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素雪覆千里|张新文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张新文 发布时间:2022-01-13 15:49:51 字体:

作者简介:张新文,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曾从事《太仓日报》校对工作。作品见刊:《人民日报》《人民政协报》《文汇报》《工人日报》《文学报》《诗歌月刊》《中学语文》等。部分作品入选《2017江苏新诗年选》《中国新诗年选(2014年卷)》《七夕四十九行情诗》等10多个选本。


在乡下,从没有下过蛋的小生鸡,当要下第一个鸡蛋的时候,是烦躁的,涨红着脸,咯咯哒、咯咯哒地叫唤着,一会儿门外,一会儿门里。床上,桌子上,甚至有着樟脑丸气味的木箱上,它都要上去试试,能不能下个蛋。此时,母亲会用鸡蛋壳做一个空壳蛋放到鸡窝里,于是,这只鸡就像找到了归宿,蹲在空壳蛋上稍微暖一会,就会产下带着血丝的、它这一生的第一个鸡蛋来,而那个空壳蛋,人们都叫它“引蛋”。

儿时的我们,听不懂大人们说的节令是啥意思,至于每每到了冬季“小雪”和“大雪”的时候,我们就说“小雪”是引蛋,“大雪”才是真正的鸡蛋。后来大了,对于二十四个节气才有了囫囵吞枣的了解,才知道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是全方位的,包罗万象,涉及到生产和生活的各个方面。

小雪是雪的小引,大雪的前奏,南朝民歌《子夜四时歌》的“渊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 应该是大雪时节了。小雪,似米粒、似梅花;而大雪,如棉絮、如大席。记得前些年中央电视台有个小的宣传片,广袤无垠的大雪,清纯美女着红袄,围着红围巾在旋转,红与白,给人以视觉上的反差和冲击,人与自然的和谐与美好,冰冷中有着融融的暖意,定格的瞬间,推出主题“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大雪纷飞的的时候,心,大不大,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不能不浪漫,不然,会愧对了这漫天的雪花、漫天的精灵、漫天的激情……

晋代书法家王子猷那晚一觉醒来,一股寒意袭来,他打开窗户,惊喜地发现外面大雪纷飞,好一个白茫茫、银装素裹的世界!于是,他命仆人热菜、温酒,忽然想,友人戴逵在干吗呢?越想,思念越甚,他索性唤仆人摇橹驾舟去千里之外拜访老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到了戴逵的家门前,仆人正欲敲门,王子猷却摆摆手说:“回吧!”仆人那个气啊,疑惑地看着他们的主人,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王子猷雪夜访友是何等的浪漫,估计后人只能望其项背了。

年少时在农村度过,一到下大雪的时候,就会刮起大风,就觉得大风是大雪的探子,它们无处不在,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地方。为了防止风雪的侵袭,使我们过上一个温暖的冬季,父亲把土墙上大的窗户用土砖(比砖大的多,不用上窑烧)封上,小的窗户,因为物质的匮乏,就用塑料袋或是尿素袋订在窗户外面。母亲则在天气晴好的时候,把家里的一切被褥浆洗干净,该缝的缝好,该补的补好,朴素的生活里,处处闪耀着母亲勤俭持家的好品质。她在我们的床上铺上厚厚的稻草,晚上睡在上面特别地暖和,外面虽然冰天雪地的,可我们的家里却暖意无限,稻草的清香味、棉絮的太阳味,以及被单上的肥皂香味,几种气味混杂在一起,闻着就感觉舒服,闻着闻着就闻到了肉的香味,因为,大雪一到,年就又进了一步。

大河上下,顿失滔滔的时候,古人去钓寒江雪了,而在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乡村,却忙于给麦子追肥。责任制,土地到户,一下子把农民的积极性调动了起来,趁着冰冻,趁着积雪,人们扛着成袋肥料走向自家麦田……冰雪融化的时候,雪水就把肥料带进了土壤,开春麦子就像长了腿脚,飞快地长。素雪覆千里,瑞雪兆丰年,下雪的时刻,农人的心里开出无数朵幸福花儿……


责任编辑:邓莉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