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蔽战线的传奇故事(1)▏你的名字为何无人知晓

作者:谭璐来源:《党员文摘》/《北京青年报》发布时间:2020-10-26 09:41:27

 

编者按:

曾经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虽不曾亲自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却隐蔽身份潜入敌人的“心脏”,用非凡的勇气和智慧,为党的事业、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解放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即日起,CQDK全媒体将带您走进没有硝烟的战场,为您讲述这些特殊战士惊心动魄的传奇故事。

 

2013年10月,无名英雄纪念广场在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落成,以纪念上世纪50年代为国家统一在台湾殉难的大批隐蔽战线的烈士。

1949年前后,按照中央解放台湾的决策部署,1500余名干部秘密入台。50年代初,由于叛徒出卖,大批人员被捕,其中1100余人牺牲。隐蔽战线的最大特点恐怕就是“无名”。沿纪念广场景观墙两侧拾级而上,镌刻在花岗岩墙壁上的846个英名,一一默念,竟都那么陌生。即便是广场上那四尊雕像的原型人物——吴石、朱枫、陈宝仓、聂曦,世人亦知之甚少。

作为与吴石有两代深交的当事人,已至耄耋之年的何康、何嘉兄妹,打破半个世纪的沉默,将当年不可言说的秘辛一一道来。

吴石将军

他和他都不是共产党员

1950年6月11日,香港《星岛日报》的头版大标题是《轰动台湾间谍案四要角同被处死》,报道的便是前一天国民党“国防部”中将参谋次长吴石、中共华东局女特派员朱枫、“联勤总部”第四兵站总监陈宝仓、上校聂曦,在台北马场町刑场一起被处决。因为吴石将军是台湾当时正式公开的“匪谍案”中军阶最高者,此案当年极为轰动。

近年帮助哥哥何康、姐姐何嘉整理了口述史的何达说:“吴石将军对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国家统一大业作出过巨大贡献,并为此奉献了自己的生命和全家的幸福。但他的事迹长期湮没无闻,直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其间,由于信息不畅,对吴石本人以及吴石与我父亲何遂的关系误传、误解甚多。”

何遂,福建人,出身保定军校,曾任西北军孙岳部参谋长,在蒋政府长期任立法委员,在军界人脉广泛。抗战初,他即与中国共产党发生关系,他的三子一女一媳(何世庸、何世平、何康、何嘉、缪希霞),均为中共地下党员。“近年不少文章称吴石受‘共产党员何遂单线领导’,这是不确切的,何遂不是共产党员,也没有领导过吴石。吴石与父亲是几十年的生死至交,吴石确实是受父亲影响并通过父亲和共产党建立了直接关系。"何康说。

吴石与何遂投缘,不仅因为思想性格相近,也因为他们都酷爱中国古典诗词书画。

吴石,1894年出生于福建闽侯县螺洲乡一个“累世寒儒”的家庭,少年就读于富有维新色彩的福州开智学堂、榕城格致书院。辛亥革命爆发后,17岁的吴石参加了福建北伐学生军。1915年,他进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并在同届八百学子中以第一名毕业。1929年,35岁的吴石到日本陆军大学去继续求学。他先入日本炮兵学校,继而考入日本陆军大学,埋头苦读六年回国,在南京参谋本部任职,兼任陆军大学教官。

英勇就义前的聂曦上校

转交江防兵力部署图

“七七事变”"爆发后,国共合作抗日的局面初步形成,叶剑英希望何遂多介绍一些朋友给他们,以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影响。何遂便把吴石、张维翰、缪秋杰等介绍给了周恩来、叶剑英、李克农、博古等中共中央代表。当时,蒋介石组织军事委员会大本营,吴石作为军界公认的日本通,进入大本营第二组担任副组长、代组长兼第一处处长,负责对日作战的情报工作。

抗战胜利后,吴石回到南京,任国防部史政局局长。“吴石在抗日期间就对蒋介石消极抗战、积极反共的做法不满。抗战胜利后,他目睹‘五子登科’式的‘劫收’,物价飞涨、民不聊生的情景,感到非常失望和苦恼。我的父亲在爱国、抗日、反蒋这条心路上,与吴石十分一致。吴石表示,希望通过父亲同共产党方面的代表建立直接接触”。

