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要闻>七一视角> 详细内容

有事怎样好商量

——重庆区县政协“渝事好商量”创新基层社会治理的“大众路线”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颜明华 丁毅 杨子娇 发布时间:2021-09-24 19:34:13 字体:

  


天气晴好的时候,93岁的齐光祥老人就要在阳台往楼下瞅一阵子。楼下正在进行住宅电梯加装施工,看着施工现场一天一个样,老人心里很激动——他已经3年没下过楼了,急切地想下去走走看看。

齐光祥老人居住在重庆市渝中区大溪沟街道人和街社区48号4单元,一栋建于20世纪90年代的老旧住宅楼里。3年前,这栋老旧住宅楼加装电梯刚动议就“搁浅”,今年通过区政协“渝事好商量”协商平台再度启动。

“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党史学习教育开展以来,重庆市政协在14个区县政协开展“渝事好商量”协商平台建设试点,并循着一条“大众路线”,探索创建基层社会治理。

一个书画室的“探针”功能

——何处商量:以“众里”为方向,提供基层社会治理中的民意直通平台

渝中区大溪沟街道人和街社区有一个“张珍容书画室”,是民进中央开明画院理事及重庆开明画院副院长、重庆市渝中区政协常委张珍容的社区义务教学点,也是她开展“渝事好商量”活动的地方——她经常在这里跟社区居民交流书画艺术,同时了解社情民意,收集可以上协商平台的“急难愁盼”议题。

人和街社区48号4单元重启加装电梯的议题,就源自于此——大家在这个书画室一边聊书画艺术,一边聊家长里短时,“碰”出了齐光祥老人和邻居们的烦恼话题。

跟张珍容书画室同一个小院的社区居委会办公区,还专门设有一个“渝事好商量”活动室,是政协委员和其他各方代表具体议事的地方。

“渝事好商量”协商平台建设,首先解决“在哪里商量”的问题。目前,试点区县类似人和街社区“渝事好商量”活动室、张珍容书画室这样专门或兼用的协商场所总数达470多个,其中有360多个延伸到了行政村和社区。

在九龙坡区,一批集“功能化、规范化、标准化、便民化”为一体的协商亭、协商厅,覆盖了繁华商圈、特色工业园、文化区、群众休闲区、镇街行政区、委员企业等群众的各类生产生活场景。

让群众有说事的地方,更要让群众有方便说事的地方。“就跟到邻居家串门一样。”九龙坡区政协负责人说,协商平台设在群众身边,群众就近反映诉求、寻求帮助,比专程跑一趟街道办方便多了。

群众能够找上门来说事,政协委员更要走下去主动“问事”。或者说,群众在哪里,协商平台就在哪里,“零距离、面对面”。

目前,以“固定+流动”、“会场+现场”、“集中+分散”、“线上+线下”等诸多形式,镇街政协委员工作站、村居委员工作室、协商亭、协商厅以及农家院坝、居民小巷、矛盾现场等等,都为“渝事好商量”提供了时间和空间。

九龙坡区黄桷坪龙吟路有涂鸦艺术街、四川美术学院、交通茶馆等多个网红旅游点,曾因僵尸车长期占道停车,导致拥堵严重,居民出行不便而颇有抱怨。

黄桷坪街道将“渝事好商量”协商平台前移至各个堵点,通过一场场“马路协商会”,与交警、社区、临街单位等各方代表现场勘查和讨论,最终将僵尸车全部拖移,各堵点陆续打通。

社会治理的触角越往下延伸,越贴近群众的“急难愁盼”问题。这些固定或流动的协商平台扎根最基层,成为及时真切感知社会温度的“探针”。

一名醉汉身上的问题线索

——商量什么:以“众意”为遵循,发现基层社会治理中的矛盾冲突隐患

人和街社区48号4单元的住户,80%以上是70岁以上的老人。随着岁月流逝,如何下楼而又如何上楼成了他们最揪心的事情。

2019年,老旧小区加装电梯成为渝中区“十大民生实事”之一。齐光祥的邻居们很快就成立了电梯加装筹备小组,但很快因涉及规划红线的问题“卡壳”,这一搁置就是3年。

至今令齐光祥老人唏嘘不已的是,这栋楼里有些老伙伴还没等来电梯开通这一天就已经走了,他们是86岁的何秀金老人,86岁的陈述全老人,84岁的李安民老人,93岁的陈光敏老人……

