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烟火江津之古镇烟火•塘河⑦炊烟暖暖九龙滩|黄海子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黄海子 发布时间:2021-07-23 11:13:09 字体:

“翻过这个坡坡儿/再拐几个弯弯儿/就看到了那个沟沟儿/我在沟沟里玩耍哟/还是我小的时候/我看那个老头哟/背上背着背篼儿/手里牵着娃儿哟/在大沟儿头/大沟儿头的炊烟哦/一年飘到头。”翻过最后一个山头的时候,我不自觉地哼起了这首歌。

一边哼,一边就把九龙滩从记忆里摆到了眼前——         

再过几个弯弯儿,一棵巨大的树将首先映入眼帘,那棵树突兀地立在一个山包上,像一只巨大的伞。山包的下面,有两条山溪相对着流。九龙滩的起点就在这两条山溪交汇的地方。

很早以前,山民在山溪交汇的地方用山石修了堤坝,将两条溪沟的水汇在一起,形成了一条不宽的河。河水翻过堤坝,再流出两丈多远的地方,就是一个突然断裂而成的悬崖,悬崖有十多丈高,从上往下看,人会突然有种眩晕的感觉。断裂的岩口很整齐,但在岩口两米以下的位置,却突然凹了进去,从远处看,就像一条龙张着的巨口,岩上两个隔着流水的土包长出的两垄竹子,便是“龙角”了。

流水在岩口处。因为岩口的平整,铺开的流水就像是平撒下去一般,形成了如一颗颗珍珠串起来的帘,这帘有十多丈高,从岩口一直垂挂到地面。从帘开始,就是九龙滩的源头。那帘似有人一直在掀动,总是轻慢地晃动。如果天气好,水流足,那既宽又高的珠帘,在阳光的照耀下,会散发出七彩的光芒,仿佛是张大的龙口在吞吐云彩。

九龙滩其实是在两座高山间形成的一条狭长的山溪,流经的山溪水流不急,山溪上因有九个断裂层,而且每一个断裂层都像九龙滩滩头的地貌一样,有一条龙张着巨口,而每一个张着的龙口都会在好的天气吞吐云彩,因而得名。

从九龙滩头两边沿陡峻崎岖又逼仄的山道往下,就到了第一个张着巨口的龙头下方。到了崖底,回头仰望,张着巨大的嘴的龙头上,两只龙角间挂着的巨大珠帘,投影着溪流两岸的风光,那风光在珠帘的轻摆里,影影绰绰的,恍若一幅巨大的水墨。而不时穿梭在珠帘间的岩燕,它们叽叽的叫声,被珠帘的叮咚声打碎在一层霞光里,岩燕像披金戴彩的精灵,一下窜进了深蓝色的天,一下又窜进了珠帘里。

从滩头溪边的小径往下,漫山的丛林下面,野花像夜里的星子,闪烁出不同的光彩。鸟躲在暗处,时不时鸣出溪水般清澈透明的叫声,一下就洗去了你身上的尘埃,让你瞬间就感到自己空了、净了。仿佛自己就是被这山水浸润着的一只鸟,一朵野花,或者一株修竹……再往下,当耳朵能听到稀稀疏疏如珠子碰撞般的声音时,离第二个龙口就近了。

第二个龙口的景致与第一个龙口相似,只是小了很多。因为小,没有岩燕升腾的空间,因此这里也就没有岩燕。从头上斑驳下来的阳光,照到水的珠帘上,在水的流动里,斑驳的阳光被晃动的珠子打碎,散发出七彩的光。而龙口附近,总有三两只颜色不一的鸟雀在裸露出水面的石头上嬉闹,清澈的水底还能看见游鱼在不慌不忙地觅食、嬉戏。朝溪流的方向望去,头上遮住天空的树枝逐渐消失,然后开阔起来,遮天蔽日的树枝尽头,可以看见云朵挂在远处的树枝上,轻轻盈盈的模样。因为从第二个龙口开始,因为它们的“小”,所以当地人都把第一个龙头称为龙父,剩下的八个则都是龙父的儿子。

沿第二个龙口迤逦而下,路逐渐变得宽了。到了第三个龙口的时候,天空也变得开阔清明,白云底下有鹰在慢悠悠地飘。而沿溪流而上的风里,夹杂着野花、树木、青草、泥土的味,被溪流两边的水竹发出的沙沙声,搅弄得混七杂八的,像山里人家将野菌、竹笋、山鸡炖的一锅汤,在柴火的锅里,噼里啪啦地冒着馋人的香。

第三个龙口一过,路就越来越好走,到了第四个龙口的时候,转过一个弯,溪水两边就出现了水田以及庄稼正在生长的土地。因为山里气候的原因,水田还没有插上秧苗。因此每一块水田都像是一面镜子,随着人的走动,你会看见两边的山不时在镜子里整理一下容貌,云也会在镜子里逗留一下身姿。

听着淙淙的溪水声再慢慢往前走,会出现一个开阔的地势,一棵大得有些让你吃惊的松树豁然摆在你面前,那棵松树不但大,而且奇。一根偌大的主干上方分出两根大小长短相当的主干,仿佛伸进云朵里。而那两根主干的枝丫则在云里拥抱着。

离松树不远的地方,有一户人家冒着炊烟,坐落在山岩的下面,安安静静的,只有炊烟在微风里飘摇扩散。房屋旁边的山路上,一个老人背着背篼,手里牵着个娃娃,另一只手搭在额前做凉棚状,朝着九龙滩水的来路张望。

来到这户人家的院坝里,望着院坝前不远处,最后几张龙口依次张开在断层的地方,而溪里的水轻缓地流淌着,每一个龙口的珠帘都发出窸窸窣窣的珠子碰撞声。天空飘着的鹰偶尔的一声嘶鸣,打破了地下这家人的院坝里,母鸡带着小鸡的安宁,地上有了短暂的惊恐与慌乱。

主人盛情地泡好山里特有的毛茶来招待素不相识的、站在院坝边欣赏九龙滩尾风景的你。他会向你打听你来自何处,如果刚好是他耳熟能详的地方,他会问你,你们离某处远不。问完了,会自动地答一句,我儿子在那里打工。或者会答,我女儿也在你们那个地方,那是个好地方。刚才牵着的那个小孩则在远处打量着你的陌生,主人介绍说:“喏,这是我外孙,他爸妈送来山里和我亲近。”

此时离开饭还有段时间,你会好奇房屋上的那股炊烟为什么一直在飘。你的眼神瞒不过房屋的主人,不管你问不问,他都会说:“这一弯下来,就我一家子,祖上立下规矩,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离乡背井,我这股不息的烟火,是为了暖这一段山水,也给归家的,或者出门的孩子一个音讯。”

回程途中,我转过弯刚要到九龙滩头的时候,一只獾带着一群小獾正在穿过公路,它们仿佛见过“大世面”般,并不怕汽车,不慌不乱地按着自己的节奏走。我赶紧将车停下来,看着这群獾通过公路,我也从沉冥中回到现实。獾通过公路后,我慢慢地将车往前开,嘴里再次哼起了:“再拐几个弯弯儿/我就变成了老头儿/走路要拄棒棒儿/再拐几个弯弯儿/我就剩下一口气儿/屋后那个炊烟儿/也会随风飘去/再拐几个弯弯儿/你将要去哪儿/再拐几个弯弯儿/我将在哪儿……”


责任编辑:曾媛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