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共产党员|一张泛黄的老照片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赵瑜 发布时间:2021-08-30 14:14:58 字体:

家里的相册里,保存有一张泛黄的老照片。照片上是我的父亲,照于20世纪80年代初的四川阿坝州壤塘县。

山坡上白雪覆盖,父亲正值盛年,衣着单薄,叉着腰,望着远方,眼里对未来充满着无限憧憬。这是我家经典的老照片之一,每每阖家团圆翻看相册,这张照片都会被提起。

我幼时,父母在遥远的川西北高原壤塘县工作,我被寄放在重庆铜元局的外婆家。两地的距离是用三天汽车和一晚火车来丈量的,父母一两年回渝一次,联络方式就是写信。

父亲信上说:川西北的风景很美丽,有五颜六色的“海子”,有漫山遍野的果子,到处都像画一样;杜柯河慈母般的乳汁,哺育了高原的牦牛,滋养了苍茫的森林。在10月以后,河面就开始坚冰覆盖,对面的原始森林闪着银光,冰最结实的时候,父亲和妈妈就搀扶着走过河面去捡森林里的木柴,一冬都可取暖;买来3角5分钱一斤的牦牛肉,揉上红椒、味精、粗盐,风干在帐篷外面,制成香喷喷的牦牛肉干;川西北下过六月雪,县城的海拔就有3000多米,日照强烈,一不小心就给晒黑,但温差也大,所以那里的姑娘裙子里都得套上长裤;基本不出产蔬菜,成都运过去的鲜菜一抢而空,但是小金的苹果、金川的雪梨纯甜多汁,好吃得不得了……

每次,都随信寄来照片,其中就有这张。妈妈说,雪景看上去很美,其实深可没膝。壤塘年平均气温不到6℃,父亲冬天也骑着一辆破自行车下乡搞宣传,摔倒是常有的事,还在条件简陋的藏民碉楼里草草住下,嘴皮冻得发乌。《阿坝报》《四川日报》上大版大版写的宣传报道,都是爸爸用青春换来的。

爸爸这一生,作为党的一个宣传干部,可谓鞠躬尽瘁:1969年,他和妈妈从四川师范大学毕业,双双申请去川西北高原建设藏区。本是数学系,安排他在县委宣传组工作,他立马投入新的学习与工作。20世纪70年代初,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勤奋努力地写作,在党报发表的宣传报道上千篇,写作的壤塘民风民俗10多万字;在寒气深重的高原碉楼里和衣席地而睡引发的疾患,让他40来岁就得了严重的风湿心脏病,但他仍坚守宣传工作岗位。晚年,这陈疾导致他心力衰竭,2018年1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悠悠30余载岁月,我和弟弟长大了,也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重看这张老照片,我们在怀念的同时,更多了激动和领悟。今日壤塘“悬天净土·壤巴拉”文化已被世人所知,当年条件艰苦的土地变得富饶,有许多和父亲一样的共产党员,勇于拼搏、乐于奉献,带领群众一起奔向小康。而我和弟弟,已深刻地理解到当时的父母——一对立志报效祖国的热血青年,在艰苦条件下走过了自己最闪亮的黄金岁月,他们没有怨言、没有后悔,而是以一种乐观豁达的胸怀来给他们的孩子上着人生课。

我的父亲,赵富文同志,一个普通平凡的共产党员,一生无愧于他入党时的誓言!他付出的热血与青春,并没有随杜柯河水流走,而是如那张老照片一样,定格成了家族无法磨灭的永恒。

(作者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郑友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