今年3月,街道将这件事交与人和街社区“渝事好商量”协商平台。几名拥有党政干部、专业技术人员、企业老总等不同身份的政协委员与规划、住建、市场监管等部门进行了密集对接,展开多轮联合现场勘查和座谈协商。

每次座谈协商会上,针对职能部门提出的每一个问题,特别是难点堵点问题,政协委员们不仅要刨根问底,还结合自己的知识或专业背景提出解决方案,最终集思广益敲定了加装方案。

终于在今年7月14日最后一场协商会上,由政协委员、街道干部、社区干部、群众等各方代表共同见证,规划、市场监管、城管等职能部门现场对相关政策、办理进程作详细说明和具体承诺,加装电梯正式启动。

社会治理要落到实处,就要“言之有物”。而“渝事好商量”,商量些什么?

记者在调研中发现,商量的议题来源于三个方面:政协委员主动发现的群众“急难愁盼”问题,基层党委、政府委托的需第三方助力的问题,群众找上协商平台寻求帮助的问题。这些问题,既有民生大事,也有家庭琐事,但有些琐事解决不及时,就会成为社会隐患。

去年9月,一名醉酒男子闯进渝北区龙山街道党工委专职副书记聂本秀的办公室,嚷着说“老婆不见了,要街道帮他把老婆找回来”。聂本秀感觉这事不是醉酒这样简单,她详细一了解,吃了一惊:该男子和妻子在闹家庭矛盾,男子多次实施家暴,妻子躲回娘家并要求离婚,男子扬言要杀她全家。

作为街道“渝事好商量”委员工作站负责人,聂本秀组织了政协委员以及街道妇联、司法所和社区干部多次跟夫妻双方调解谈话,并在半年时间里跟踪此事,夫妻双方虽没能握手言和,但还是在“渝事好商量”委员工作站好说好散。

“根据我们的了解,这名男子有严重的暴力倾向。这件事如果不重视、不跟踪,极有可能成为‘民转刑’案件。”聂本秀说。

为让“渝事好商量”精准有效,试点区县政协围绕“精选题、细方案、深调研、专协商、重成效、促落实、有评价”流程开展协商。于是,重点工作危房拆迁、加快断头路建设等攻坚克难事,增设环卫工人爱心驿站、校门外绿化带改造等锦上添花事,处理夫妻纠纷、婆媳矛盾等家长里短事,都是“渝事好商量”要商量的事。

归结起来就是“急难愁盼”4个字。正是在及时发现和解决群众“急难愁盼”问题当中,一些社会矛盾和隐患得以消除。    

一个政协委员的“解危”记

——跟谁商量:以“众议”为路径,打通基层社会治理中的矛盾化解出口

“……为确保业主和使用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恳请社区‘渝事好商量’协商平台协助解决,确保消防通道的通畅。”今年7月,九龙坡区渝州路街道渝州一社区接到西亚广场商务楼业主的联名信称,因毗邻酒店停车场挤占,商务楼的消防通道仅剩0.8米,不仅无法满足近千人日常通行,且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社区将这件事列为“渝事好商量”议题。几名政协委员很快把事情原委调查清楚:商务楼业主认为消防通道太窄,但酒店认为,酒店与商务楼之间并无明确分界线,酒店车位本就不足,让出车位必然影响经营。

其实,在8年前,这个矛盾因商务楼的入住就产生了。8年来,酒店每换一次业主,双方就要闹一阵子,还发生过几次堵塞通道、阻挠经营的冲突,事态有升级趋势。

怎样两全其美?

经营着一家企业的区政协委员马昭德带着卷尺,对消防通道一侧的23个车位逐一测量发现,每个车位宽度不一,相差最大的有0.4米,而且有的车位过宽,形成资源浪费。马昭德经过精确测算后,提出一个方案:统一所有车位宽度后重新划线,不但可以保证消防通道宽度,原车位数还一个不少!

