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八千里边防大北疆(二):北山哨所|张鑫华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张鑫华 发布时间:2021-11-29 09:39:37 字体:

“阿木古郎,阿木古郎,大街小巷牛粪成行,十盏路灯九盏不亮,大风一起尘土飞扬……”军校毕业的时候,我被分配到内蒙古军区原边防第八团,团部所在地为呼伦贝尔盟巴尔虎草原深处的小镇——阿木古郎。

呼伦贝尔草原是世界四大草原之一,水草丰美,辽阔无垠,风光旖旎,也是蒙古族发源地。巴尔虎是蒙古族中历史最为悠久的一支,早在蒙古各部统一之前,巴尔虎的各种古称就已屡见经传了。《隋书》称之为“拔野固”,《新唐书》和《旧唐书》等,称为“拔野古”和“拔也古”等。《元史》称之为“八儿浑”、《蒙古秘史》称之为“八儿忽”。清代的各种史料称之为“巴尔虎”,沿用至今。从巴尔虎作为一个著名的部落名称来看,巴尔虎蒙古族至今已经有1300多年的历史。1732年,清政府为了加强呼伦贝尔地区的防守,将包括索伦(今鄂温克)、达斡尔、鄂伦春族和巴尔虎蒙古族士兵及家属3796人迁驻呼伦贝尔牧区,以防俄人侵扰。其中275名巴尔虎蒙古人便驻牧在现在的陈巴尔虎旗境内。1734年,清政府又将在喀尔喀蒙古车臣汗部志愿加入八旗的2400多名巴尔虎蒙古人迁驻克鲁伦河下游和呼伦湖两岸,即今新巴尔虎左、右两旗境内。

为区别这两部分巴尔虎蒙古人,先来的称为“陈巴尔虎”,新来的称为“新巴尔虎”。新巴尔虎蒙古人居住地又分为新巴尔虎左旗和新巴尔虎右旗。阿木古郎就是新巴尔虎左旗政府所在地。

那是1996年7月的一天,我和其他3位战友一起来团部报到。

我们从海拉尔长途客车站分乘两辆大轿车,向170公里外的新巴尔虎左旗阿木古郎镇进发。车辆一前一后驶出市区,如两叶轻舟一头扎入茫茫草原的无边绿色海洋之中。那时的交通还不够发达,路况非常不好,走的是车多了便成了路的草原自然路。两道黝黑深深的车辙轨道般延伸到草原深处,中间的草皮尚且残存,虽千车呼啸而过,绿草在油污和泥土中仍顽强生长。泥水翻浆处,用“一米一个坑,一个坑一米深”形容,毫不为过。大轿车年久失修,除了喇叭不按不响,似乎整部机器的零部件都在不停地抱怨,吱吱呀呀的声音如同一个初学马头琴的孩子拉出的不成旋律的曲调,让你对噪音有刻骨铭心的认识和记忆。有水的低洼处,车身震颤,车轮原地打转,就得下来几个男人推车。没水的路段,车轮扬起的尘土,在四处漏风透气的车厢内到处弥漫,阳光照耀下,悠闲飘荡的尘土颗粒清晰可见,无论你怎样遮掩,最后每个人都是一样的灰头土脸。

中午时分,我们在一个叫莫达木吉的苏木停车吃饭休整,在这样的路上开车,司机相当于干重体力活,不休息一会补充点能量,下午就无法继续工作。三两家羊肉腥膻味浓重的小饭馆内,瞬间人员爆满,在茫茫草原深处,能有地方喝碗热茶就不错了,没有选择的余地。直到暮色苍茫时分,满车疲倦热切的双眼才望见小镇时隐时现的万家灯火。

不足两万人口的阿木古郎镇坐落在巴尔虎草原腹地,小镇只有东西向一条水泥马路,西段北侧基本是铁栅栏围起来的部队营房,东段北侧是旗委政府机关,马路南侧是商店饭店和蒙汉杂居的居民楼。小镇说小也不小,不知哪位高手流传下来的一句“名言”:“上有天堂下有苏杭,除了北京上海就是阿木古郎。”或许在人迹罕至草原深处居住的牧民心中,阿木古郎就是传说中梦幻般的香格里拉。有一年我陪同北京军区一位首长视察军分区边防部队,为打发长途行车的寂寞,在车上给他讲了一个笑话:说一位大地方来的领导问草地上的牧民,是否去过北京?牧民不屑地回答,海拉尔我都去过,北京算个啥!满车人捧腹大笑。

