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又见棕榈树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陆漪 发布时间:2022-08-04 10:38:45 字体:

假期回到老家,又看见那两棵熟悉而亲切的棕榈树,它们依旧守护在老屋旁,直直的躯干坚韧地站立着,剑叶层层覆盖、鳞次栉比,迎风飘动。

童年时,我记得在离家不远的河边有十几棵棕榈树,小伙伴们经常在那儿玩耍嬉戏,折树叶、扯棕毛、捉迷藏,躲在树叶下乘凉,常让我们乐此不疲。父亲看我们喜欢棕榈树,后来就在老屋旁边栽了两棵。

棕榈树四季常绿,树干圆柱形,它没有树枝,也不分叉,树干会一直往上长,肉穗呈圆锥状,花小而黄色。棕榈树喜温暖湿润气候,生命力极强,而且不择土壤,不选地形,无惧土地贫瘠,都能生机勃勃地生长。

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各种花草树木纷纷焕发出蓬勃生机。棕榈树也不甘寂寞,迫不及待地褪掉身上余下的叶崤,嫩黄的剑条俏生生地伸出头来,沐浴着春风,恣意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渐渐地,棕树顶部树茎中生出数个黄包,即花之孕也,亦称棕笋,宋代大诗人苏轼在《棕笋并引》诗序称“棕笋,状如鱼,剖之得鱼子”,将此景描写得惟妙惟肖。

夏天,大地上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也是棕榈树生长的旺季。它无数的枝叶旁逸斜出,极力向外、向上伸展,它的叶顶像一把把锋利的剑刃,四周的叶子如同打开的折扇,浅绿的枝叶变成了深绿,繁茂得如同一把立体的绿伞。宋代梅尧臣眼见此景,当即赋诗《咏宋中道宅棕榈》:“青青棕榈树,散叶如车轮。拥蘀交紫髯,岁剥岂非仁。”生动形象的棕榈树跃然纸上。

秋天的棕榈树随着季节的变化开始了新陈代谢,下面外围一些三棱柱似的枝干由黄色逐渐变成灰褐色,这些枝干上面的扇叶也开始发黄、老去,叶面耷拉着慢慢下垂。而棕笋经过夏天的洗礼,也长成了棕籽,变成了棕榈树的种子。

在肃杀的寒冷朔风中,冬天来临了,大地变得苍茫而萧条,树上树下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枯萎凋零都融入泥土消声匿迹。棕榈树依然无所畏惧,顽强地挺立在那里,舒展着它的枝叶,展现着四季常绿的从容姿态。即使偶尔有雪花飘落,但寒风吹过,积雪也会从它光洁的叶面上滑落而下,而它还在瑟瑟寒风中默默守望,等待着春天的到来。

普普通通的棕榈树在农村还是很有用处的。唐代诗人徐仲雅《咏棕树》云:“叶似新蒲绿,身如乱锦缠。任君千度剥,意气自冲天。”他把棕榈树干上的棕皮比喻成“乱锦”,而正是这“乱锦”才是最有用的。棕榈叶集中长在树的上部,下面的主干上,皮叶鞘紧紧裹着树干。父亲那时候拿着劈篾竹的弯刀,在棕树皮下部选好位置,刀刃紧紧抵着树干切进去,然后绕着树干环切一圈,轻轻一揭,棕皮就剥下来了。棕皮能编制蓑衣、棕床板、棕扫把、棕绳,十分耐用。棕榈树的叶子可以砍下来,经过晒干、压平、剪成圆弧形,并用布条把扇子边缘缝起来,就是一把完美的扇子。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棕树制品已经被多样化的产品所替代,逐步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但它见证了我们从贫穷走向富足的生活变迁。

离开家乡踏上工作岗位后,我很少回到老宅,但故乡的棕榈树早已深深地根植于我的心底……

责任编辑:向俞璇,熊冬梅,全丽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