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身边的共产党员征文展播>高等院校> 详细内容

身边的共产党员 | 我的舅舅林益民:红心向党,大爱为医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李若琳 发布时间:2021-07-16 11:45:36 字体:

舅舅是一名心胸外科医生,他一直很忙。忙着看病人、做手术,忙着提高技术,学习新知识。在家里,他也忙着帮外婆从外公手里抢夺电视换台权,忙着用心胸外科手术视频吓唬我们。

舅舅从小就偏科得厉害,英语成绩是数学成绩的零头,但突然有段时间,舅舅一直在利用空闲时间学英语,详细询问后才知道,当时国家卫计委正在招募第13批援博茨瓦纳中国医疗队,而要成为医疗队的一员,需要通过包括英语在内的培训和考核。

▲舅舅(右)

表妹舍不得舅舅离开,还曾对舅舅说:“爸爸,你英语这么差,一定考不过吧。”舅舅笑着回答:“爸爸怎么会考不过呢,一定可以过的。”作为家人,我们不想让舅舅去异国他乡,远离家人朋友,去往与埃博拉病毒、艾滋病毒近在咫尺的地方,但舅舅认为,“国家需要,我就义不容辞”。因为,他是一名父亲,一个儿子,也是一名医生,更是一名共产党员。

舅舅去了博茨瓦纳后,周末会尽量抽空跟我们视频通话,但经常在视频里出现一两分钟后,又去忙其他事情,或者只是报个平安,便匆匆挂了电话。舅舅是那批援博茨瓦纳中国医疗队里唯一一位心胸外科医生,除了参与科室的查房、手术、会诊及门急诊等日常工作外,还每天值班,随时待命,根本没有休息日。此外,舅舅还利用国内捐赠的双腔气管插管和队友一起开展了艾滋病病人肺脓肿肺叶切除术以及肺癌根治术,减少了部分原本需要转诊南非手术的病人,为博茨瓦纳政府节约了开支。

援非的3年时间里,舅舅只在第一年春节休过几天假,后来表妹高考,外婆罹患结肠癌,舅舅都不在国内。舅舅虽然忧心,但他知道,博茨瓦纳身患重病的人们更需要他,作为医疗队里唯一一位心胸外科医生,他的队友也需要他。

博茨瓦纳的工作结束后,舅舅立刻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岗位,继续忙碌着。

一天凌晨3点,舅舅在睡梦中接到了电话,便匆匆在睡衣外披了个外套出门了。后来才知道,当时急诊科接到一名心脏被刀刺伤的病人。经过4个小时的紧张抢救,舅舅成功将已被刺透的心脏及肠管修复,挽救了病人的生命。手术结束后天已亮,舅舅在办公室睡了一会后,又继续开始白天的工作。

有一次,舅舅骑电动车去看望手术后的病人,路上不慎摔断了左脚第四跖骨,但他仍坚持看完病人。第二天还单腿跪着上手术台做手术,没有对病人的治疗造成一点拖延。

舅舅从来不抱怨,哪怕工作再忙,强度再大,你看到他时,也只能得到如同阳光般温暖的笑容。上面这两件事,我们也直到他被评为2016年第一季度四星级漳州市“敬业奉献”之星时,才通过新闻报道知道。

▲援非时的舅舅(右)

想起有一年夏天,我发现舅舅小腿上有许多凸起,问舅舅那是什么,舅舅说:“这是静脉曲张,因为做手术站久了导致的。”那些凸起如同长条虫一般,密密麻麻,但舅舅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在我心中,舅舅是个伟大的人。可舅舅觉得,自己只是个普通人,只是一位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普通医生,一位普通的共产党员。

(作者单位:重庆市西南大学心理学部)


责任编辑:龙宣辰 刘丹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