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烟火江津之古镇烟火•塘河⑤滚子坪上月正润|黄海子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黄海子 发布时间:2021-07-15 15:19:17 字体:

这不似白日里阳光照着的滚子坪,能看清楚望不到边,像珠子般串联着的一个个山头,以及山头山沟里被鸟声叫得葱郁的树木,被知了鸣唱得低着头的楠竹那般,在一片葱郁里,偌大的滚子坪显得清朗又干净。连被风吹乱了的空气,都像山脚淙淙的溪水般,透明而且纯粹。

这是滚子坪有月的夜晚,高处的月光在清风里,被风一阵一阵像撒网般铺撒在黢黑的树巅上,树巅在风里轻慢地摇摆,月光在摇摆里如大海中轻缓摇动的浪,在风的吹动下缓慢无声地起伏。

我坐在和我要好的村民家的院坝里,院坝以外是一大片平整的庄稼地,月色无声地浸润着我的身体。远处从岩口吹上来的风贴着铺在地上的月光漫过来,里面夹杂着竹鸡、野蛙、昆虫还有溪流叮咚的声音。滚子坪就像一个巨大的摆放着五线谱的架子,月光是架子上摊开的曲谱,一股股轻柔的风就像月光上的五线谱,而竹鸡、野蛙、昆虫、叮咚的溪流声,是一个个被弹奏响了的音符。

和我要好的村民忙完他的事,也端了根木凳来我身边陪我。他说:“这个夏夜,这山上的清凉爽快,比你们城里静心吧?”他似在询问,又像是在肯定。“你看这天上的月,还有那些稀疏的星宿,被这滚子坪烘托着,山上自然就会被凉风滋润着,这一弯的楠竹、凤竹、茨竹、水竹在风里的沙沙声,听着就让人安静。那一岭一岭的杉树、松木、花楸、木姜树在风里起的涛声,会让心都大起来,能容下整个的天。”他见我没搭他的话,接着又说:“夏天有空就来山里住上一阵子,像那些年那样。我这新修的房子,给你一间住就是。”他的声音很小,在月色里散了一地,又被一阵风吹开,只剩了一地的月光在院坝里清亮。

我接过他的话:“是啊,每年来塘河的滚子坪,都会给我一个不一样的印象。就像你一样,这些年,日子一天比一天过得好,心事都不一样,话语也不一样了,以前写在脸上的沧桑都被现在的小日子滋润得干干净净的,只留了一脸的甜笑。”末了,我感叹:“我极其羡慕你这神仙一般的日子啊。”他递给我一支烟,然后准备点自己手里的那支,我赶紧打断他:“我们还是不抽吧,免得烟雾把这月色弄杂了,这地儿就多了一副俗气。”

他笑笑,把烟夹在指头间回我话:“说归说,这些年,政策真心好,只要勤快肯干,日子就巴巴地往好处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还真的就是这么回事。你看这以前一直穷惯了的滚子坪,现在哪家哪户不是修了小洋楼,哪家手头没得几个闲钱,以前喂鸡喂鸭喂猪,自己从来都舍不得吃,都是拿去塘河的集市上卖了补贴家用,而现在哪家哪户的饭桌上,有哪一日不见荤菜?”我刚要搭话,他又说:“人不穷了,心情和眼光就不一样了,看啥子都觉得好看,比如这天上的月和这一地的月光,水灵灵的,看着就让人清净。这月光被这山风轻轻地糅合着,撒在这滚子坪中,使这滚子坪隐隐藏藏的,像不像电视里演的仙境?”

几声狗吠遥远地传过来,接着是一道手电筒光把满天的月色割开了一个口子。月光在手电筒光的摇晃里,被割开又合拢。

村民看着光说:“是杨三去望他种在地里的西瓜了,这些年山上的野动物也多起来了,多年不见的黄羊、刺猪、獐子、獾等都回来山里落脚筑窝了,白天走路不经意间,可能你就会跟一只獾狭路相逢。这獾和刺猪特别喜欢在夜里去西瓜地里偷西瓜,要是没有人看着,一晚上几亩地的西瓜可以被它们糟蹋干净。”我刚想搭话,他又没给我机会,“滚子坪的西瓜可是好东西哦,吃起来像吃白糖一般,杨三一年光凭这一季西瓜,日子就过得富富足足的。明天我去杨三那里抱两个回来你尝尝。”

不知为什么,看着这浸润着大山的月色,我突然想起了鲁迅先生那篇《闰土》,只是这月下的看瓜人换了主角,也换了人间。


责任编辑:曾媛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