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共产党员 | 档案“牛人”刘后昆:让邓小平赴法留学史料重见天日

作者:邱萍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1-07-22 14:12:45

 

在重庆市巴南区档案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温暖的灯光下,一张“巴县留法勤工俭学分会预备学校赴法学生代表名单”静静地躺在展示柜里。百年时光飞逝,这个巴南区档案馆的镇馆之宝,仍然留存着邓小平在那个风云激荡的年代,迈出救国图存步伐时的真实温度。

巴县民国档案资料卷帙浩繁,这份名单能重见天日绝非偶然,最大的功劳要归于原四川省巴县档案馆(今重庆市巴南区档案馆)馆长刘后昆,一位在党66年的老党员。

“邓希贤”(邓小平曾用名)三个字,在“巴县留法勤工俭学分会预备学校赴法学生代表名单”的右下方。

拓荒牛:不辱使命,当好人民的“螺丝钉”

初春的阳光透过巴南区老县委家属院的一扇窗户,映入一套始建于20世纪90年代初的简朴两居室里。在满屋书报环伺下,屋里有位老人常常手持放大镜,翻阅一沓沓泛黄的老档案。

这位老人就是刘后昆。今年已91岁的刘后昆,出生于四川省巴县长生乡(今重庆市巴南区内)一个贫寒农家。年幼时,刘后昆上过几年私塾,后因家境贫寒辍学,来到重庆市区一家印刷厂当学徒。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刘后昆返乡参加村里的工作,因表现出色,刘后昆被任命为乡政府财粮文书,并于195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刘后昆还被调到县里,历任县委宣传部干事、县委机要秘书等职务。他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他也是一颗“螺丝钉”,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

▲刘后昆

1973年,刘后昆接受组织任命,担任巴县档案馆馆长。当时的档案馆经费少、人手少,但刘后昆仍然以钉钉子的精神扎进档案业务里。就这样,时年44岁、已有22年工龄的刘后昆成了一名档案馆的“新兵”。为尽快熟悉业务,他虚心向身边同事求教,白天忙完一天的工作后,晚上就躺在床上,反复背诵业务口诀。仅三个晚上后,刘后昆就能熟练地查阅、提取档案,让馆里的“老兵”大吃一惊。

为尽快掌握更多档案知识,刘后昆还自掏腰包订阅档案业务相关的报刊,如饥似渴地学习和钻研,连到外地出差,也要利用工作间隙去其他档案馆学习。功夫不负有心人,刘后昆很快练就了收集、整理 、保管、统计、鉴定等本领。若有人需要查阅档案,他便能如探囊取物般将档案迅速找出。若有重大疑难问题,他也能及时解决,被大家誉为“活档案”。

在那个年代,人们对档案工作的重要性认识不足,各级各部门的档案工作严重滞后。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农业社文书材料、财会材料散失严重,有些散存在历届村干部手中,有些留存在大队办公室,有的甚至无从查找。刘后昆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开始身体力行地主动推进档案工作。

▲年轻时的刘后昆

1980年,刘后昆先在虎溪区陈家桥公社共和大队开展建立大队档案的试点工作,对档案进行收集、清理、鉴定,然后组件、整理、归档,形成永久档案19卷,长期档案9卷,短期档案3卷。同时,刘后昆还牵头建立了文书处理和档案管理的各项规章制度。此后,刘后昆将在共和大队推进档案工作的初步经验和成果向县委汇报,促成县委下发《关于建立大队档案工作的意见》,提出了大队档案的归档范围。为在全县推开大队档案建设工作,刘后昆采取了一个“笨方法”——蹲点。他放下自己作为部门主要负责人的身份,就像普通工作人员一样到各区公所、乡镇、村蹲点工作,一方面手把手讲授档案业务知识,一方面督促基层做好档案工作。在他的努力下,全县村级档案工作逐渐成形。

