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党建>作风建设>反腐倡廉> 详细内容

沉迷古玩的国企董事长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党员文摘》《廉洁四川》专题片等 作者:边际 发布时间:2022-06-21 10:06:56 字体:

在职期间收受贿赂达1000余万元,先后收藏古玩700多件,花费500余万元……然而,四川省宜宾市金农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农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梁晓龙冒着违法犯罪风险购买的“古董”,多数为造假仿古工艺品,实际价值并不高,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

古玩、邮票、奇石、字画……这些看似高雅的收藏品来路不正,其实质乃是权钱交易,其所有者中不少更是所在单位的“一把手”。

十九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指出,坚决查处重大腐败案件,严肃查处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的腐败案件,加大国企、金融、政法、粮食购销、开发区建设等领域反腐败力度,做实以案促改、以案促治。

曾经的全国普法先进,把国企变“独立王国”

梁晓龙,1969年出生,四川资中人。22岁时,梁晓龙正式参加工作,曾先后担任复龙镇党委书记、宜宾县(今宜宾市叙州区)司法局局长等职务。因为在基层工作能干肯吃苦,2011年,梁晓龙担任宜宾县司法局党组副书记职务,此后一再升迁。

2016年,梁晓龙被全国普法办评为先进个人,这一年也是他的转折点。时年,他被调任金农公司担任董事长一职。

然而,随着岗位的变化、职务的提升,取得了一些成绩的梁晓龙开始居功自傲、自我膨胀。

在金农公司,梁晓龙集决策、经营、人事等诸多权力于一身,公司项目招标一意孤行,公司班子和员工提不同意见时常常被简单粗暴地批评驳回,甚至恶语相向,以致无人敢再提意见。

除任金农公司董事长外,梁晓龙还兼任下属6个子公司的董事长,权力过分集中,大事小情一把抓。金农公司虽制定了“三重一大”报告审批制度、财经制度等,但从上至下执行不力,在年度先进名单推荐、奖励发放额度、年终资金调度、新办公楼装修等重大事项上,通过“传签”规避集体决策,导致董事会、经理层作用大打折扣,规章制度成为摆设。

“梁晓龙在坐稳金农公司董事长后,就把个人权威凌驾于党组织之上,完全把企业当成了自己的‘独立王国’。”宜宾市叙州区纪委监委办案人员介绍。

沉迷古玩收藏,把爱好当作敛财手段

熟悉梁晓龙的人都知道他有个习惯,交往应酬中总爱带上古玩藏品,席间高谈阔论、夸夸其谈,吹嘘藏品价值不菲。“他这么做,一方面为掩饰其赃款去向,另一方面是向行贿人暗示,要对方投其所好。”宜宾市叙州区纪委监委办案人员说。

收藏古玩是梁晓龙最大的爱好,自担任金农公司董事长以后,梁晓龙对其特别痴迷。

2018年下半年,梁晓龙无意间发现了具有很高收藏价值和升值潜力的明代以前的五十两大金锭,“赶紧找钱,拿下并收藏”的想法便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

2019年初,四川横竖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时任董事长王正武请托梁晓龙在金农公司入股4000万元方面提供帮助。资金到位后,梁晓龙以“恩人”自居,直接“安排”王正武准备120万元,并一起到内江购买所谓的“明朝大金锭”。王正武也未食言,兑换返点承诺,先后6次送给梁晓龙现金共计295万元。

而后,梁晓龙胃口越来越大,看上的古玩价格越来越高。

这项“烧钱”的爱好,推着梁晓龙在违纪违法道路上越走越远。任金农公司董事长期间,梁晓龙在工程项目招投标、转分包、资金款项划拨等方面大搞权钱交易,用于古玩的受贿金额就高达600余万元。其中,直接安排管理对象支付的资金达300余万元。

爱好无度,由“好”而“腐”,梁晓龙先后收藏古玩700余件,花费500余万元。据专案组介绍,在案发前的一年多时间里,因担心暴露,梁晓龙就把这些古玩转移到了老家。

因深知无法回头,接下来,梁晓龙对抗组织调查的行为更是花样百出。

深陷贪腐之路,对抗组织调查花样百出

在贪腐之路越陷越深的梁晓龙为“自保”做了两件事,一是花尽心思对抗组织审查,二是大搞封建迷信求神拜佛。

2020年底,梁晓龙违规帮助某企业老板在某工程项目设备招投标中中标。随后不久,梁晓龙得知相关部门正在开展招投标系统治理,并需要对该项目招投标过程进行复查。

做贼心虚的梁晓龙,第一时间指挥该老板处理相关资料和设备,将电脑和打印机扔到金沙江。

因为害怕问题被发现,心中忐忑的梁晓龙还大搞封建迷信活动,四处求助鬼神庇护,请大仙“端碗看水”,随身携带多种迷信物品,妄图逃避组织的调查。

无论什么“神灵”,也保佑不了违法乱纪行为。

2021年9月,宜宾市叙州区纪委监委通报,梁晓龙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经查,梁晓龙在担任金农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期间,收受贿赂达1000余万元。2022年2月,宜宾市叙州区纪委监委给予梁晓龙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受贿犯罪行为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然而,梁晓龙冒着违法犯罪风险购买的所谓“古董”,多数为造假仿古工艺品,实际价值并不高,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

【忏悔书摘录】

古玩是我的一个爱好,但正是这个爱好让我走向深渊、走向灭亡。

当我调任金农公司后,内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认为自己位高权重,就开始丧心病狂地骗别人,以借的名义或者是代付的名义,想方设法把那些原来自己买不起的古玩买进来。

贪欲战胜了理智,雅趣变成了绞索,加上老板们有的吹嘘他们有关系、有的吹嘘他们有骨气、有的吹嘘他们有预案,我就心存侥幸地笑纳了。

别人是玩物丧志,我是玩物丧德。

当受到组织调查时,我还企图通过求神拜佛,搞封建迷信来减轻自己的压力,逃避组织的调查。

我对古玩的痴迷,完全是由一个“雅趣”最后变成了套在自己脖子上的枷锁,不知不觉这个枷锁越套越紧,自己也走向深渊、走向灭亡。

事到如今,我追悔莫及,愿意拿命去换“后悔药”!

【警示点评】

透过现实案例不难看出,领导干部一旦有“雅好”,行贿送赃者即可窥见“门径”。在浑然不觉中,个别领导干部就实现了“由好而贪、由雅而腐”的转变。

事实上,无论是直接接受“雅贿”,还是收受财物用于“雅好”,本质都是权钱交易,附庸风雅的“艺术”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利益输送。古玩、邮票、玉石、字画变现手段隐蔽多样,调查难度大,更容易逃避监管,“雅腐”的隐蔽性引得一些人趋之若鹜。

如果喜欢收藏,就硬要获取价值不菲的名人字画、珍品孤本;爱好摄影,非得置办数套专业装备,动辄远赴名山大川、风景名胜采风;雅擅丹青,就得出版个人书画集,或送或卖……如此这般,一旦超出公职人员的正常消费水平,与其收入和身份不符,必然会有人投其所好,主动“买单”,逐步将其拉下水。

党员领导干部有些兴趣爱好,原本无可厚非,但决不能用手中权力换取利益、满足私欲。

必须加强监督力度,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减少权力寻租空间,规范权力运行。领导干部必须厘清雅好与公权的关系,坚决抵制借雅好之名行腐败之实的“雅腐”。


责任编辑:孙茜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