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我家特殊的“年货”|马雪芳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马雪芳 发布时间:2022-01-14 20:38:26 字体:

作者简介:马雪芳,江苏省常熟昆承湖外国语学校美好教育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学高级教师,常熟市学术带头人、苏州市语文学科带头人、江苏省学习之星。上海市《快乐学习报》特聘执行主编、河南省《教育信息化论坛》特聘编辑。长期致力于小学生阅读、作文研究,出版专著四部,在全国各地教育报刊发表教育散文、教育教学论文千余篇。


腊月来临,小镇街头,大小店铺装饰一新,灯红酒绿,花团锦簇,空气中弥漫着年的味道。家家户户忙着备办年货,这一幕勾起了我对母亲当年准备年货的记忆。

母亲当年备办的“年货”,不是腊月大街上四处可售的年货,而是母亲在年夜饭后炒制的几样小吃。
吃罢年夜饭,自然是母亲洗刷。母亲做事勤快,我们一家子八口人的碗筷盆盏洗刷也只需二十来分钟。然后,母亲就到耳房里忙活了。
耳房里放一只铁锈红的行灶,旁边早已堆放了码得整整齐齐的剁成约1尺半长的树枝棍子、团成草把的野柴,野柴散发出似晒干的荷叶、茅针草、狗尾巴草的混合清香,我敢断定任何高明的化学家也化合不成这种好闻的味道。只见母亲将装在铁桶里的干净的白沙子倒进行灶的铁锅里,开始生火,再用铲刀把自制的晒干的“糕干”铲五六铲刀入沙,然后开始翻动沙子。行灶膛里的火讲究适当,母亲总是把火候控制得恰到好处。随着母亲一下一下地翻动沙子,里边本来一薄片一薄片的糯米糕干神奇地鼓胀起来。此时的耳房里满屋红光,温暖如春,母亲的两个眼睛在红光里闪亮,糕干的甜香在耳房里弥漫开来。

大约十来分钟后,母亲把沙子、糕干一齐快速盛在一只四角篮子里。沙子“沙沙沙”地自行从篮眼子里漏在锅里,篮子里留下的是干干净净的一块块微黄、鼓胀的菱形糕干。我和二哥守在旁边,早已垂涎欲滴,立即伸手抓出几块,没想到烫得要命。我俩左手倒到右手,再右手倒到左手,嘴里还发出“嘘嘘”的声音。母亲一边把生的糕干铲到沙子里,一边笑话我们:“哎呀,看你们猴急急的!”糕干松脆酥香,比现在超市里的大多饼干还要好吃,大大刺激了我俩的味蕾。糕干炒好了,母亲将一篮子带着温度的糕干装进一个干净的甏里,甏口上盖上晒干的荷叶,再用两根稻草扎紧,防止漏气。漏了气的糕干就不好吃了——盯牙齿。
接下来,母亲照例用沙子炒发芽豆。一进入冬季,母亲便会在井台边码一个八仙桌大的砖台,上面放一匾子,匾子里倒进蚕豆,蚕豆匀得平平整整的,上面盖上两三层洗干净的破麻袋片子,最后往麻袋片子上洒上井水。这个工序叫做沤发芽豆。

此后,母亲每天往麻袋片子上洒一遍水。过了四五天,揭掉麻袋片子,只见蚕豆碧绿,粒粒胖胖的,头上长出了一个雪白的芽儿,母亲又把发芽豆摊在竹篱笆上晒。炒发芽豆操作的步骤与炒糕干的步骤一样,只是炒发芽豆的技术要求比炒糕干要高得多。如果发芽豆炒得过火,那豆子吃着苦焦,炒得不到时候就起锅,那豆子吃着就没有香味儿。母亲炒的发芽豆,总是在炒到最佳火候时起锅,成品既松脆又香甜。
最后,母亲用沙子炒黄豆。别看黄豆平时很硬的,但经沙子一炒,就变得又大又松了。炒好的黄豆洒上一点糖精水,篮子颠簸一番,这样黄豆上的甜味就均匀了。那时买不到白糖,便只能用糖精代替。
等到母亲炒好糕干、发芽豆、黄豆,已是晚上九点多钟了。我和二哥大吃了一顿年夜饭,加上又吃了不少糕干、发芽豆、黄豆,两个小肚子圆滚滚的,再也撑不下别的什么了。啊,过年真是好啊!有鱼有肉有蛋饺吃,之后还有糕干、发芽豆、黄豆吃!等到我和大哥一觉醒来,只见灶间里还亮着煤油灯,原来父母亲还在忙着蒸糕、蒸定胜糕、蒸包子。凌晨的小屋,雾气腾腾,香味弥漫……
从大年初一开始,那炒糕干、发芽豆、黄豆就是我和二哥的新年零食了,即使吃多一点,父母亲也不会说我们的。这些准备好的散装糕干、发芽豆、黄豆,也是新年里招待亲友们的可心零食。

如今,父亲已离开人世5年多,母亲已96岁高龄,我也退休半年多了,再也吃不到母亲亲手炒制的糕干、发芽豆、黄豆等三样“年货”了。但一想到小时候的过年,那糕干、发芽豆、黄豆的“年货”的滋味似乎还唇齿留香呢!

责任编辑:邓莉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