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党史|井冈山故居,群山围拥的革命丰碑③

作者:郝安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1-06-03 11:18:22

往往,伟大的思想、决策,千古传颂的经典、佳作,并不一定都是诞生在辉煌的殿堂里。

诸葛亮躬耕布衣,他是在偏僻的茅庐里细说三分天下。

巴尔扎克也是藏身树木的绿色之中完成了他的《人间喜剧》。这位透视社会入木三分的作家,写作时有两样不可缺少的用具:咖啡壶和暖炉。

井冈山时期毛泽东的住房形同茅庐。他没有咖啡,他只有一杯苦茶;更没有暖炉,只有一盆通红的炭火。他就这样在井冈山那几间江南农家土房里喝着浓茶,烤着炭火,作着思考,勤奋写作。热茶暖着他的心胸,火光把他瘦削的脸膛映得泛红而凝重。

有武事者,必有文备。于是我们看到,在这物质上简陋到不能再简陋、贫穷得不能再贫穷的茅坪八角楼上,毛泽东写下了《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这篇雄文。

住在茨坪时,毛泽东所幸还拥有两盏用来照明的油灯:一盏是打土豪缴获来的马灯,红军战士把它送给了毛泽东。现在这盏马灯还高高地挂在靠窗墙上的铁钉上;一盏是房东的小小青油灯,现在它正如同当年一样,似乎还在伴着主人,静悄悄地趴在条形旧桌上。

马灯费油,毛泽东一般很少用。毛泽东身为前委书记、党代表,按红军规定,晚上可以点三根灯芯。但他就是在小小青油灯一根灯芯昏暗的灯光下,挥笔疾书,又写出《井冈山的斗争》这篇传世之作。

毛泽东在大井的故居静卧在村中央。这是一栋白墙青瓦的房屋,简洁、儒雅、明净。其实,后人看到的,已经不是当时的原屋了。1929年,湘赣两省敌军对井冈山发动大会剿,口号是“石头要过刀,茅草要过火,人要换种”。井冈山几乎所有的房屋,包括大井的全部房屋都被烧毁了。

大火过后仅仅留下了三件珍贵的原物:屋前一块大石头、屋里一堵丁字残墙、屋后两株大树。

石头是毛泽东在大井看文件和读书时坐过的地方,如今叫“读书石”。在毛泽东的军事生涯中,或纤笔一支,精雕细刻;或大笔如椽,纵挥横洒。他不知疲倦地读书看报,知己知彼,全局在胸。在敌人严密封锁时期,毛泽东常为看不到书报而焦急苦恼,有时曾专门派人下山找寻报纸。贺子珍就是在这时来到毛泽东身边,为他收集情报、剪贴报刊、整理文稿的。能看到书报,毛泽东兴奋不已,按他自己的说法,是“快乐不可言状”。

遗留下来的那堵残墙,在后来按原貌修复时被巧妙地镶嵌于新建的墙中,作为历史的见证。

两株树一为海罗杉,一为柞树。1929年双双被烧枯。1949年全国解放那年又重吐新芽。1965年毛泽东重上井冈山,两棵大树竟绽放出银色的小花。

关于这两棵枯木逢春的故事,还有很多。人们愿意相信这两棵虬劲的大树有着天之祥瑞的灵性。因为你在这两棵曾经遭劫的大树下伫立良久,会看到苍枝似骨、绿叶如盖,微风拂动,果然有鹤发童颜的风度。

这也证明,过刀、过火、换种只是敌人的一厢情愿。野火烧不尽,终究要春风吹又生。

应该说,国共两党真刀真枪地干仗,自井冈山始。

1928年4月,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余部和湘南起义农军历经艰苦转战,与毛泽东率领的工农革命军在井冈山胜利会师,合编为工农红军第四军,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红四军。

接着,彭德怀、滕代远率领在平江起义中诞生的红五军主力,到达井冈山与红四军会合。

在雄浑的高山密林,毛泽东和他的人民军队得心应手,游刃有余。他的那些杀伤力远大过机枪、大炮的精神、理论和思想,在这里依山势吞吐,随山风滚动,奇迹般地飘逸汪洋于山巅峰峦。

当年,红军三占永新县城,毛泽东随即把红军和赤卫队的作战经验概括为“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游击战术十六字诀。在宁都反围剿大会上,他又泼墨挥毫,把这16个字嵌入一副对联。

毛泽东和他的战士就是靠这十六字法宝,紧紧地和人民站在一起,声东击西,用兵如有神助。经过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毛泽东的军事才能真正到了点豆成兵、指树为林、遇水架桥、逢凶化吉的地步,横扫千军如卷席,仗是越打越得心应手。

把毛泽东逼上山、逼进草地、逼入窑洞的蒋介石,机关算尽,花样玩尽,还是日薄西山,水到沙滩,大势去也。此后不过一二十年光景,终于三下两下,被文韬武略、诗情剑气的毛泽东一脚踢翻。

几近百年,世事沧桑。时间可以淹没小丘和山冈,但淹没不了高峰。战无不胜的毛泽东,包括他的名字、他的思想、他的风范,是经历了世纪风雨依然屹立的高峰。

仁者不以盛衰改节,义者不以存亡易心。对马克思主义的坚定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坚定信念,是井冈山的灵魂,也是共产党人立身、处世、干事的精神支柱。

井冈山是中国革命的摇篮。井冈山时期留给我们最为宝贵的财富,就是跨越时空的井冈山精神。

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胜利了的井冈山,既是一幅绝妙的山水画,又是一部浓缩的历史图。远远望去,井冈山环拥的几栋老屋,静静地站立着,凝成了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的早期历史,凝成为一座座红色江山永远的革命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