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党建>作风建设>先锋楷模> 详细内容

香港姑娘陈颖欣:在联合国发声

文章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发布时间:2022-06-15 15:27:11 字体:

“有关发言有理有力有节……期待你今后继续为涉港外交贡献智慧,共同为‘一国两制’行稳致远作出积极贡献。”

这是一封感谢信,落款:外交部驻港公署特派员,2022年3月28日。

去年3月到今年3月,30岁出头的香港姑娘陈颖欣,四度在联合国会议远程发言。她把信装裱起来,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

“这次参选,我不再需要防刺背心和防火毯了”——最近一次的发言中,她向世界展示了2019年参加区议会选举时,提防 “黑暴”分子的两个装备。

“现在它们也在这里”,正说着,她就从桌底掏出了一个大袋子……在香港立法会大楼办公室,陈颖欣与央视新闻《相对论》记者庄胜春远程对话,笑着回忆。

青春,高学历,名校毕业即扎根香港贫穷社区工作,本届香港立法会最年轻议员,海外平台自媒体“粉丝”超过30万……对话中,陈颖欣分享履历背后的“勇气”,这是一份来自香港年轻人的希望:“影响更多的人,把建设香港作为我们的人生目标”。

央视新闻《相对论》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系列访谈《狮子山下相对论》,今天上线第四期:《香港姑娘陈颖欣:在联合国发声》。

11:14【视频】狮子山下相对论|香港姑娘陈颖欣:在联合国发声

“现在有请中国联合国协会代表。”

2021年3月15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90秒,是陈颖欣的发言时间,主题是2020年6月30日落地生效的香港国安法。

“我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就是伍淑清的形象。”准备这次发言,陈颖欣最先想到的是2019年9月,同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场内外揭露“黑暴”真相的伍淑清。时年71岁的伍淑清指出,激进分子不代表香港人民,他们不断升级的暴力活动毁坏了这座城市,毁坏了香港大多数人的生计。

“‘黑暴’分子难以面对真相。他们对伍女士的家族企业进行有系统和有计划的暴力袭击,伍女士本人也被恶意辱骂。然而国际媒体却淡化甚至忽略了‘黑暴’分子对伍女士的所作所为。”陈颖欣在发言中说,“香港国安法落地后,‘黑暴’消失了,伍女士的财产权得到保证,我也无需因为说出真相而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这段发言视频,在社交网络广为传播。“在联合国的几次发言,有没有得到即刻的反馈?”记者问。

“第一次发言,我分享了居住在香港的一位外籍作家的书,揭示了‘黑暴’分子对抗议人数的夸大和西方媒体报道的偏颇。”陈颖欣说,当时,就有外籍参会者通过开会的系统‘小窗’我,说他也想看看这本书。”

在这之前,向国外受众发声,已经成为陈颖欣的日常。“2019年的经历,让我意识到一件事,光在线下做是不够的,还要在线上说,去讲自己的故事。”

自己拍自己说自己剪,陈颖欣在YouTube开设频道,两年多过去了,已经有了超过30万“粉丝”,“这是一个挺大的挑战,不只是体能上的,也是精神上的。”视频下面,恶意的攻击仍然有,“不过不用怕,最重要的,就是勇气。”

2019年卸任区议会议员前,陈颖欣赠给香港深水埗区丽阁村的公公婆婆们一份礼物:村里的第一部升降梯,从地面直通天桥。从申请到最终开通,贯穿了她的整个任期。

2014年,24岁的陈颖欣连读了经济金融和法律两个学士学位后,没有进入“金砖行业”,而是直接扎根在香港较贫穷的地区深水埗,服务基层。通电梯,堵路洞,探访劏房戶……成了她的日常。

同学感到意外,但对于陈颖欣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很难的选择。

“我是自荐去的。”在爸爸的影响下,从学生时代起,陈颖欣就在社区当义工,“那是我最早到深水埗区去——探访劏房戶,看看他们有什么需要。”一个普通面积的住宅单位,被隔成不少于两个的独立住宅单位出租,即被称为“劏房”。目前,香港仍有超过20万人,住在那里。

灭虱

初入社区工作,陈颖欣第一次见到了虱子。“一些老人家家里的环境卫生不是很好,有一些虱子,我就自己去帮他们灭虱。我要参与过,才能向政府部门反映。”

一年后,初次参选区议会的陈颖欣,以“虱王欣”的称号,打败了在该区连任了12年的对手。

“‘虱王欣’的名字挺好,反映我做地区工作做得很仔细,落到实处。那时也有人叫我‘小花’,我没有很喜欢。我们做社区工作,要硬朗一些,因为要为市民争取权益。所以,我开始叫自己‘大树’。因为大树可以帮市民遮风挡雨,也可以在社区扎下根。”

“马上就是‘七一’了,有什么想和爸爸说吗?”

爸爸,是陈颖欣的头号“粉丝”兼头号义工。

2019年,当她需要穿着防刺服、带着防火毯摆街站拉票的时候——“爸爸基本上每一天都陪着我,因为担心我的安全。”

爸爸在海关工作。香港回归祖国前,爸爸就成立了香港纪律部队里的第一个爱国工会。在他的影响下,陈颖欣申请读大学的时候,选择了经济专业,“就是希望能多学一点经济的理念,让我们国家那时候的13亿人口都可以有好的日子过。”

“那个时候,就想得这么大吗?”

“那个时候真的是这么写的申请书——希望13亿人都可以有好的地方住,可以都过上好日子。长大以后,我没有机会作出这个贡献了,因为我们国家已经成功脱贫攻坚了。这个真的是很厉害!”陈颖欣笑着回忆

小时候的陈颖欣,一排右一

小的时候,爸爸总在忙工会的事,见不着人。如今,父女俩反过来了,爸爸多半是在视频里看女儿——“我相信爸爸妈妈肯定会看这个访问,和他们说的话,我就用粤语啦。”

陈颖欣顿了顿说:“因为从政,一直都令父母很担心。爸爸是公务员,所以都知道,从政是很不容易的。我知道,在父母的心目中,是不想自己的女儿走一条这么辛苦的路的。但是,我很希望可以告诉父母:我们完善选举制度后,从政是可以有更大的信心的。我也希望,可以通过自己走过的路,告诉爸爸妈妈,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责任编辑:熊冬梅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