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大美梵净山|李亮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李亮 发布时间:2022-09-22 11:24:22 字体:

旅行就是如此,说走就走,即兴地改变路线和方向,才会邂逅更多意外的美景。

来到贵州,一路上的好风光数不胜数,特别是梵净山,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

梵净山名气有多大,我不必赘述,你要说它是名山大川中的新贵也无可厚非,因为在2018年,梵净山成功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从此,梵净山的身价水涨船高,一时间变得炙手可热。

要知道,在世遗大门外排队的名山更加声名显赫,如长白山、衡山、恒山,更不用提申遗20多年而不可得的华山。论资排辈,梵净山只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何德何能就能入世遗的法眼呢?

世遗的门槛当然不是随便能进的,历史、文化、生态、科研价值、独特性等等都是考量的因素。

梵净山又有怎样的底气呢?

论形态,梵净山的蘑菇石、老金顶、红云金顶当然别具一格,但总体而言,黄山、庐山、华山等还是要更胜一筹,更不用提西部众多巍峨的雪山;论宗教文化,比不上峨眉山、五台山等四大名山,梵净山最多算一个区域性宗教名山。

梵净山真正胜出的是在生态方面无可比拟的优势。

亘古至今,世间滚滚红尘。沧海桑田,万物此消彼长。

梵净山如同一叶孤岛,在危急时刻接连三次出手,助力生灵繁衍存续,就像生态学专家吉姆·桑赛尔所说:“梵净山就像一个生态孤岛,上面有很多物种在里面生存、发展,它的周边就是人类活动的海洋。”可以说,如果没有梵净山的庇护,数不清的动植物早已在岁月的摧残中消失殆尽。

这并不是夸大其词。

第一次,梵净山为周边区域拔地而起的最高峰,来自太平洋的东南季风与来自印度洋的西南季风,翻山越岭在此交汇。蒸腾的气流转化为充沛的降水,梵净山年降水量高达1100~2600毫米,与沿海省份的降水量相当,形成了以梵净山为中心的放射水系,仅落差在20米以上的瀑布,就有23处之多。

当你来到梵净山时,最先吸引你的就是从高山之巅奔流而下、清澈见底的河水,乘着中转车向上攀援,一路上紧贴着悬崖峭壁艰难前行,脚下就是一路高歌、欢快坠落的河流。当然,水也并不是越多越好,如果河流出现在梵净山周围的碳酸盐岩地区,会大量下渗,让地表的土壤冲刷流失,形成石质荒漠“石漠”,非常不利于植被的生长。而梵净山在石漠化严重的贵州如同一股“清流”,是由难以溶蚀的变质岩构成,这样降水才没有消失,河流才能存在、壮大,从而为梵净山周边提供用之不竭的干净水源,才能滋养周围4000多种野生植物和2000多种野生动物。

第二次,梵净山所在的纬度和它自身的高度,让它正好跨越了中亚热带、北亚热带、暖温带、中温带等四个温度带。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梵净山特殊的地理位置让各种不同阶层的动植物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栖身之地。特别是距今260万年以来,每当冰期来临,全球温度大幅下降,一些动植物都会因为无法适应寒冷而消失,但梵净山就像诺亚方舟,气温再怎么改变,环境再怎么恶劣,动植物总有一个避难的去处。

植物中的大熊猫“珙桐”在梵净山连片分布,能存活300多年的梵净山冷杉在这里硕果仅存,报春花属、龙胆属、吊钟花属、马先蒿属等等众多有着上千万年历史的植物,得以延续生命。熊猴、猕猴、云豹、林麝、毛冠鹿、苏门羚、穿山甲、鸳鸯、红腹角锥、红腹锦鸡、白冠长尾雉和大鲵也得以安然无恙地存活至今,而最为珍贵的,被誉为“梵净山精灵”“地球的独生子”的黔金丝猴也生活在梵净山。

当我们由景区乘车前往索道站时,车上的游客突然发出一阵欢快的惊呼,原来有几只野生猕猴大摇大摆地在公路上闲逛,它们显然对人类和车辆习以为常,毫不畏惧。而驾驶员也见怪不怪,静静地把车子停下,就等着它们闲庭信步似的慢慢挪开,没有着急,更没有按喇叭催促。可见,在梵净山,这里的 “原住民”才说了算,而我们人类这些“外来户”更懂得如何和自然和谐相处,没有喧宾夺主、没有人定胜天,一切都按自然规律行事,每个人都在小心翼翼地呵护、守卫这片世外桃源。

第三次,梵净山面临的最大危机从来都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奸徒梅万源等,在彼砍伐山林,开窑烧炭,从中渔利”(《勒石垂碑》)。

“环山居民遭此劫杀,杀绝者不下七百户,杀葬者何此四千余命”(《镇国寺碑记》)。

人类进入文明的初级阶段时,往往是过度自负、无所顾忌的,对于自然多是索取,少有回报。日益壮大的人类开始在梵净山周围垦殖农田、开采朱砂,战争更是火上浇油,土司之间攻伐不断、盗匪不绝,自然就成了他们无限制索取、压榨的对象。很快,梵净山周围的森林被破坏殆尽,只留下梵净山这座面积不大,却难以深入的孤岛顽强守护着珍贵的动植物,成为它们最后的避难所。

几百万年来,这座孤岛与世隔绝、独世而立,在它以外,人类世界连点成片、无边无际,满是人间烟火;在它之内,地老天荒、岁月不居,历经时光变迁,一切仍是宇宙洪荒的最初模样。

当我经过中转车、索道接力驳运,再汗流浃背地爬了上千级台阶,终于到达蘑菇石的位置后,老金顶和红云金顶两座拔地而起的主峰赫然高耸在眼前。作为梵净山的点睛之笔,标志性景观,千百年来,它们任凭风吹雨打,遗世独立、超凡脱俗,始终坚守着这片净土。如今,当人类终于摆脱蒙昧,重新整理人与自然的关系时,才发现天地不语、大道常在,在如歌的岁月中,梵净山仅凭一己之力,默默守护一方生灵,已然创造一段历史,成为一座丰碑。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美,就在梵净山!

责任编辑:向俞璇,熊冬梅,全丽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