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丨云上恒合扮枫园丨谭大松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谭大松 发布时间:2022-09-22 16:47:50 字体:

古枫园

云上天成古枫园,红叶似火舞翩跹。游人如织乘秋来,枫香味里飞歌甜。

海拔千余米、距离万州城区80余公里的恒合乡,在如歌的岁月里,犹如云上美丽的女子,捧出锁在深闺的富氧,孕育一方碧蓝的天、苍翠的山、洁白的云、清亮的水、纯净的月、浓香的夜。

在恒合,有一个盛名相传的古枫园。又一个秋天来临, 这个古枫园又是秋风浩荡,呼啸长天,在秋阳秋风秋雨集成的时节,绿的枫叶发酵后,由高到低地被泼墨的秋韵染红,红得豪气,渐渐地又红成山的海洋。到了深秋,那如痴如醉的红,更似姑娘们的浓妆艳抹。

李光忠(中)

已近鲐背之龄的李光忠,比当地七里八村的人更熟悉这漫山似海的红。这红,是他源自内心深处炽热的向往,也是他美丽人生呼唤的希望。这红,有他脚下汗水的浸润,也有他骨子里血液的肥美。这红,是他不知疲倦追寻的愉悦,也是他扎在心灵生生不息的欢愉。

长在齐曜山与老虎山之间的古枫园,也长在李光忠的眼眸里。年年岁岁红相似,岁岁年年红不同,古枫园秋天透视的红那样的绚烂,那样的娇媚,那样的曼妙。如同遇见心仪的恋人,他深沉地爱上家门前的古枫园,这一爱,就爱到青丝白雪。

再陡峭的山路,在山里孩子磨成铁茧的脚板下,也似坦途,不费多大的劲,也能爬上去。秋阳当空,秋风飒爽,还在上小学的李光忠,放学路上振臂一呼,伙伴们纷纷跟随他钻进古枫园。高大粗壮的枫树比肩接踵,林深繁茂,扑鼻的枫香惹人垂涎,恰似姑娘们身上散发的香水味。红了的枫叶下,蝴蝶戏花,山鸟扑飞。抓住粗大的枝杈,穿越密密的深草,一气爬上酷似天境的山顶摩天台,满目枫叶红,一嘴枫叶香。这自然的红,这怡然的香,定格在他每一个DNA里。

护山爱水,护地爱林,与大自然和谐共舞,历来是人类永恒的主题。当地人倍加呵护古枫园,把它放在封山育林的摇篮里,不满17岁的李光忠因此与古枫园握手相携,同生共长,那颗火热的心,那份澎湃的情,那声声浓郁的山歌,温暖着一棵棵拔节向上的枫树。他拨云穿雾,披荆斩棘,涉沟翻岩,巡山护林的脚步铿锵着,很快就穿过古枫园腹心,转了一大圈,那一片独好的风景尽在脑海中。

之所以有古枫园美称,那是因为这座山上至少有500余棵枫树过了100岁, 其中一棵主干高26米,胸径长5米,4个成年人才能合围环抱,相传是蜀汉南浦民栽种。历经千年春秋,却依然枝繁叶茂,挺立在迷人的枫林中。

崖壁、远山、沟谷、云海、雾岚……古枫园的一景一物,都在李光忠爱的辞典烙上印记。而古枫园的枫树群落,更是他挥之不去的珍珠,睡梦中也在光芒四射。

物以稀为贵,物亦以古为宝。古枫树具有极高的药用价值,让那些藏有偷腥欲望的眼神,都觊觎着古枫园的奇珍异树。李光忠的火眼又怎会容得下沙子,只要哪里有异动,从他火眼喷射的火苗就变得麻辣。与他沾亲带故的亲戚尝试过,和他玩过游戏的儿时伙伴碰撞过,跟他一同上学放学的同窗好友踩踏过,同样被他火眼里的硝烟挡在古枫园之外,最终唯有唉声叹气地怨恨他的六亲不认。他说,古枫园是他的命根,谁的刀斧碰了古枫园一棵树,乃至一根枝杈,抑或林下的一棵草,就是动了他的命根,他绝不会轻易饶恕。

李光忠尤其牵挂那棵古色古香的千年古枫,他发现有人朝思暮想一朝发财偷觑着,那鹰一般的眼神也就愈加地警惕。绕山巡林过程中,透过阳光下的细枝密叶,他一次次地瞄见提着斧头的阴影,跃跃欲试地准备对千年古枫树痛下杀手。密林中摸爬滚打惯了,犹如握有卖油翁精湛的技艺,他悄无声息地拨开荆棘、杂草,猛不防地揪住来者不善的对方,直到扭送到乡里才善罢甘休。