弹药库历来是部队管控的重中之重,当连长带我第一次登上守卫团弹药库的北山哨所时,我不禁哑然失笑,天底下还有这么小的山?这不过是位于团部西北方向两公里左右风沙积聚起来的小山丘,顶部是两间不足60平米的兵舍,北面500米处是3道铁丝网围住的两排弹药库房,哨所和库房向北向西以外都是沙土地,再向西北延伸10公里处是只有两个喇嘛的甘珠尔庙,东面和南面都是小镇居民,与哨所隔铁丝网相望。我就在这个虽不起眼但责任重大的北山哨所任排长坚守了一年。白天留下两名哨兵两支冲锋枪40发子弹执勤放哨,我带着另外8名战士回到团部院内的连队组织正常操课训练,晚饭后再带着战士们回哨所执勤,日子虽充实辛苦却也平淡无奇。生活就是这样,长久的平静未必是好事,往往会酝酿出意想不到的问题。

1997年3月,南方早已是桃红柳绿,一片春意盎然了。而塞外阿木古郎依旧冰封雪裹,风如刀割,室外弹药库执勤仍需从里到外一身厚重的军服。那天夜里,战士们像往常一样进入梦乡,室外两名哨兵在库区游动巡逻,我检查过执勤岗哨和库区后也回来休息了。大约凌晨一点多钟,头顶的警报器突然警铃大作,高达80分贝的喇叭声划破乌云翻滚的漆黑夜空,又掠过呼啸的西北风传送到铁丝网围墙外面。

出事了!警报器的喇叭只有团机关人员进入弹药库时关闭不及时才会发出声音,深更半夜鸣叫只能传达一个信号:库区有情况!平时一直紧绷的安全之弦此刻极速扩张,我迅速蹬上棉裤棉鞋穿着衬衣带枪冲了出去。外面伸手不见五指,显然哨兵也发现了情况,手电筒在库区门口晃动,铁丝网外的几只狗在西北方向狂叫。我和哨兵会了面才知道,他们是听见警报器和铁丝网响动才跑过来,我们马上打开铁丝网大门,四五级西北风的吹扫下,两个人的脚印尚清晰的印在沙地上。我马上决定,领班哨兵进库区查看库房,另一名哨兵从东南、我从西北迂回向北包抄,查找库区内是否有可疑人员。搜索了半天,终因天黑风急没有发现什么情况。万幸之至,库区安然无恙,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才发现自己只穿着衬衣,却浑然不觉天冷。

有一个细节令我至今记忆犹新,就在警报器大声鸣叫我冲出房门后,我的8名可爱的士兵兄弟仍在继续“酣睡”,正在执勤的哨兵也莫名感到害怕,惊惧的眼神游移不定。我决定亲自带队执勤,当夜由1995年入伍的来自吉林的哨所班长唐长江守东南方向,我守西北方向,有情况鸣枪示警。就这样,我们两个人在呼啸的西北风中,早已忘记了寒冷,利用地形或潜伏或游动在弹药库区周围,仔细辨别除一阵紧过一阵的北风外哪怕任何一点可疑的声音,直至天明。

西蒙娜·薇依有云:所谓勇气,就是对恐惧的克服。从那时到现在,我一直理解战士们面对生死考验时的恐惧心理,那不过是人的一种本能。孟子说,要集义养气,义是要积累的,气是要靠养的。军人的勇气也不是天生的,他们只是一群十八九岁的孩子,同样需要特殊环境下的艰苦历练。

慈故能勇。勇敢不等于鲁莽,自有大义和责任担当在里面,是偏向虎山行的大无畏。所以,人们说“勇”字就是男人头上戴着一顶花冠。1275年,强悍的元军投鞭渡河,一路呐喊着潮水般挥刀杀进长沙,位于湘江西岸幽静的岳麓书院也未能幸免于难。令后人动容的是,为保卫家园,书院几百名学生,面对铁马弯刀,毫不畏惧,奋起战斗,血染湘江,城破后大多自杀殉国。这是何等的壮烈,虽死犹荣。这群终日只读圣贤书的文弱书生,看似手无缚鸡之力,却内心强大,慷慨赴死。钢刀可以劈倒身体,但他们坚守的心灵和道德高地,旗帜高扬,从未失败!

一年后,两名犯罪嫌疑人再次作案时在地方落网,交待了曾企图到团弹药库盗窃枪弹的事实,终因我们看管严密而没有得手。

阿木古郎是蒙语,译成汉语意为“太平”。

责任编辑:贺兴梅,郭羽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