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党刊好文>党员文摘> 详细内容

欧洲小镇:每天出国1万次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新周刊》 作者:吞拿 发布时间:2022-11-24 15:42:14 字体:

刚走出家门一脚就踏到另一个国家,是怎样的体验?欧洲巴勒镇的居民最有发言权。这块土地分属比利时和荷兰两国,地上画满了国境线,经常走上几步就能出国,在这里可以轻松实现每天出国1万次,这个小镇因此成了欧洲著名的“飞地小镇”。

“飞地套娃”的独特景象

所谓“飞地”,是指属于某个行政区管辖但不与其主体接壤的地方。比如,阿拉斯加就是美国最著名的飞地。而巴勒镇上的比利时和荷兰的领土,或是零散分布,或是互相嵌套,形成了“飞地套娃”的独特景象。

大量的飞地虽然给两国政府造成了管理上的困难,但巴勒镇特有的情况也让这里的居民拥有了独一无二的生活方式。

由于比利时和荷兰的法律不尽相同,个别巴勒镇的居民便打起了法律的“擦边球”,他们运用得天独厚的优势随时跨越国界进入另一个国家,虽然这些跨界行为无非是从一栋楼进入另一栋楼、从这条大街走到另一条大街。

比如荷兰的乳畜业发达,乳酪价格低廉。比利时制定了较高的关税以保护本国的乳业,这条法律规定却让巴勒镇的荷兰人与比利时人看到了“商机”。荷兰人把乳酪摊位摆到距离边境长度不足10米的地方,比利时人“不经意”地跨过边境购买乳酪。

超越国界的管理模式

对于镇上居民的国籍,比利时和荷兰采取了一个简单有效的方法,居民的家门口朝向哪个国家的领土,那么他的国籍就属于哪国。如果有居民的家门口正好朝向他不想加入的那个国家,只需要在他想加入的那国一侧再开一扇门就行了。

据说,有不少人用类似方法选择赋税更低的国家作为居住地,以此降低家庭的财政压力。

为了加强人员管控,降低走私犯罪的发生率,每户居民的门前都必须插上本国国旗以表明身份。这里的国境线不是由高墙和铁丝网组成,有的只是地面上标注的边境线,一边写着字母“NL”代表荷兰,一边写着字母“B”代表比利时。

在看不到国境线的地方,可以参考建筑物门牌,它们使用的是各自国旗的颜色。不少当地居民也会在阳台或房顶悬挂国旗,以表明身份。

20世纪90年代,比利时和荷兰放弃了交换领土的想法,尊重镇上两国居民的意见,根据原始地契明确镇上每一寸领土的具体归属。由于使用原始地契作为确认领土归属的依据,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由于历史变迁,原有地契上的建筑早已改变,同一座建筑很有可能横跨两国。有的住户厨房在荷兰,卫生间在比利时;有的住户床头在比利时,床尾在荷兰。

居民Julien Leemans的家在巴勒镇的边境线上,他说:“房子的90%是荷兰的;10%,也就是厕所,是比利时的。”但由于房屋的大门在比利时这边,所以他成了比利时居民,即使他在荷兰出生和长大。

甚至有的电影院也是两国各占一半,这样的安排也给居民提供了意想不到的好处。由于两国审查方式不同,总会有一些电影在本国无法过审或是推迟上映,但巴勒镇的居民却可以在不越境的情况下通过挂在几米开外对方国境内的银幕,看到本国看不到的电影。

当然凡事有利必有弊,复杂的边界也给生活在这里的居民造成了一些困扰。横跨两国的建筑里如果有工厂,那么工厂必须要根据每名工人站立的工位实行所在国的劳动法。

如果你身在比利时巴勒,打算寄信到街对面的荷兰巴勒,那么这封信可不会是过个马路那么简单。它将被送到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再转到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经层层转寄,最后才能回到相距不到50米的街对面。

为了方便管理,荷兰与比利时的政府在同一座建筑内办公,国境线刚好从建筑中间穿过;两国警察也共用一栋警局,只不过分别出警解决自己国家辖区内的案件。

打破国界藩篱,为战火纷飞的地区提供借鉴

如今的巴勒镇上,比利时和荷兰的居民生活井然有序,荷兰方面为城市提供燃气和自来水,比利时方面负责城市中心的电力供应,两国轮流为居民提供垃圾运输等市政服务。

随着欧盟一体化不断加深,同属欧盟的比利时与荷兰也逐步淡化了国籍观念,这一点在巴勒镇体现得尤为明显,小镇的居民也认识到了自身的独特性,并借此发展出了特色旅游业。

分属两个国家的居民打破了国界的藩篱,和谐地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虽然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国情,但巴勒镇的实践经验为世界上一些战火纷飞的地区提供了借鉴,你死我活并非唯一的选项,和谐共处也将成为可行的模式。


责任编辑:周小凤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