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八哥的手艺|朱万明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朱万明 发布时间:2022-06-22 15:18:14 字体:

作者简介:朱万明,四川省隆昌市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出版长篇小说《劫数》,发表中篇小说四部,在全国各报刊发表散文近两千篇。

我小时候崇拜的偶像,是乡下隔壁的“八哥”。在我的印象中,八哥无事不精,不但农活做得好,还有竹编手艺精,更有烧茶煮饭洗浆缝补,他也干得像模像样,远近闻名。最令人佩服的,还是他那几手绝活。

那时生产队里养着几头耕牛,最不好找的就是放牛老幺。倒不是说那活儿有多累,而是因为我们生产队基本没荒坡,漫山遍野除了庄稼地外,就只有田边地头的土埂,而放牛老幺的主要职责就是割草喂牛。春夏季节一般还难不倒人,因为田边土埂都长草。一旦进入秋冬季节,放牛老幺有时背着背篼从这山走到那山,转了半天无从下刀,背篼里仍然空空如也。唯八哥例外。八哥先将镰刀磨得特别锋利,每走到一处,总是东看看西看看,心里就有了数。在别人无从下刀的地方,他能下刀,因为他那把刀磨得比别人的更锋利,他的刀下去能根据地皮的凹凸游走自如,恰到好处将地皮刮掉一层,刀过之处寸草不留。不一会儿八哥手里就捏一把草。这样精良的手艺别人只有干瞪眼而学不来。正因为他有这一手精良的好手艺,所以生产队的放牛老幺换了一个又一个,唯有八哥永远没换。

八哥的另一手绝活是编竹器。那时我们生产队每家每户都编竹器卖,八哥编竹器从买竹子开始就特别挑剔,总是买市场上最好的竹子,然后精心开削竹丝。他开削的竹丝就像从机器模型中打造出来的一般,大小厚薄都非常均匀,再加上他精湛的编制技术,他的竹器拿到市场上总是最好的,价格自然也就最高。然而他所创的效益却是最差的。首先是他选料成本高,其次是做工太慢,往往是人家干出两件产品,他只能干出一件。人家一件赚5角钱,两件赚一元,他一件顶多赚8角钱。有人曾跟他算过,叫他也搞粗放型的,但八哥不以为然,他说干什么都不能马虎每一个细节,否则就是自己糟蹋手艺。

八哥还有一手绝活是侍弄自留地。自然,乡下人都能侍弄土地,可是真正要侍弄得让别人啧啧称奇,又不容易,一些人种一辈子地也只能弄出个一般模样。八哥则不然。那时生产队分的粮食不够吃,人们对那块面积不大的自留地就寄予了无限的厚望,每家每户都精耕细作,希望尽可能多产粮食以补生产队分配不足。但爱到深处陷入,八哥对自留地就是过度的溺爱误了事。他首先将泥块弄得精细,然后精心平整,连土边上都不见一根杂草。他弄的那块自留地,抬眼望去简直就是一块平整度极高的艺术品,然而八哥自留地的产量,却是生产队里最低的。因为泥土太细,土地表层就板结,表层板结,里面就缺氧,自然长不出好庄稼。曾有不少人给他讲过这个道理,但八哥还是不以为然。他认为不那样精耕细作,就对不起那块土地。

田土承包到户后,几乎所有的人都立即解决了温饱,但八哥还是不行。凭八哥的心灵手巧,不管是土中刨食还是从事手工业赚钱,他都应该比别人先富起来。但八哥将毕生精力耗在了不该耗的细节上,他弄出的那些东西只是看上去美观,效益却不行。在他精益求精的细节操弄下,创下一件又一令乡亲们啧啧称奇的农艺杰作,虽然收效甚微,但他乐在其中。

每次回老家前我都在想,现在八哥该好些了吧,假如他生在艺术世家,也许就成了大师级人物了呢。


责任编辑:刘诗诗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