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述说 | 每一个人都不应当躲避党和人民的监督(节选)

作者:CQDK全媒体中心视听部来源:七一网发布时间:2019-11-05 15:30:01


   



    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
    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中,无数仁人志士告别父母,远离亲人,走向战场。在紧张的工作与严酷的战斗间隙,他们将对亲人的思念和嘱托付诸笔端,写就一封封充满亲情、激情与爱情的家书。这些家书或柔情似水,或豪情勃发,是革命者与亲人间的心灵交流,承载着战火的记忆,诉说着崇高的革命理想和对亲人无尽的思念。
      这些家书,不仅是一封封感人至深的书信,也是一段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她穿越时空,向人们述说着人间大爱,传递着革命大义,让我们感受到深沉、浓厚的家国情怀。
      今天,CQDK全媒体在迎接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推出“传承红色基因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红色家书经典诵读系列作品——
每一个人都不应当躲避党和人民的监督
——刘少奇给儿子刘允若的信(节选)


亲爱的允若:
 
你一月三日的来信收到。因为你有几个月没有来信,我对你的情况是有一些挂念的,接到你这封信,了解你的问题基本上还没有解决。
 
关于你学什么的问题,在你出国以前,我曾经同你讨论过。我说,不管你将来干什么,我劝你学一门专业,因为学一门专业知识,对于你将来不论干什么工作都有好处,如果别的工作不能干,可以干自己的专业,而如果没有一门专业知识,则可能不论什么工作都难于干好。你现在学完(只要五年)你的专业,不独不会妨害你将来干别的工作,相反,只会有帮助。例如,孙中山原来是学医的,并不妨害他后来成为伟大的政治家;鲁迅原来也是学医的,并不妨害他后来成为伟大的文学家;毛主席原来是学教育的,并不妨害他成为我们党的领袖。其他这样的例子还很多。如果你是有创造才能的,你现在学完你的专业,难道会妨害你将来去干别的什么吗?不会的,只会有帮助,不会有妨害,正如孙中山、鲁迅学医,毛主席学教育,不会妨害,只会帮助他们后来成为政治家、文学家和党的领袖一样。
 
在你的来信中还表现了一种悲观的情绪,表现了一种错误的悲观的人生观。这是很不好的。青年人不应该有这种情绪。生一点病,是会好的,不应该影响情绪。你所表现的这种情绪,必须力求转变,必须对一切抱乐观的态度,否则,对于你是危险的。
 
你在国内的时候,不多谈话,暴露你的思想问题也不多,因此,我也无法在思想上帮助你。你到苏联以后,却写了不少的信给我,因而也就暴露了你不少的思想问题,这就很好,就有可能使我针对你的这些思想问题来帮助你一下。所以我写了好几封长信给你,并把这些信转给了大使馆党的组织,使党的组织也有可能来帮助你。对你的这种帮助表现为对你的错误思想的批评,而你是不大欢迎这种批评的,以为这种批评是说你的短,或者说是在“骂”你。这是不对的。不能把诚恳地恰如其分地指出你某种错误的批评同骂人混淆起来。骂人是对人的一种恶意的攻击,也不怎样讲究实事求是,这种毛病,我倒常见你犯过。同志式的善意的批评,则是对人的一种最好的帮助。所谓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就是讲的这种批评。这是必须欢迎,而不应当拒绝的。接受这种批评,改正错误,也并不丧失什么“面子”,相反,凡是自爱的有自尊心的人,都应当欢迎这样批评。不要把正当的自尊心同保存一种虚假面子混淆起来,以为接受同志们的批评,改正错误,就丧失了自尊心。你说你已经习惯于领受这种批评,这很好。每一个人都应该习惯于虚心领受同志们的批评。这就是中国古人所说的“闻过则喜”的态度,是很好的。但不要厚着面皮,表示一种沉默的拒绝态度,或者丧失自己正当的自尊心。
 
你说,你在不久以后可能在大使馆看到你这封信。你的估计是对的。你不要反对我在有必要的时候把你的信转交你那里的党的组织,从而不只是我,而且有你那里的党的组织也了解你的思想情况,以便更好地处理你的问题,帮助和教育你。以前我曾这样作过,以后,有必要的时候我还要这样作。这对你只会有好处的。你必须了解,每一个人都不应当躲避党和人民的监督,而应当主动地把自己的思想、言论和行动放在党和人民的监督之下。
 
祝你健康、愉快!
 
刘少奇
一九五六年一月二十一日




家书背景




1950年7月,刘少奇同儿子刘允若在北京玉泉山留影
刘允若是刘少奇的第二个儿子,出生在上海。他天资聪明、爱好文学,学习上进步很快。解放后,他被选派去苏联留学。当时组织上根据国家建设需要,分配他到工学院学飞机无线电仪表专业。开始,他学习并不差,成绩多数五分。可是,过了一个时期,他感到所学的专业与自己的兴趣不一致,学习热情逐渐减退,与同学们的关系也搞得不够融洽。
 
1956年新年刚过,刘允若给父母亲写信,反映大使馆依然不准他转系、转校的情况。他表示,“寄出这封信以后,我等着两件事:一件是也许在不久以后会在大使馆看到我这封信;第二件就是等着一顿骂。说实话,骂我已经习惯领受了”。 
 


刘少奇与家人留影(左起:长子刘允斌、兄长刘云庭、刘少奇、女儿刘爱琴、刘云庭的儿子)
面对刘允若这样的思想状况,刘少奇很着急,担心允若会固执己见而无法进步。他很快即给他写了长信,语重心长地劝诫。 这封信体现了刘少奇同志对子女的严格要求,尤其是从思想根源、认识观与价值观等角度深层次看待子女在求学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严厉而不失关爱,体现了老一辈革命家光明坦荡、正直无私的情怀,对后人极具教育意义。
  
刘允若在刘少奇和中国驻苏联大使馆党组织的帮助和教育下,提高了认识,按国家的需要服从组织安排,勤奋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