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山梦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谭德成 发布时间:2021-07-26 15:44:47 字体:

夏季的雨说来就来,哗啦哗啦盖过了城市的喧嚣。我们从大学城出发,冒雨进山,弯弯曲曲的彩色油路不断向大山深处延展。雨打车窗,沟渠水漫,缠绕在半山腰的云雾像画卷一样徐徐地展开,宛若梦一样翩跹。  

大雨还在继续,在本来很安静的山里显得格外清脆响亮,像一首愉悦欢畅的奏鸣曲。我们一行人歇停在一个斑竹林老院子里,说是老院子,其实也不是一个老院子,也许早年也是老院子,眼前它就是一个火柴盒式的箱房,望上去有三层楼高。临时搭建的棚架十分宽敝,陈列着数以百计的土陶毛坯品,等待进窑柴烧。

这里的主人是一位叫金川的画家, 他刚从雨林里回来,个头儿不显眼,形体精瘦,一见就是一个停不下脚步的有天赋的艺术才子。他来自川美校园,在这里风餐露宿创建暂名为“竹里”的工作室,已有好几年了。脚上的泥土,手上的茧痕,脸上的沧桑,过早地刻上了成熟的年华,流淌着爬涉艺术的艰难时光!我们面对面坐下来,听他讲他逐梦的故事。

他是从大巴山沟壑里走出来的孩子,生于1975年。聊起老家,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他说,父亲母亲还在那里,开州、城囗和宣汉三地犬牙交错的地方,只上过小学的父亲当时开明,砸锅卖铁送他上学。那时起,他就有一个梦,全心读书,到山外看世界。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他终于考上了全家人乃至这座山里的人梦中的最高学府——开县师范学校。

世世代代都生活在农村,而他依靠自己的努力跳出了农门,还喜欢上了画画,痴迷到一发而不可收。毕业那天,当着大家的面说了句发自肺腑的话——愿把专业和爱好带回山里去,因为那儿是最需要他的地方!

是啊!他对当时的青春选择至今不后悔。在开启人生旅途的第一站,让他走进了一个一个的梦里……

就这样,他在离家百里之外的雪宝山下的百里林药职业中学扎了下来。天天在一个群山围抱着的河谷里随日月循环光阴,除担任普通课程教学外,更加刻苦地研习绘画艺术,校里校外白天黑夜都有他穿梭的身影。

没想到, 当教学工作正有起色的时候,他却来了个急转弯儿,不顾父母的反对,作出常人不可理解的“叛逆”决定——备战高考,报考四川美术学院,走出大巴山。

聊到这个,他有些激动。他说,当他拿到川美入学通知书后,反而压力山大了。因为要辞去手里这份工作,喜悦,困惑,甚至是焦虑,交织在一起。仰望苍天,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破釜沉舟。由于时间等不起,于是走了一个通宵的山路赶回学校办理辞退手续。因为当时的客车一天只有一趟,城里开往区公所住地,下车后到学校还有几十公里的路程全靠步行。现在坐车行走这条路,心头仍然很紧张。那山势险峻,气候变化无常,时不时还有飞石砸断山路。现在回想起来,他仍心有余悸,有些后怕!

当我们话题回到他现在的工作环境时,他径直把我们带到版画工作间。创作、制板、生产集一起的流程有序展示出来,装祯下线的作品挂满一墙。有细心的同行人发现,作品全是他自己的足痕。正如有名家修成的那样一种境界,画山不是山,画的是山居和乡愁;画水不是水,画的是人性的暖流。

站在他工作间的阳光棚里,更是喜出望外。雨停下来了,青川,松山,竹海,苍翠欲滴;蝉声,蛙鼓,鹤鸣,风清人爽。我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看见了窑棚竖立起的柴窑烧陶炉,正在焕发古老的技艺!

走进初期陶艺成品的展室,我们眼前一亮,触摸到了回归自然的火与土,还有柴烧陶艺作品“自然无饰、不形而型”的一种美,他的作品已经插上翅膀飞出大山……金川的山梦,就这样在泥与火的艺术中不断升华!

夜幕落下了,万籁俱寂的山丛里一束光在夜空里闪耀。这束光,正如金川心中的那一道光芒,温暖又坚定,精彩又闪亮。

责任编辑:全丽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