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安平村的农历⑥立夏|黎世泽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黎世泽 发布时间:2021-11-25 10:35:21 字体:

安平村一年最重要的种植在立夏。

立夏,满沟满田栽秧忙。

“种瓜的得瓜呀,种豆的收豆”,当老师教唱《二月里来》时,就想起祖母老早念叨这样的话。

雨后的天空格外湛蓝,太阳有些刺背,野草愈发葱茏。青蛙聒噪湿热的夏日,杜鹃鸣唱繁忙的季节。田间弯腰驼背的人们脸朝黄土背朝天,以不变的姿势,以固定的信念,晕染一个绿点,勾画一条绿线,涂抹一片绿意。一块田,一条沟,以全部的绿,整齐地改变容颜。

这时节,绿,就是土地应有的色彩,就是对土地最好的善待。善待土地,最终不会辜负沉甸甸的未来。

栽秧,祖母的三寸小脚下不了泥水里,便颤颤抖抖风风火火地忙碌于灶台。我们细娃也在田里帮衬大人,对祖母的灶台充满期待,遥望飘荡的炊烟,总会情不自禁地喊:“婆婆,箜干饭还是煮稀饭?”

“箜干饭!”祖母风一样地从屋里晃出来,站在地坝边沿响亮地喊。

我们知道,祖母不但要箜干饭,还要煮大碗大碗的“栽秧肉”,还会斟满大杯大杯的“栽秧酒”。

栽秧,最具仪式感的种植活动,从上季水稻收割后就开始精心准备了。上季水稻收割后就翻田,牛犁或人挖,稻桩翻转,覆埋泥里,腐烂作肥,滋润泥土松软如酥。一冬几月,培紧田坎,保水蓄水,静养清冷如镜的冬水田。开春过后又翻犁,做秧田,搭棚架,撒种子,育秧苗。天气渐渐变暖,种子发芽,秧苗健旺,泼洒秧肥,翻耙田地,立夏时节就栽秧。

立夏栽秧,不误季节不误农事。祖父的老黄历说:“春争日,夏争时。”又说:“立夏栽秧谷满仓,小满栽秧一场光。”在适宜的季节栽植,长得快,长得好,一天一天不同样。

家家抓紧时令,几家邀约互帮。一天天弯腰驼背,浸泡泥水,务要体力充沛,必得吃好喝好——吃好“栽秧肉”,喝好“栽秧酒”。

栽秧的人戴着斗笠,卷起裤管,打着光脚,兴冲冲地走在田坎上,粗声大气地说话:

“喝啥子酒?”

“红苕酒。”

“吃啥子肉?”

“老腊肉。”

那个酒,是作坊烤酿的老白酒,浓浓烈烈醇醇厚厚,还有些许涩苦,喝下,累得酸痛的筋骨就舒坦通泰了。那个肉,是从冬天藏至夏天的老腊肉,黄橙橙亮晶晶油腻腻香喷喷,一块一块的巴掌大,吃一块,肠胃满满实实,得到极大的满足。

那年,我在学校读书,家里栽秧煮了老腊肉,还炖了腊猪脚。听说,母亲从半夜就开始炖风干硬梆的腊猪脚,当栽秧的人走来时,就飘绕醇浓的腊香了。那味道撩拨着肠胃,也激发着力量,本来计划两天的活,提前半天就做完了。

炖的腊猪脚,母亲还给我留了一份。母亲让赶场的祖父给我送来。祖父背着背篼慢慢当当地走进教室,从背篼里小心翼翼地端出白色的瓷盅,我接过瓷盅,当打开盅盖的一刹那,那煨炖半天的远走十几里路的拳头般大的软软糯糯的“栽秧肉”,让全班同学都流口水了,那醇醇香香的味道永远停留在我的记忆里,跟田里的秧苗一样,茁茁壮壮蓬蓬勃勃,经年累月地成长——就像《二月里来》唱的那样,种下好的“瓜”,必能结出好的“瓜”。我在以后的年月,每当有了什么好的,总会想到父亲母亲、祖父祖母。

栽秧的日子,一般在晴天。晨曦朦胧,晨风沁凉,晨露湿重。栽秧的人迤逦蜿蜒到田边。主人家挽起衣袖,卷起裤脚,神色肃穆,表情庄重,第一个下了田,伸出左手右手,叉开食指中指,二指插入泥里,拇指即时合拢,兜拨秧苗根须,秧苗连根拔起,一声喝叫:“栽——秧——啰——”声音悠长清澈,响彻宁静的清晨。其余栽秧的人扑通扑通地下到田里。