何康和他的两个哥哥入党后,关系都在中共中央南方局,由叶剑英直接领导。1947年4月,上海局的领导者刘晓、刘长胜、张执一等在上海锦江饭店会见并宴请了吴石,何遂和何康在座。这是吴石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开始。此后,在上海愚园路俭德坊二号何康家寓所,张执一与吴石有过多次单独会面。何康说,吴石不断送来重要情报,大多由他自己送来,有时则包扎好,写明由我父亲收,派他的亲信副官聂灌送来。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1949年3月,吴石亲自到俭德坊来,把一组绝密情报亲手交给我,其中有一张图比较大,是国民党军队的长江江防兵力部署图。我当时很注意地看了,使我吃惊的是,图上标明的部队番号竟细致到团。我知道这组情报分量之重,迅即交给了张执一同志。关于这组情报,渡江战役时任第三野战军参谋长的张震将军后来曾两次向我提及”。

吴石选择了甘冒斧钺

“吴石于福州解放前夕飞往台北,就任台湾‘国防部’参谋次长。这时,我的父亲和妹妹何嘉,按照组织意图也在台北执行任务。我二哥何世平则已经在台南、高雄等地盐务机构工作三年多了,母亲与他们一家人同住。张执一这年春天还到台湾检查并安排过他的工作。但此时却出现了一个新的情况:上海是个国际性的大都市,西方对共产党能否成功接管上海十分关注,外电包括港澳媒体的报道中出现了我的名字(我是接收上海的军管会农林处处长)。这消息传得很快,我二哥的同事已经公开散布‘何家弟兄都是共产党’。这就使何家人失去了在台湾继续工作的基础,组织上急令我们撤出。这段时间,吴石与父亲在台北接触密切,他们还以携带家人游山玩水为名进行密商。当时,吴石确实面临人生的重大扶择。他虽然已经对人民解放事业作出重大贡献,但到了台湾,海峡阻隔,基本上和共产党断了联系,他可以完全切断这种联系,安稳地在台湾做他的高官。如果选择继续为共产党工作就必须在组织上建立更紧密的秘密联系,那无疑是非常危险的。吴石恰恰作出了甘冒斧铖的选择,他同意继续为共产党工作,并决定主动去接上关系,完全接受共产党的领导,为解放台湾、实现祖国统一效命。”

在吴石的催促下,何家人转移到了香港,紧接着,吴石也悄然来到香港,在何嘉的穿针引线下,与中共华东局对台工作委员会驻香港的领导人万景光取得了联系。吴石回台后,曾三次派人送情报到香港。

因为当时的中共台湾省工委书记“老郑”被捕后叛变,直接导致中共在台湾的潜伏组织瘫痪,据国民党当局的统计,共抓捕1800余人。“仅仅隔了几个月,便传来了吴石在台湾遇害的消息"。

1973年,吴石将军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朱枫烈士在台湾马场町凛然就义

周总理遗嘱:不要忘记他们

与吴石一同赴难的陈宝仓,1948年春在香港加入民革,1949年受中共华南局和民革中央指派赴台湾工作,曾任台“国防部”中将高参,1952年被中央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

1951年,朱枫已被授予烈士称号。1990年6月,朱枫烈士牺牲40周年时,在北京召开了纪念座谈会。2005年10月,朱枫的家乡宁波镇海举行了一场公开的悼念活动——纪念朱枫烈士100周年诞辰。

而33岁死难的聂曦,甚至连真实年龄、籍贯、家庭、婚姻等情况都不得而知,缺乏确实资料可考,然而,他在马场町刑场上那张照片,那毫无惧色的英武形象,令人一见难忘。

周恩来是中共隐蔽战线的创始人和领导者。1975年12月20日,周恩来特意约见罗青长说:“我平常给你们讲的台湾那些老朋友,他们这些人,过去对人民做了有益的事情,你们将来千万不要忘记他们。一切对人民做过有益事情的人,你们都不要忘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