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杀年猪,吃灌肠|卢兆盛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卢兆盛 发布时间:2022-01-21 17:01:27 字体:

作者简介:卢兆盛,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1983年开始在《湖南日报》发表小说,迄今在《人民日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新民晚报》《散文诗》《短篇小说》《杂文选刊》《三联生活周刊》《思维与智慧》等报刊发表诗歌、散文、随笔、小说、杂文、童话等千余篇,获省市级征文奖十余次。  

                  

前些天,大弟打电话来,告诉家里要杀年猪,要我们回去吃灌肠。我满口答应,想着那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灌肠,口水就差点流了出来。

杀年猪必制作灌肠,这是老家一带不知流传了多少年代的一个习俗。家家户户只要杀年猪,就都少不了这个环节。制作灌肠是一件复杂而又费时的事情,吃灌肠则更是一年一遇难得的奢侈享受了。

杀年猪吃灌肠,其实也是邀请亲戚们前来做客的一次聚会。在乡村,亲戚间平时各忙各的,走动不是太多,除了红白喜事,一年到头恐怕也就是这个日子聚得比较齐整。定下杀年猪的日子后,就要提前几天通知每户亲戚,大家尽量把日子错开,免得相互“撞车”。一般每家都会来一两个代表,通常以男宾为主,毕竟还要出力的。

不过,考虑到疫情因素,今年杀年猪,跟去年一样,大弟仍不打算再按以往的规矩,每家亲戚都请来聚餐了,而只是小范围的请本家几位堂兄弟帮忙。这样做,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确实令人感到非常遗憾。想必大家应该都理解,毕竟当下仍是非常时期,没有什么可以说道的。

猪宰杀褪毛开膛后,主要的工作就是制作灌肠。

大肠清洗干净翻转过来,接着就开始灌注原料。原料的准备、制作尤其重要,灌肠水平的高低基本上取决于这道程序。将杀猪前煮好的一大锅糯米饭倒入盛着猪血的盆中,再加入适量的豆腐、切碎的大蒜、生姜及食盐,搅拌好了,原料的制作任务才算完成。

灌好后的大肠,用棕叶分段扎紧(每段大约一根筷子长),放入已经熬着的猪头萝卜汤中,加盖炖煮。锅是可容一两担水的大铁锅,灶是柴火灶,劈柴烧得旺火噼啪响,锅内的肉汤噗呲噗呲地响着,不停地翻滚。灌肠半熟后,就要定时翻动,并用竹签扎一些小孔,以便吸入适量的汤汁,使灌肠的味道更加美妙可口。

整个熬煮过程约需个多钟头。而宴席的主打菜,便是大海碗盛装的萝卜炖猪头骨、豆腐焖猪肉及切成片的灌肠。客人酒足饭饱后离开时,还要带回一截灌肠,让家里没来做客的其他人尝尝。一头猪的灌肠毕竟有限,要想一次吃个够那是做不到的,所以嘴馋的孩子们也就年年盼着杀年猪吃灌肠。

时下,老家乡亲们的生活一年比一年好,很多习俗却已不声不响地消失了,但杀年猪、吃灌肠这一古老的年俗,却像祭灶、贴春联、拜年一样,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年复一年,顽强地传承下去。往常,每年杀年猪,母亲都要把我们在外地的儿孙们一一召回,而且尽量把那个日子往后靠,就是盘算让上学的孙辈们放寒假后,一块回来吃灌肠。

如今,母亲年逾八旬,体弱多病,养猪的担子,早几年就让大弟媳接过去了,所以,老家屋里每年都还照样有年猪杀,有灌肠吃。

过年,美味佳肴委实太多,但,最令我动心的还是那诱人的灌肠……

责任编辑:邓莉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