栽秧栽的是一年的口粮,是一家的大事,大人细娃总动员。刚开始,我们细娃总会被大人轮眉鼓眼地训斥:“栽‘五抓秧’,喝风呀!”栽秧,还有讲究的,同样的水田,同样的肥水,栽得好与孬,也会收取多与少。

“就是浅栽、均栽、直栽、稳栽的嘛。”大人口沫横飞,身手示范。

浅栽,根须轻挨泥巴,秧苗不倒即可,就是栽“三抓秧”,食指中指并拢,与拇指捏拿秧苗栽插。“中指无泥巴,栽秧顶呱呱”,这是栽秧的技术要求。均栽,适度密植,宽窄一致;直栽,直直立立,笔笔挺挺;稳栽,稳稳当当,不偏不倚——这样栽的秧,浮蔸少,稳蔸好,返青快,发蔸多,一起生长,一起茁壮,一起扬花,一起灌浆,一起变黄。看来,宽厚广阔的土地,处处深藏学问,处处学问高深呀。

栽秧的人并排站列,一手握苗,一手栽插;一手快快分苗,一手疾疾栽插;左手右手,分分合合,利利索索,干干脆脆。边栽边退,边退边栽,栽着退着,面前就是一片片轻风微漾的绿意了。

长时间弯腰驼背,难免腰酸腿痛疲倦不堪,但始终动作不走样,技术要达标——皆要种好“瓜”,期望结好“瓜”。

在土地上,一年四季都种“瓜”,均实实在在种好“瓜”,亦满满期许结好“瓜”。

芒种时节栽苕苗,踩着深深浅浅的泥泞,爬遍高高低低的坡坎,手手深栽,培紧泥土,磨破指掌。霜降时节点小麦,啄挖整齐的土窝,下足肥沃的粪土,种粒丢均,细土掩匀。惊蛰时节种玉米,细致搓揉溜圆的肥土,小心安插健硕的种子。春分时节点花生,种子粒粒筛选,选饱满的,选优选强的。我看见剥下的花生壳,母亲郑重地撒在路面上,喃喃细语“千人踩万人蹋”,寓意花生肯下针,肯结籽……

立夏又至,又是满沟满田栽秧忙,又是你家我家结对帮。瓦窑湾的杨财和刘义也站在一起了。去年他们两家为争一个土边,大动干戈,兵戎相见,在村干部和邻居的阻劝下,才没爆发“战争”。半年来,两家红眼相见,冷脸相向。在这个互帮互助的大忙季节,化干戈为玉帛,展笑颜泯恩仇,不让仇的“瓜”生根发芽,不让恨的“瓜”长至参天。

“我给你栽。”

“我也给你栽。”

“要炖老腊肉。”

“还喝老白酒。”

“喝安逸哟。”

“喝通泰哈。”

不过,要吃老腊肉,要喝老白酒,还得先栽秧。杨财和刘义肩并肩地站在大田里,头不抬,腰不伸,左手右手疾疾快快,娴娴熟熟,田间不断呈现片片新绿……

栽秧,种植水稻,我们的祖先早在六七千年前就开始了。不过,在漫长的时间里都是撒种在田里,生根发芽生长直到收割。先育苗再移栽,仅始于六百余年前。相传这与朱元璋的妻子马娘娘有关呢。那正是立夏后的一天,马娘娘赶着一群猪到野外觅食,不小心让猪跑到一户人家的稻田里,糟蹋了半块稻秧,那户人家非要马娘娘赔偿。怎么办?聪慧的马娘娘左思右想,向那户人家求情,在没被糟蹋的半块田里拔了一些秧苗,移栽到被糟蹋掉的半块田里。当秋天收割时,人们惊奇地发现,马娘娘移栽的这半块田的稻,比直接撒种生长的那半块田的稻,长得好,收得多——这一补缺之举,竟是伟大发现。此后,人们种稻就先育秧再移栽了,也把马娘娘渐渐拥上了崇高之位。

马娘娘的稻秧移栽,费几多周折,付几多辛劳,洒几多汗水,种植好“瓜”,结满好“瓜”,让别人收获累累,也使自己人生丰硕。

责任编辑:熊冬梅,冉开梅,全丽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