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在黑水遇见“边城”里的人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冉霞 发布时间:2021-11-24 15:38:19 字体:

初冬,武陵山深处,万千碧绿的松针忙碌着缝补冬风,棵棵枫树兴奋地鼓红了小手掌,银杏姑娘优雅地轻摇小金扇。乔木草叶都用在天地间沉着下来的各类色素,使群山斑斓、大地妩媚——这是一个落叶寻根、万物向暖的季节。我们决定到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黑水镇寻找美好。

去黑水镇的路上,细雨绵绵,雾正起。路边的芭茅紧缩着身子,农家炊烟趴在屋顶,鸡鸭鹅蜷在树下、屋角和草窝里。大黄狗和小白狗游荡在黄橙橙的橘子林间,田地间油菜叶上珍珠莹莹闪闪,村庄里的小孩在稻草垛旁叽叽喳喳似小山雀般自由而快活。

见到熊正禄老人时,寒风潇潇,雾正浓。我们的见面是在黑水镇宝剑村细沙河畔,柑橘林边,老人戴着深蓝色的鸭舌帽——山间湿寒,他穿得很厚实。他向考察团一行介绍黑水民歌、山歌和盘歌。这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酉阳民歌传承人说自己只有小学文化,这些东西嘛,黑水人从小就跟着长辈学,婚丧嫁娶唱一唱,劳动疲乏了也唱一唱。要讲点这些东西的理论实在水平有限,他觉得自己唱的比说的要好听,干脆给大家吼两嗓子。《啊啦调》,也就是黑水号子,到底能不能成为黑水镇、甚至我们酉阳的宝贝,大家说了算。

此行十余人——黑水镇党委、政府干部四五人,加上影视编导、音乐词曲创作人,以及酉阳摄影家协会、作家协会、媒体相关人士,还有酉阳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的相关工作人员——走在黑水镇宝剑村的田埂上,为的就是挖掘黑水镇在乡村振兴大背景下生态和文化两个“宝贝”。而熊正禄老人所在的黑水镇宝剑村是酉阳最具代表性的山歌《啊啦调》的发祥地。

白现贵是县民宗委干部,同时也是酉阳非物质文化遗产木叶吹奏传承人。他告诉我们,他曾用木叶吹奏伴着熊正禄老人嘹亮的歌喉将《啊啦调》唱到了北京、贵州、云南等地,还上过中央电视台,拿了中国文化管理协会演艺工作委员会、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委员会共同主办的“歌舞世界——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歌舞汇演”金奖。在场的人都有些愕然——我们酉阳山歌还能拿国家级别赛事的金奖?眼前这个和村庄里其他背红薯、赶牛羊的老人们毫无区别的熊正禄上过央视?

“这样吧,跟以前外出演出一样,老熊你提板(主唱),我来和唱!让大家听听我们的《啊啦调》到底算不算是酉阳土苗儿女的宝贝。”

很是默契,熊正禄和白现贵这两位曾经站在北京霓虹闪烁的大舞台上演唱《啊啦调》的酉阳少数民族歌手,只用远远的一个眼神和微微的一下点头,便立刻进入了演出状态:深呼吸,调整站姿——今天他们将舞台搬到了宝剑村前静静流淌的细沙河畔的田埂上。

白雾在群山之间升腾,细沙河中倒映着河岸山巅朦胧的轮廓,河面上轻舟摇撸划出柔美的波痕。这条小河有沈从文笔下《边城》里的茶洞河(清水江)的影子——河左岸是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而河右岸则是黔江区。河流上下游的群山均影影绰绰,浓雾缭绕,让人似在梦中,又如临仙境。

这大自然的舞台是天下最奢华的舞台!尤其是山歌的舞台:这两地交界处的群山之间、河流之畔,这白雾、乌篷船、松涛及鸡鸣犬吠全都参与到这场真挚朴实而又美丽动人的演出中来。

“咿呀啊,咿呀啦,啊啦啦啦……”熊正禄老人朝着群山亮出了歌喉——群山凝神、东风驻足,乌篷船忘摇桨,在场的人都被熊正禄老人刚出嗓的第一声《啊啦调》拽住了灵魂。

“大山的木叶烂成堆,只因小郎不会吹,几时吹得木叶响,只用木叶不用媒……”山歌在风中缠绵、在河面旖旎,于群山间回荡。婉转如百灵,动情似杜鹃,山的神秘、情的纯粹、自然的一切美好都被两位歌手用《啊啦调》植入人的灵魂里。

