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山晨之炼|秦和元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秦和元 发布时间:2022-11-22 19:05:49 字体:

undefined

山庄一下子就安静了。万籁俱寂,只有秋虫的唧唧声。如此清幽邃远的山乡之夜,极易进入梦乡。我和徐老师约定,明早爬山。

天刚亮,我们就起床了。山庄四周,高大的树木也刚刚从晨曦中苏醒过来,黛青色的松树和柏树很庄严,枫香和梧桐换了新装,红的火热,黄的明艳,乌桕穿着斑斓的时装,竹林一如既往地翠绿。

从枕木做成的台阶上去,是一片油茶林,茶果压弯了枝条,油茶洁白色的花,在暗绿的叶中显得格外明艳,花果同枝,喜庆而丰收。林下铺着枕木栈道,低头从茶林中穿过,在一个小荷塘的旁边,我们找到了上山的路。

这是条极好的柏油路,新修的,踩在上面,有点绵软的感觉,舒服极了。路标显示,盘山而上,翻山直达南门。

这山并不是很高。我们的目标很明确,上到山脊的垭口,就折返下山,锻炼洗肺的目的就差不多了。

盘山路的回头弯很多,蜿蜒蛇形,坡度不陡,比较缓,很适合上山健步健身。

清早,路上没有一辆车,也没有比我们起得更早的行人。

昨夜下了一点雨,清新凉爽的空气,叫人立即想起王维的诗句。但这山可不“空”,路两边都是郁郁葱葱的松树和杂树,所以应该是“青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橡栗树上的叶子还很茂盛,路边的排水沟里,却落满秋叶、橡子壳和油茶籽。松鼠跳来跳去。

半山腰,遇到从南门上来的两个人,也是洗肺锻炼的。路牌显示,这就是麻城市民的健身步道。

在山梁上往远处看,对面的山坡,色彩斑斓,蔚为壮观。起初,以为那红黄的颜色是枫叶或乌桕,仔细一看,原来是枯死的松树。

巡山的森林防护员说,干死一些树,问题不是很大,最怕的是干旱季节的森林火灾。他嘱咐大家千万不能带火种上山。他还说,今年的松材线虫病也很厉害,那些死树并不完全是因为干旱,多数死于病虫害,病虫害防控工作也非常严峻。

垭口的路标指示,往前,下山至南门,往左,上霸王寨。护林员正好要上霸王寨,我们便跟他同行。

路,也不是很陡。路随山转,再往上,变成砂石路。快到山顶了,略无杂树,清一色的马尾松,路上铺满松针。这松针是极好的柴火,我们小时候,是要用竹篾的筢子筢回家烧灶的。这么厚厚的一层,确实见不了半点火星。

预防松毛虫的牌子,又让我想起从前的情景:我们大别山南麓的丘陵地区,浅山上的主要植物是松树。每年春天,松树长新叶的时候,也就是松毛虫复苏的时候。它们从厚厚的树皮里爬出来,啃噬刚冒出的嫩叶。这东西是松树的天敌,繁殖起来像蝗虫一样。接触到人的皮肤,奇痒无比,还生出一块块肉疙瘩。有一年,松毛虫的灾害特别严重,如果不是农用飞机低空喷洒农药,松树会被啃光。

我问护林员,现在还有松毛虫吗?

护林员说,几乎没有,我们都是严密预防,不让它们萌生。现在危害最大的是松材线虫病,那是松树的“癌症”。

说话间,到了凉风岗,阵阵山风拂面。猎猎的风,唤醒早上的松涛。这深秋的山风,很凛冽,吹得人神清气爽,把敞开的衣服吹得飘飘扬扬,把刚才出的微汗吹得凉飕飕的。但不可久吹。

继续上行,风声小了。直到走到霸王寨上瞭望塔,也没有凉风岗那么强劲的山风。所以,看晨雾里远处的小山时,透过山岚看山下的建筑时,看层林尽染的绚烂秋色时,我们根本不必担心被山风吹感冒。

但是,风景再好,依然不可久留啊。上午还有集体活动,要遵守团队纪律。

匆匆下山时,我们两个喜欢爬山的人都发出了感慨:本来只想晨练,没想到征服了五脑山的最高峰。

(作者系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undefined

责任编辑:贺兴梅,郭羽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