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国故事100部>隐蔽战线的传奇故事> 详细内容

“潜伏者”吴石:“红色密使”的“家国密码”

文章来源:七一网/《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邹声文 许雪毅 刘少卿 发布时间:2021-08-20 12:33:03 字体:

曾经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虽不曾亲自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却隐蔽身份潜入敌人的“心脏”,用非凡的勇气和智慧,为党的事业、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解放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吴石

周恩来总理逝世前留下嘱托:不要忘记吴石他们……

“吴石”是谁?他是国民党高级将领,却从国民党心脏送出大量秘密核心情报,加速了解放全中国的进程。

他从未加入中国共产党,却甘为共产党工作,为了解放台湾而入岛潜伏,不幸暴露,1950年被国民党杀害于台北马场町。

吴石,这位中共隐蔽战线上的传奇英雄,身上有着太多故事。他为什么愿意为共产党工作?他有着怎样惊心动魄的“谍战”经历?他怎么从大陆接受绝密使命到台湾,又是怎样献出生命的?

真实的“谍战”

1949年3月,上海愚园路俭德坊2号,中共地下党员何康的寓所。国防部史政局中将局长吴石依约前来,带着一份绝密情报。

何康惊讶地发现,这是国民党军队的长江江防兵力部署图,图上标明的部队番号竟细致到团。

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向长江北岸挺进,通向国民党统治中心南京的道路已经打开,但敌我斗争十分复杂。吴石提供的这份情报让解放军确定了渡江主攻方位,对渡江作战很有帮助,为解放战争战事的加速结束作出了特殊贡献。

从1949年初开始,吴石经常乘火车往返于上海和南京之间。这两地是特务遍布的“虎穴”。两地间火车七八个小时的路程,吴石不知道跑了多少回。他大多乘晚上8点或9点的列车从南京出发,于次日凌晨三四点抵达上海,有时亲自递送情报到俭德坊,有时包好情报,派亲信副官递交。

1948年9月,在吴石的帮助下,中共秘密党员吴仲禧深入敌营,顺利获得后来被确认是“淮海战役前解放军获得的最早又比较全面关于徐州一带敌情的情报”

第二年,吴石出任福州绥靖公署副主任。他利用这一特殊身份,通过化名吴寿康的中共中央情报部福建情报小组负责人谢筱迺之手,向中共提供了包括国民党在福建及台湾的军力部署等在内的诸多重要情报。

中共中央对吴石提供的情报极为重视。据谢筱迺回忆,他曾按照中央领导指示与吴石核对国民党部队一个番号。吴石问:“周恩来先生看得到吗?”看到谢筱迺点头后,吴石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在上海、福州、广州、香港,吴石一次次冒着生命危险,把国民党《长江江防兵力部署图》《全国军备部署图》《京沪杭军事部署》《京沪杭失陷后的全国作战部署》等核心情报及时送给中共地下组织,为南京、上海、福州等重要城市的解放作出了特殊贡献。

解放军横渡长江

“潜伏者”的追求

1894年,吴石出生在一个寒儒之家。18岁时,吴石参加福建辛亥北伐学生军。21岁时,他以第一名的成绩,从湖北武昌第二预备军官学校毕业。23岁时,他以同期第一名的成绩,从河北保定军官学校毕业。37岁时,他考入日本陆军大学,在校成绩优异,因为“能文能武、能诗能词、能书能画”,被誉为“十二能人”。

1934年从日本回国后,吴石任职于国民革命军参谋本部。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全国掀起抗日救亡运动浪潮。武汉会战期间,吴石等将领及军事专家负责拟定“包围武汉作战计划”。作为公认的“日本通”,吴石在幕后做着出色的情报工作,很快被提拔。吴石43岁晋阶陆军少将,48岁晋阶陆军中将。

抗日战争中,吴石曾参与策划指导长沙、湘桂、桂南、昆仑关、桂柳等重大会战。1945年,吴石因为在抗战中的贡献获表彰。

人们不禁要问,这样一个才华横溢、身居要职的国民党将领,为什么会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潜伏者”?他是何时开始为中共工作的?

吴石被捕后,为保护其他同志,伪称自己1949年春才开始为共产党工作。事实上,吴石1947年就开始为中共工作而他同中共高层的接触交往,早在1937年就开始了。

国共合作抗战期间,吴石对中共有一些了解。他在武汉珞珈山听过周恩来的演讲,与叶剑英等人有交往。他还研读过毛泽东的《论持久战》,认为很了不起。

而真正促使吴石转变的,是他对国民党的彻底失望。桂柳战役失利,身处第一线的吴石对“前方吃紧、后方紧吃”的局面深恶痛绝。抗战胜利后,他目睹“五子登科”式的“劫收”(指国民党热衷金子、房子、票子、车子、女子),物价飞涨、民不聊生的情景,特别是蒋介石违背广大民众和平建国的意愿,悍然发动内战,感到非常失望和苦恼,多次发出“国民党不亡是无天理”的喟叹。

吴石政治倾向发生变化深受与他成为“生死之交”的何遂的影响。何遂与吴石是福州老乡,比吴石大六岁,虽然自己不是中共党员,但其儿子何康及其他二子一女一媳都是中共地下党员。

在何遂的影响下,吴石渐渐转向中国共产党。1947年,中共中央上海局开始联络与争取吴石。当年4月,吴石与共产党“确立了某种联系”。之后,何康开始与吴石单线联系。

海峡有回响

1950年6月10日,台北马场町,两声枪响,吴石倒在血泊中,时年57岁。

当时,他的公开身份是国民党陆军中将、参谋次长,是国民党政权垮台、偏安台湾后被屠杀的第一位国民党高级将领。

1949年8月16日,福州解放前一天,吴石在清晨乘坐飞机,从福州飞往台湾,从此再未归来。

抵达台湾后,吴石升任参谋次长,继续向中共提供台湾的重要情报。每周六下午4点,化身来台看望外孙的“陈太太”——中共华东局特派员朱枫会前往位于台北市青田街的吴公馆,将吴石准备好的情报取回,再经由秘密渠道从香港传到内地。

这条情报链一直安然无恙。不料,1949年底开始,中共台湾省工委遭国民党保密局严重破坏,波及中共各级党员干部600余人、群众近100人。吴石等人受牵连先后被捕入狱。

吴石在狱中遭受反复的酷刑审讯,哪怕一只眼睛失明,但他始终坚贞不屈。国民党当局称“对吴石的侦讯是最困难的事”。

吴石赴台后,因海峡阻隔,他与中共的联系已经中断,完全可以安心做他的参谋次长,享受荣华富贵。但他却选择继续战斗。在当时岛内白色恐怖中,他冒着极大的风险,两度只身赴香港,寻找党组织,与中共在港情报机构建立起联系。回台后,他组织情报网,为解放台湾、实现祖国统一殚精竭虑,直至牺牲。

临刑前,吴石将军从容留下遗诗,最后两句是“凭将一掬丹心在,泉下差堪对我翁”。

责任编辑:池莲莲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