此刻,山水空濛,人心空灵,万物和美。我仿佛置身边城,我看到了爷爷——唱歌的熊正禄老人就是爷爷啊,我是翠翠!大黄狗就在身边,我和爷爷的船停在岸边,爷爷的歌和欢笑伴着我成长。在爷爷的歌声中,我看到了崖壁上葱茏的虎耳草;在爷爷的歌声里,我采了一把又一把虎耳草。静静的河流里河灯万盏,摸鸭子的傩送一个猛子游了过来……

“咿呀啦,咿呀啊,啊啦啊啦……”爷爷的歌声翻山越岭!夜晚的山间月亮好圆、星子好亮,是谁在唱歌?梦里让翠翠摘了一把又一把虎耳草……

“天籁!世间最美的声音!”我被掌声和赞叹声从“边城”拽回细沙河边,熊正禄和白现贵已经唱完《啊啦调》,随行的音乐家在赞叹。我从迷蒙的梦中醒来——不情愿地醒来!

同行的人开始讨论《啊啦调》。

“我是第一次听这个《啊啦调》,太震撼了!这有点像京剧里的高腔,但是弹舌音又让《啊啦调》别具一格,熊老师的嗓音太美了!”

“我敢保证,熊老师的歌声是中国最美声音!就算是走出中国,也称得上是世界最美声音!”

“哎呀!要不是新冠肺炎疫情,我们这两年早就把《啊啦调》唱出国门、唱响世界了!我的木叶吹奏配合老熊的《啊啦调》,在北京、贵州、云南等地方都收获了掌声如雷、好评如潮,经常把那些评委、专家听得惊掉下巴!”白现贵说道。

大家品评着、讨论着黑水镇的民歌和山歌,这于我来说是一次听觉的盛宴,也是一次美妙的《边城》情景体验,更是一场有关酉阳土家文化知识的见证和学习。党政领导们讨论着、征求着现场村民、艺术专家学者及各类艺术爱好者们的意见建议,思考着如何挖掘、研究、传承和发扬黑水镇的艺术瑰宝《啊啦调》,思考着如何结合黑水镇良好的生态、便利的交通让黑水民歌山歌“走出去、引进来”,成为乡村生活兴旺、人民精神富有的引擎和亮点。

天空已经收住牛毛细雨,清风吹开了迷雾。

“高山打鼓鸣声大,海内栽花根又深。十月怀胎儿见面,为儿未报父母恩。世上人间传二美,银河天上塑双星。于归含泪离父母,继奉横梁报母恩……”熊正禄老人又亮开了歌喉,这次他唱的是土家《出嫁歌》。我想,要是翠翠在爷爷的这支歌里披上红盖头,渡船里迎来傩送该多好!

田埂上,一只肥壮娇憨的白狗嗅嗅这个人的鞋、咬咬那个人的裤脚,然后朝着唱着动情山歌的熊正禄老人跑去。在老人身边它坐了下来,望着远山,听着歌谣,仿佛也在想翠翠出嫁的日子,仿佛也在想渡船上傩送披红挂彩走下来。

“好!”“太好听了!”欢呼声和掌声再次提醒我这里是黑水镇宝剑村的细沙河,唱歌的老人是熊正禄,我是冉霞。

“熊老师,我想和你合个影!”我突然意识到我们就要离开了,我跑过去先在熊正禄老人旁边,那只白狗就在我身旁,熊正禄老人回家的小船泊在我们身后河面上。“太美了!景美,人也美!”县摄影家协会的邱洪斌老师和陈碧生老师异口同声地说,他们为我和熊老师以及那条顽皮的狗在泊船的河畔留下了珍贵的照片。

我反复看了这张照片,仍旧沉浸在“边城”之中:爷爷、翠翠、大黄狗、渡船和清江……人生如戏!我仍旧将自己和唱《啊啦调》的熊正禄老人执意定位于“边城”之中。我就是翠翠,熊正禄就是爷爷……我明白,这种难以自拔的臆想大概是源于宝剑村的细沙河之美,源于酉阳山歌之妙,更是源于熊正禄老人让人神魂颠倒的《啊啦调》!

《啊啦调》之让人震撼无法言说,有时间,就去黑水镇宝剑村走走看看吧。

责任编辑:别致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