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昙花只若初见|符纯荣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符纯荣 发布时间:2022-06-23 15:40:13 字体:

undefined

夜色如水。一袭绛紫色的外衣优雅地打开,疏忽间,洁白的花语纷扬如雪——是的,我说的是昙花。这本性娇羞而瞬间奔放的月下美人,总是在市声嘈杂之时隐匿行踪,在夜阑人静之时敞开心扉。

邂逅昙花,是在我的邻居——画家徐老先生家里。初夏的一天傍晚,徐老邀我去他家共进晚餐,并兴致勃勃地拉我到小院一角,观赏一盆灌木状植物。只见此物茎秆呈圆筒形,到一定高度即分枝而成扁平状叶片,姿态朝上,面相葱绿而安静,颇有一番气定神闲的君子风度。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昙花。当然,并非见得花朵。虽然通过书本,早已知晓“昙花一现”的寓意,可对于昙花究竟是何种气质,有着何种脾性、何等的美,我根本说不出“子丑寅卯”。这一次,也只是与它打了个简短的照面,未能真正见到昙花开放的样子,接下来,亦多日不闻花讯。但我隐隐感觉到,在这种安静的背后,一定有着某种浩大的气场,为它暗暗积攒力量,且终究会有释放的时候。

大约半月后,入夜,窗外微雨。天气难得凉爽,我正在惬意地写作,徐老突然在窗台对面大声喊我:“小符同志,昙花开了!”

入得小院,顿觉空气中弥散着淡淡的花香,生长于枝条边缘的两朵硕大的白花,在月光映照下闪耀着圣洁的清辉。再近一点,能清晰看到它那绛紫色的外衣似乎还在缓缓打开,就像叉开许多灵巧的小手指一样,而愈是往内,花瓣亦不见紧密,相反到了花蕊部分,更是大胆敞露开来,使得娇小而粉嫩的花蕊一览无余。此时,细雨若有若无,轻风吹过庭院,纯白的花瓣、粉色的花蕊兀自颤动,似还伴有“窸窸窣窣”的隐秘声息,更添了一分感性、一分妩媚,甚是惹人怜爱。

见此情景,不禁想起那些关于昙花的奇文妙句。

“雨肥梅、亭台初夏。昙花开向前夜。”不消说,这首词很美,只是昙花仅为时间量词,诗眼并不在此。又如“昙花一现抵为缘,魂梦相依情难宣”“昙花为谁现?淡蕊知谁怜?长夜谁与共?清珠泪可寒”“昙花展妍酬知己,欲诉花魂终无语”之类诗句,尽皆缠绵凄清有余,安谧沉稳不足。相比古人而言,当代作家树下野狐在奇幻小说《搜神记》中,作有一首《刹那芳华曲》,更加令我喜爱。词是这样写的:“朝露昙花,咫尺天涯,人道是黄河十曲,毕竟东流去。八千年玉老,一夜枯荣,问苍天此生何必……”三言两语,道尽命理玄机,感慨人生之大喜大悲、大彻大悟,应是莫过于此了。

早年,我也曾写过一首关于昙花的小诗:


你在敲门,头像一闪一闪

像夜半突然开放的昙花

打开一首难懂的外国歌曲

机械地陶醉。抑郁的夜晚

你在不停敲门,我却没有任何回应

我实在害怕

在孤独面前,你也会昙花一现


不消说,此诗依旧是个我情绪的流露和渲染。如此看来,在昙花宣言般怒放的坦荡举动面前,我的思想境界同样上不得台面。

乍一看,一朵花的寂寞,与一个人的寂寞何其相似,实则大不相同。在人群中行走,一个人内心的阴影或隐痛通常被无限放大,昙花却能长久地安于平淡,然后由着性子尽情绽放。不事张扬也好,宠辱不惊也好,厚积薄发也好,不开花则已,开就开它个轰轰烈烈。待在阴凉的角落,它的快乐与寂寞、那么多的细密心事还有月光来分享,而人呢?总是知音难觅,总是在方向摇摆的路上一再走失自己。

纵然“昙花一现”,从绽放到凋零,也有好几个时辰光景,我自然是难以完全见证。重要的是,我只想记住它那热烈奔放的样子,只愿花朵凋谢的场景在夜色遮蔽下不为人知地发生,不露痕迹地消失,待来日,又呈现出一派青春的宣言、一场激情的绽放。

undefined


责任编辑:陈一豪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