那一双双仇视的眼睛冷冰冰地掷向李光忠,而倔强的李光忠,也不会倒在他们的威慑下。后来,李光忠干脆把砌在山脚树林旁不足3平方米的小木屋搬进千年古枫下,几乎天天在这儿过夜,盯牢那些走火入魔的邪眼,像忠诚的卫兵,守护着千年古枫的平安。月亮弯了又圆,圆了又弯,星星在云雾里和他捉迷藏,他觉得他与天相接,同地相连,仿佛他是月光或星光下的宠儿。嘈嘈杂杂的风声,淅淅沥沥的雨声,噼噼啪啪的雪压枝叶声,在他的耳里却是动听的交响。风雨雷电、寒来暑往下的千年古枫,把四季变换色彩的叶子洒落在木屋上。难道知恩感恩的千年古枫,要拿它血液浸染的枫叶为他遮风挡雨,抗雪御寒!

长年累月栖息在古枫园,李光忠总觉新鲜,并不厌倦。繁星当空时,枫树们让银辉透枝过叶,轻抚他倦怠的睡影;风起雾涌时,枫树们摇曳婆娑阿娜的头向他示意问好;雪花纷飞时,枫树们披上银装,为展露雪野暗藏的生机和蓄势待发的力量。循环往复蛇行在古枫园,春天有绚彩的杜鹃,夏天有柔软的山风,秋天有烂漫的红叶,冬天有煽情的白雪,他在大自然奇妙的风光里一揽人生的充裕,在四季皆是胜景的包围里放歌劲舞。

一树一景,一树一寓意,那样的趣味横生、难以忘怀。第一次巡山,李光忠眺望着千奇百异的枫树,顿时喜从心上来,张开想象的翅膀。那棵高大挺直的枫树,从主干那儿就分了5杈,杈杈问顶白云,直冲蓝天,犹如五子登科的英姿勃发,独树成林也绝非空穴来风;那棵由大小不等三根树干组成的枫树,正如幸福美满的“合家欢”;那棵主根长在岩石上的枫树,发达的根系覆盖数十米,遒劲的化身大写在光秃秃的石头上……这些富有生命力的枫树,成了他精神家园的一束束火光,照亮他坚挺脚步下的路。

古枫园安然地逾越不同的时代,阔步迈向金山银山的美好岁月,李光忠笑得比秋天的枫叶还灿然。伴随古枫园,胜似闲庭信步,他也跨越了人生的不同年代,与朝夕相处的枫树们相依为命,分明是一棵不老的枫树,耀眼于枫林中。

七十古来稀的李光忠,还舍不下他爱在骨髓的古枫园,一茬茬人的苦口婆心,才让他一步三回头,依恋不舍地离开千年古枫下的那间小屋,于晚年回归南山与家人团聚。其实他人待在家中,心却留在古枫园,他最怕哪一棵枫树有所闪失,也常常去山上东走走,西瞧瞧,去和这棵枫树抱抱,同那棵枫树亲亲。

2022年夏天,李光忠说是他有生以来最酷热的季节,他忧虑的是,连续干旱高温下,不讲情面的山火突然袭来,给枫树们带来不测的创伤,又拖着年迈的身子骨,巡回在古枫园的山道上。雨水喜从天降,古枫园沐浴着甘霖,愈加的苍翠。他凝望着那一山的枫树,每一道皱纹都是开心的笑意。

如今,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的劲歌里,恒合古枫园化作高山休闲避暑的热线,成为八方游客热情拥抱的恋人。山色半岭、土家天境、廪君台、1314观景台……李光忠兴奋在一个个被文人墨客命名而富有诗情画意的景点里,他说,他怎么也想不出这些名字呢!枫香花园、枫香记民宿、伐木工乐园……他感叹在与古枫园相生相偕、别具风味的楼宇亭榭里,他说,他能看到古枫园的今天,也要感激枫树们陪伴他度过悠哉乐哉的半个世纪!

坐爱枫林梦悠然,最喜为伊衣渐宽,古枫园里著佳话,云上生涯度秋华。李光忠的名字,浇铸在常青的古枫园里,镌刻在一棵棵枫树的年轮里,和古枫园一样飘香在七曜山。

(作者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李微希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