随后在社区“渝事好商量”协商亭,马昭德的建议方案获得了当事双方的一致认同。“ ‘渝事好商量’真正起到了好商量的效果,也解决了我们一个长期的心病。”渝州一社区支部书记张登红说。

是协商平台给这个陈年隐患在酿成大的事端前,提供了一个释放的出口。这样的出口,往往是社会治理攻坚克难的突破口。

“谢谢毛委员帮忙,让我们顺利搬了家!”8月3日中午,九龙坡区西郊路一家火锅店办了一桌散伙饭。这桌散伙饭也是答谢宴——西郊路24巷15号20多名拆迁居民代表围坐一起,向为他们提供帮助的区政协委员毛铁举杯致谢。

其实在7月22日50多家拆迁户全部提前达成拆迁协议前,西郊路24巷15号的老旧居民楼里矛盾重重,部分居民因各种原因不愿搬家。

整个拆迁工作停了下来。

常驻“渝事好商量”协商平台的毛铁受命。他和区住建委、拆迁办、街道办、社区工作人员入户调查了解到,不愿拆迁的原因,有的是因为找不到临时住房,有的是因为家有重病患者缺钱就医,还有的人则因为窃电被罚款而心怀不满,等等。

毛铁挨家逐户坐下来,一起商量解决问题的办法,最终通过帮助寻找临时住房、申请大病救助、宣传法律知识等方式,逐个打通堵点,最终让大家都高高兴兴搬了家。

毛铁对这场“解危”记感触很深,他说:“只要有人跟当事人好好商量,再大的困难也不是困难!”

一个协商群体的智慧碰撞

——怎样商量:以“众筹”为导向,创新基层社会治理中的问题解决方式

已入初秋,渝北区大盛镇青龙村的2300亩柑橘林再次挂果,且比去年更为喜人。“去年底就初挂果了,我家还分红分了6365元。”渝北区大盛镇青龙村村民靳万荣说。

“农户根据入股土地的规模分红,从2000多元到6000多元不等。”青龙村第一书记陈明放说。

曾经,青龙村一些土地撂荒,一些土地零敲碎打地散种着各式农作物,土地产出不高。在渝北区宜机化整治当中,全村可耕地由1400余亩增至2000多亩。

宜机化整治后种什么?

村民对这个问题看法不一、争执不休,后续工作一度停滞。

镇党委专职副书记、区政协委员张义将该镇委员联系小组的10多名政协委员召集起来,把种植项目作为协商议题,多方问计——

问计于群众。多数群众认为,青龙村人有种植柑橘的传统和意愿,但缺的是好品种;

问计于专家。镇委员联系小组依托“渝事好商量”协商平台,请来市、区政协系统的农业专家现场勘测,最后确定种植爱媛38号、沃柑等6个中晚熟柑橘品种。专家还“额外”馈赠了一个使用智慧农业物联网系统作技术支撑的思路;

问计于部门。请来几个涉农部门,指导全村510多户农户通过组建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方式,把土地集中起来规模化种植柑橘……

镇委员联系小组也问计于自己。10多名政协委员有政府职能部门的领导干部,有企业老总,也有科技人员,他们都有自己的专长和见解。

从第一次开展调研到建成全市第一个丘陵山区现代化水果基地,大到种植品种的选择,小到村民分红的时间等等,大盛镇青龙村“渝事好商量”委员流动工作站累计开展调研、座谈、协商活动30多次,所有问题逐一破解。

“我们村的果园是‘众筹’起来的,凝聚着‘渝事好商量’协商平台的智慧和力量。”陈明放说。

一个镇产业发展这样的大事可以协商“众筹”,一个社区垃圾分类这样的小事,同样可以协商“众筹”。

渝北区龙山街道旗山路社区很早就实施了垃圾分类。各个垃圾点虽然配备了有明显分类标识的垃圾桶,但乱扔垃圾现象突出存在,居民们颇有抱怨。但“蹊跷”的是,大家还是一边继续乱扔垃圾,一边继续抱怨。

联系龙山街道的住区市政协委员张勇、唐燕秋就这个问题进社区调研发现“真相”: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些垃圾桶是盖式的,有些居民嫌手揭桶盖不卫生,就直接扔在桶外了。

在一栋居民楼的楼院里,张勇、唐燕秋和众居民以及街道、社区干部就垃圾怎样入桶、何时入桶等系列问题展开协商。就怎样入桶的核心问题,有人建议干脆不要桶盖,有人建议垃圾入桶前一定要密封,有人建议在垃圾接收点安装摄像头……这些建议现场提出,又在现场被否决。

“如果是个脚踩的垃圾桶就好了!”七嘴八舌中,一位居民提出的这个建议“一语惊醒梦中人”,大家一致接受。后来,两位政协委员联系厂家制作了一批脚踏式垃圾桶投入使用,乱扔垃圾的现象逐渐消失了。

“人多力量大,人多主意多,从我们小区解决乱扔垃圾的问题看,真是这个道理。”旗山路社区网格员叶文瑶说。

责任编辑:杨子娇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