在给自己送红包的老板之间进行比较,对于出手大方的人,他会主动提醒他们关注网上的招标信息,背后的想法是:如果对方中标,可能会给予自己感谢费。

不出所料,2015年,某建筑公司负责人周某接到宋小林的通知后,如愿中标,在次年春节送给宋小林7万元。这7万元感谢费让宋小林看到了与老板积极联络的“益处”,也进一步放大了他对金钱的欲望。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实际上,这是周某看中宋小林的能力和前途,为了未来能承揽更多项目而进行的感情投资。特别是升任国企“一把手”后,宋小林在工程项目上有了更大的决策权,他不仅积极帮助包括周某在内的熟人老板承揽绿化工程项目,而且多次利用手中的权力取消一些项目的公开挂网招标,在未经询价的情况下,只私下邀请几家和他有利益往来的公司参与竞标采购,个别时候甚至直接指定公司向自己所在的鑫鸿文旅供给苗木物资,或以内定价格提供劳务等。

就这样,在担任国有企业管理人员的三年多时间里,宋小林通过在项目工程承建、绿化物资采购、劳务项目承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累计收受现金23.6万元。

2020年9月,因涉嫌受贿犯罪,38岁的宋小林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受到法律的严惩。

责任编辑:李微希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