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丨秋韵盛山丨谭大松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谭大松 发布时间:2021-09-23 11:55:34 字体:

漫山秋叶渐渐红了,遍地庄稼涌进仓廪,奏响好个秋的乐章。

在丹桂飘香的早晨8点,我从重庆万州的家出发,开上前往帅乡开州盛山的小车。

在高速路开州竹溪收费站下道,再往前两公里,就是位于开州安南河畔的盛山。我远远望去,盛山高不过几百米,可仍看不见凋零的叶、枯萎的草,一点也不像深秋的山,仿佛似春天的山。

到达盛山后,我把快乐的身子放在盛山的翠林中,仿佛也成了一棵葱郁的绿树。桂花树、香樟树、海棠树、刺柏树......叫得出名字的树一棵棵,竞相挺立在山上,一股脑儿地释放出或青绿,或翠绿,或苍绿,或油绿,或墨绿。还有喊不出名字的树,不管有没有人在乎,都纷纷在秋阳下展示着诱人的绿。也有那些知名或不知名的草,与昂扬向上的树争相拥抱柔和的阳光,吐出劲绿的芬芳,仿佛要酿造又一个春天。

山腰间,有大片缓坡,这里有个植物园。园门前,盛山植物园的招牌十分显眼。为什么要冠以盛山?我想,莫非园主是盛山人,他从小就把根扎在了盛山,今生今世莫非要把爱的长河留在盛山?

悠闲地漫步在层林尽染的山道上,我问同行的开州作协主席刘登平,刘登平的回答与我预想的一致:果然,园主张海生是盛山永共村人,进城创业发了财,家乡对于他,就像一杯醇酒,一草一木、一土一石都是芳香的,恋得深沉,割舍不下。十几年前,他毅然从县城回到家乡,拿出赚来的辛苦钱,装扮起这个植物园,让游客来盛山看得见山、看得见花、看得见水、看得见农事,咀嚼到乡愁,让永共村人家门前长出“钱袋子”。张海生把他的那腔挚爱洒向植物园,那些蓬勃向上苍劲的大树,那些葳蕤鲜活的百草,那些璀璨艳丽的鲜花,那些带有泥土味的房子,都是他用爱孵化出的“孩子”。岁月流逝的河流中,这些“孩子”都听见了张海生脚步匆匆的声响,都看见了他汗水滴落的韵律,都见证了他在风雨霜雪中奔波的背影,以及他采撷星辰的脚印。

林荫苍翠花正香,万绿丛中人相伴,我穿越在园间小道,沐浴在清新、和谐的盛山秋韵里,愉悦的身心仿佛唱起了久违的歌谣。这是秋天向我这个久居火柴盒般楼房里的人捧出的盛宴,这是秋天向我这个喜欢爬格子的人渗出的鸡汤,这是秋天向我这个寻觅灵感的人献出的瑰宝。

在盛山植物园,见不到园主,是我的遗憾,因为我骨子里敬佩张海生“一家富不是富、大家富才是富”的赤子情怀,欣赏他以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理念培植绿色植物园的大手笔,仰慕他追求绿色、营造绿色、共享绿色的坚韧执着。有幸他出来陪同为了追寻秋韵、追逐乡愁的万达上百名作协会员,他说,曾经有段时间,盛山人靠烧炭烧柴生火做饭,盛山的树几乎被砍光,连花草也没逃脱刀砍斧劈的厄运,盛山成了不忍观瞻的“光头山”。这一二十年,盛山人跳出了穷坑,盛山人又回归到绿色氧吧里了。

盛山的秋韵是那样的真实,那样的沉淀,那样的醇厚,那样的迷人。

火红的辣椒、金色的谷粒、淡黄的玉米、饱满的黄豆、肥硕的红薯‍……装在一个个圆形簸箕或筛子里,搁在两条并排的条形木凳上,集合在游客的眼眸里,又是另一种沉甸甸的秋韵,让人又一次坚信,秋天不仅是收获的季节,也是燃烧生命力量的季节。

我依稀看见了在我少年时代那些汗流浃背收获庄稼的农民,他们顶着秋阳,迎着秋雨,浴着秋风,或手握镰刀娴熟地抢割稻谷,或提着竹篮麻利地采摘辣椒,或托起背篼使劲地掰包谷坨,或扬起连盖在地坝里节奏铿锵地打黄豆,或挥舞锄头不歇息地刨红薯……是他们,赋予了希望、温暖的秋韵;是他们,传递了成熟、热辣的秋韵;是他们,让亿万人民从舌尖上品尝到甜美的秋韵,掀开遐想的诗篇。

茶是盛山的茶,酒是盛山的酒,鸡是盛山的鸡,羊是盛山的羊,菜是盛山的菜,粮是盛山的粮,说土也土,说野又野,可秋天的泥土长出的芬芳美了舌尖,品在嘴里,爽在喉里,暖在胃里。

我伫立在盛山植物园那个人工雕琢的山崖上,眺望山前充满生机的小小盆地、山下水流清亮的南河、矗立的栋栋乡村别墅和油亮宽敞的交通大道,兴奋地哼唱起《爱在深秋》这歌“以后让我倚在深秋,回忆逝去的爱在心头”。

秋韵盛山,盛山秋韵!韵味悠长……

责任编辑:李微希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