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两棵并排的树|赖扬明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赖扬明 发布时间:2022-01-14 17:12:11 字体:

张爷爷从山里挖回了两棵小树苗,把它们并排地栽植在院落里。用同样的泥壤,施一样的肥,浇同样的水。

一棵树性格极为开朗,什么都要去争取。另一棵树较为内敛,什么都得让一让。开朗的树,它伸长了脖子吸收阳光雨露,放开胃口地吸取泥壤中的营养,慢慢地散叶开枝,树干也渐渐地茁壮。内敛的树,它娇羞地站在那里,阳光投射多少它就光合作用多少,雨露滋润多少它就享受多少,加上移栽的时候,受伤的根须还在隐隐作痛,它不像开朗的树生长得那么青枝绿叶,一片黄奄奄的叶子紧紧地拽着树干,害怕一阵风就被吹掉似的,树干上也露出若干斑点来,病态让它失去了竞争的勇气和奋斗的力量。

随着时日渐深,岁月渐长。开朗的树已长成高八丈,枝繁叶茂之树,喜鹊、麻雀都欣喜地在上面筑巢安家,蜂蝶甜蜜地在上面飞舞采蜜,阳光也跟着孩子似地在叶片上或躺或蹦,它感觉到它是幸福无比,无限快乐的,看什么都很阳光,都很甜蜜,永远都在人们的视野。人们总瞥一眼内敛的树低语道:“真是大树底下好乘凉!”

内敛的树,吸取着快乐树剩下的营养,晒着从快乐树叶间漏泄的阳光,舔食着从叶片间滴落的雨滴,不曾有凤凰来询问安家,也不曾有蜂蝶来串门,来的是成群结队的蚂蚁在枝干上忙碌,来的是躲避在枝头伺机觅食的壁虎,它觉得自己纵容了残杀、恶劣、凶狠,是自己给予了它们无恶不作的环境,内敛加自卑,它变得格外的低沉,它躲在快乐的树下,永远被世界忽视。

虽然一高一低,一壮一瘦,但始终都是并排站立着,接受时光洗礼。很多人不禁惊叹:不是说同样的环境,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可真的还有输在同一条起跑线的。

一日,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快乐的树在狂风中奋力地挣扎和抗争,较劲让它折断了身躯,留下了与内敛树一样高的躯干。而内敛的树,却毫发无损,它伸长了叶臂,将叶片轻轻地搭在快乐树的受伤处,有些伤感道:“人们常说树大招风!”

只见张爷带着斧头坐在树下,抽旱烟,若有心绪地说:“都同样的来自山里,一样的环境,一样的并排。若不是挣个高低或强弱,也不至于折损。并排地栽植就是希望有团结的力量来抗衡自然的威胁。”

说完,他欲扬起斧头。一枚嫩芽从快乐树断裂处谦虚地冒了出来。他放下了斧头。眼里站着两棵并排生长的树,正在风雨中互助前行。

责任编辑:杨子娇,刘丹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