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烟火江津·乡愁①陈家湾的天|黄海子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黄海子 发布时间:2022-09-22 09:07:24 字体:

站在陈家湾最高的山坡望出去,陈家湾这块凹型的地势仿佛把天空装进了陈家湾。

站在陈家湾最低处的时候,陈家湾的天空不大,四周的山,断了想伸延出去的天空的路,起伏着把天空阻挡在陈家湾这方土地上。

陈家湾的天空一直很素净,只有几片云,几只飞鸟。稍微丰富点的时候,就是多两群鸽子,拖着长长的鸽哨,再把云拉得丝丝绕绕的。

陈家湾的坡地很多,长满庄稼和杂草。陈家湾的水田都在陈家湾这块凹地的底部。

陈家湾的田里没有水稻的时候,是一汪汪清亮的水。走在田坎上,水里映着的天空很低,伸手就能摸到飘着的云。那些被田坎隔断的田中,有几群鸭子,远处望去,没有鸭子的田里,云在慢移,慢慢移动着的云包围着有鸭子的田,鸭子恍惚在云中嬉戏。

陈家湾的老人常说,陈家湾天空里的日头,有两个作用:一是用来记日子,二是用来晒往事。

他们说每当太阳从远处的山上爬上来,照着陈家湾的时候,就预示着陈家湾的一个日头已经过去了,另一个日子来临了。得记住过去的日子,迎接到来的日头。日子和日子之间,很多事物在发生,又在远离。在来和去之间,就有了陈家湾一代又一代的人和事。

陈家湾的天空有时候是没有日头的。比如狂风暴雨的时候,不过这时候陈家湾的人都躲进了自家的屋里,不怎么看陈家湾的天。

我一直认为陈家湾的狂风暴雨,是陈家湾的天想要拓展它的边界。

陈家湾天边那些翻滚的乌云,就是天把陈家湾最远处的山峦裹卷起来,抛向高处,然后堆积起来朝着陈家湾的边界滚动。一边滚动,一边掏出闪电,把那些堆积起来的,劈断劈烂,然后再由大风吹,由大雨拼命地冲刷。它想要那些阻挡它拓展边界的山峦,由风吹得灰飞烟灭,由雨冲得不见踪迹。

陈家湾人早就习惯了天空的这种“暴动”,他们在各自的房屋里,安静地看着。但手上并不闲,或是修理着锄头,或是缝补着旧衣,上了年纪的,则把一些旧事放在嘴里反复咀嚼。最生动的依旧是孩子们,他们依旧按着自己的愿望玩耍着,只是把玩耍之地从山坡地头换到了家里。

当狂风暴雨没奈何地鸣锣收兵,陈家湾的天空就比往时的素净要丰富得多。

低处,蜻蜓成群地飞舞;稍高处,燕子不断地裁剪着天空;鸽哨悠长,化成微风,悠悠而过;几只鹰,盘旋在天空,天空被鹰盘旋得越来越静,越来越高。而远处,阻挡着天空的山峦,并没让陈家湾的天把边界拓宽,山峦依旧静默在旧处,它们的静默,让陈家湾的天空比平常的时候更敞亮了一些。

但是,陈家湾的孩子仿佛更喜欢既有太阳,又在下雨的天空。

彼时,阳光并不强烈,软软地照着陈家湾,陈家湾显得有些闷热。但是,又有淅淅沥沥的雨,若有若无地飘落。在闷热里,又让人感到丝丝的清凉。

大人们说,这是长菌和捡菌子的好天气。是陈家湾的天给陈家湾人的恩赐,是陈家湾人的福报。

就在这个一边出着太阳,一边又下着雨的时候,在陈家湾长满竹木的林里,孩子们挎着竹篮,或者背着背篼,猎人一般巡查在山林。那些仔鹅般鹅黄的、红纸般深红的、白云般白的、紫葡萄一样紫的……各种野菌,一朵朵地就进了陈家湾孩子的竹篮或者背篼。

那段时间,陈家湾的天空下弥漫着野菌的香,连生长着的玉米水稻的叶子上,都是野菌的味道。

当然也有馋这野菌香,从别的地方过来,在陈家湾的山林里捡拾野菌的。他们经年累月地捡,有些男孩子就变成了少年,从少年又变成了青年,而那些小女孩,则慢慢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姑娘。

陈家湾的孩子也一样。

所以,一到了捡拾野菌的日子,在陈家湾的山林里,总能碰到一两对青年,他们在陈家湾林木的深处,诉说彼此的倾慕,情到深处,羞蒙了树上的鸟,那鸟赶紧飞出了林间,一边飞一边叽叽喳喳地学说着它们听见的那对情侣让人听着就脸红的话。

秋收刚过,陈家湾的天空显得高远深邃的时候,因此总有喜庆的唢呐在陈家湾这块土地上吹响。那唢呐声,张张扬扬欢天喜地的,把陈家湾的天空拓展高了、宽了,给了陈家湾人更多对美好日子的想象空间。

陈家湾的人,哪一家有喜事,远近的人都会去道贺,去沾喜气。陈家湾的老人常在酒席的桌上爱说一句老话,他们说:“陈家湾的天就这么大,陈家湾的天却魔性着呢。外面的天不管有多不同,人有多喜欢,但是到了某个日子,都总会回到陈家湾这片天下来。”

是的。从陈家湾走出去的人,多年后,大多都回到了陈家湾那片素净的天下。有实在是回不了陈家湾的,他们每晚的梦,也被陈家湾那片天照着。

责任编辑:陈诚,曾媛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