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丨曲水流觞西山碑丨熊刚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熊刚 发布时间:2021-11-29 16:06:50 字体:

方本良/摄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历史上多少名胜古迹烟消云散,只存在于文献古籍之中,但也有这样一种打开方式,能让我们穿越时空,领略古人看山看水的真切感受,那便是文人墨客们赏景抒怀留下的诗文石刻。在万州,流杯池和西山碑便是这样的旷世奇珍。

小时候,我家幺姨住在地委院内,去她家玩耍,我都要经过高笋塘旁边一个古色古香的红墙绿瓦三层小亭阁。亭阁旁边,有一个干涸的小池子,周边围着石栏杆,池子底部青石上有凹陷曲回的沟槽。我对建在城市闹市区的这个亭阁和池子充满了好奇。父亲曾经给我们讲解了亭阁和池子的由来,但是他那时也没怎么讲清楚,我们也就听得云山雾罩。

方本良/摄

读高中的时候,我在亭阁和池子边上的高笋塘影剧院来来回回地看过很多电影,对亭阁和池子便熟悉起来。那时,亭阁的大门长期关闭着,亭阁显得破旧,旁边长着两棵高大的栾树,估计有好些年头了。一个1米多高的长方体的石柱上刻着“四川省文物保护单位”几个字,我才知道了这个亭阁的重要性。但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把西山碑和亭阁联系起来,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

1983年的四川师范大学,正时兴同乡会,于是我发起组织了一次万州同乡会。为写好同乡会启事,历史系的万州同乡黄海鸥便在我的学生寝室里,与我挑灯夜战,我说一句,他写一句;他说一句,我写一句,共同完成了一篇同乡会启事。启事文采斐然,激情四溢,饱含浓浓乡情。开篇的句子是我口述的:“悠悠江水带不走我们对故乡的情愫,阵阵长风吹不断我们对故乡的思念” 。结尾的句子也是我贡献的:“故乡红叶寄深情,万州同胞会狮山,让我们编织青春的璎珞,在这里倾诉乡情,加深友谊,来一次欢聚吧”启事张贴在川师“盐市口”后,受到来自万州校友们的点赞和热情回应。

谢长白/摄

起草同乡会启事,有一个情景给我很大触动,在渲染万州的城市人文之美时,我写进了黄海鸥同学口述的黄庭坚《西山题记》“林泉之胜,莫与南浦争长者也”一句,启事瞬间增加了文化厚度和感染力,这也是我对《西山题记》的第一次接触。从那以后,我才真正开始留意万州流杯池、西山题记、西山碑和西山碑亭的故事。  

高笋塘历史上被称为“鲁池”,流杯池简称“流杯”,“鲁池流杯”这是拥有1800多年建制史的万州为之骄傲的历史文化荣光。鲁池开凿九年后,北宋嘉祐八年(公元1063年),南浦郡守束庄在鲁池畔大石上凿流杯池,使鲁池之水缓缓流动,曲折回绕。那个时代的文人墨客于是在此玩乐取趣,将斟了酒的杯子从泉头置浮于水面,任其漂流,杯停于谁前,就该此人饮酒赋诗。因此,文人们为此池取名为“流杯池”,这样的雅趣娱乐方式被诗意为“曲水流觞”。

熊刚/摄

“曲水流觞”,其实就是古代文人雅士们在院子里挖一条小渠,然后让仆人在渠的上端将酒杯漂浮其上,当酒杯漂到哪位面前,那位就去吟诗一首。否则,就要喝酒。这项传统的古人娱乐方式最早可以追溯到西周初年。据南朝梁吴均《续齐谐记》:“昔周公卜城洛邑,因流水以泛酒,故逸《诗》云羽觞随流波。”东晋书法家王羲之《兰亭集序》详解为:“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万州流杯池,正是“流觞曲水”的好去处。

北宋建中靖国元年(公元1101年),宋代书法家黄庭坚路经万州,受太守高本仲之邀,游历南浦西山,在流杯池宴饮并书写了传世名作《西山题记》。《西山题记》原称《黄鲁直南浦西山勒封院题记铭》,又名《万州西山南浦行记》,后被太守下令刻于高约1米,长2.6米的形如牛心的山石上,共173字,21行,字径大都在10厘米左右。题记刻石后即称西山碑,历来为书家所推崇并名闻遐迩。

谢长白/摄

西山碑融记事、写景、抒情于一炉,自然、精炼,不但赞美了云蒸霞蔚、亭榭环之的高笋塘 ,更对古万州进行了由衷地赞叹:“凡夔州一道,东望巫峡,西尽郁邬,林泉之胜,莫与南浦争长者也。”无意中,给万州留下了最经典的城市宣传语。西山碑文书双绝,既是一篇记事、状景的优美散文,又是黄庭坚书法艺术成熟期的鸿篇巨制。通碑朗润清新,走笔圆劲飞动,神韵绝俗,劲健爽利,潇洒妩媚,透着春天的气息。清朝咸丰七年(公元1857年),冯卓怀任万县知县,他是长沙府解元,很看重西山碑,便将西山碑的拓本送给他的老师曾国藩。曾国藩评价为:“海内存世,黄书第一。”

西山碑亭的建造时间要晚得多。清光绪十九年(公元1893年),人们为保护西山碑,专门建造了一座红墙绿瓦的三层护碑亭阁。民国初年,更换为三层琉璃瓦新亭。现存碑亭为三层六角攒尖顶木结构建筑。1961年,列为四川省文物保护单位,2000年,列为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

熊刚/摄

流杯池开凿以来,许多文人墨客都在此留下诗句。明代诗人沈巨儒赋诗云: “水面泛觞流九曲,荷筒吸露吐千丝。耳清思听莺声啭,待取明年春夏时。”乾隆年间,万县知县刘高培作诗:“学士重相知,怡情及浒濞。浮杯捉月来,飞羽乘槎至。酣兴峡浪回,倾斗滟滪渍。愿与苏黄偕,临流载举觯。”道光年间,万县知县丁凤皋诗赞此景:“雅咏宾朋集,碑传姓字芳。山川留胜迹,天地放疏狂。圣乐贤应避,湍回水亦香。兰亭佳景共,逸兴说苏黄。”

新中国成立后,政府多次拨款修缮包括西山碑、流杯池在内的宋代文化遗迹。2009年,对西山碑的亭体、亭面以及石碑周围的木结构进行了维修更换,对石碑进行了防风化剥落处理。2017年,拆除已经被腐蚀的旧大门,换上了新的红漆木门。2011年,央视栏目《欢乐中国行》曾来万州,专程探访了流杯池,向全国观众介绍了这个历史悠久的文物,这也让“鲁池流杯”、“曲水流觞”的故事呈现在更多人的眼前。

回望千百年前的曲水流觞,身处千百年后的繁华胜景,流杯池和西山碑仍在原地静静守望着古老万州的人文风情。如今的流杯池,早已没有了流淌的汩汩泉水,更无文人墨客饮酒作诗。流杯池和西山碑少了一份诗意与惬意,却多了一份厚重与沧桑。我在想,正在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的万州,传承弘扬千年历史文脉,再现林泉胜地无限风光,不仅是我们曾经的殊荣,更是我们未来的不懈追求。  

责任编辑:李微希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