随着时代的发展,村级档案在发展农村经济、总结经验、印记史实、调解纠纷等方面的重要性愈发凸显,刘后昆当年抢救性建立村级档案的工作经受了时代的考验。

孺子牛:不谋私利,躬身亲为在一线

刘后昆是一名党员干部,也是5个孩子的父亲。20世纪80年代初,根据相关政策,刘后昆可以提前退休让一个子女顶岗进入机关工作。

然而在这个难得的机遇面前,刘后昆却选择了放弃,他不愿以牺牲其他优秀人才的机会,来解决自己子女的就业问题。在他退休前,除了小女儿,他的子女一直生活在农村。

巴南区档案人都很钦佩刘后昆。作为老巴县档案工作规范化的开拓人、奠基者,他为巴南的档案事业奉献了太多,他总是全身心投入工作,虽然身处领导岗位,但他对一线工作仍然常抓不懈、精益求精。刘后昆改变了过去把区乡文书集中到县档案馆进行业务培训的方法,亲自到基层单位指导档案工作,一边讲解一边示范操作。

▲工作中的刘后昆

1986年至1989年的3年时间里,刘后昆累计深入383个单位进行业务指导,连儿子结婚也未能回家。在刘后昆的带动下,全馆队伍士气大涨。大家在刘后昆的带领下,将文书档案、会计档案、科技档案、土地证存根档案等逐步建立,全县档案事业获得快速发展。

凭借出色表现,刘后昆多次被原四川省巴县(今重庆市巴南区)评为优秀共产党员,还被巴南区委组织部和老干部局评为优秀离退休干部党员。每逢重要节假日,区委、区政府,区委组织部、区老干局、区档案局都会前去看望刘后昆。

老黄牛:不改初心,抢救发掘镇馆之宝

“邓希贤!邓希贤!”(“邓希贤”为邓小平曾用名)1983年3月,原巴县档案馆工作人员在抢救整理一批民国档案时,突然兴奋地大叫起来。

众人围拢过来,原来,他们发现了一份“巴县留法勤工俭学分会预备学校赴法学生代表名单”,在这份名单上,邓希贤、冉钧、周文楷(周贡植)等人的名字清晰可见。此后,这份名单多次被中央电视台、中央档案馆、毛主席纪念堂、广安邓小平故居陈列馆使用,也成为档案馆的镇馆之宝。

“多亏老馆长主持抢救巴县民国档案。”每每谈起这份珍贵的名单,人们都会想起刘后昆。一直以来,无论是在领导岗位还是退居二线任调研员,刘后昆都坚持在一线参与档案的抢救与保护工作。

1981年,巴县档案馆馆藏的民国巴县档案霉变虫蛀情况严重,急需抢救保护。这些档案常年未经整理,杂乱无章,抢救保护工作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可在当时,民国档案保护既非档案工作重点,也无专项经费。但刘后昆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业务敏锐力意识到这些档案的珍贵性,便主动担起责任,积极向上级报告争取支持。获得支持后,刘后昆与同事采取“补破裱烂”的方法,逐卷逐页抢救档案。最终抢救了民国档案1000多万页,形成了1.4万多卷规范档案,巴县也因此成为四川省第一个完成民国档案抢救的行政县。

为更好地研究和保护民国档案,刘后昆还深入研究民国档案行文规则,亲自拟写民国档案案卷标题。刘后昆对档案事业的贡献,何止是抢救和规范整理民国档案——从帮助县级机关企事业单位达标升级,到协助区委党史研究室收集整理抗战课题资料,在一系列重大档案和党史编研工作中,都留下了他的身影。

刘后昆保留了在档案馆工作时的习惯,将家中的部分资料、书本用一个个盒子分类保存

76岁那年,刘后昆终于歇下来在家安度晚年。但因多年劳累,晚年的刘后昆病痛缠身,不仅患有冠心病、心脏病和双眼白内障,还饱受皮肤病的长期折磨。可刘后昆没有被压垮,汶川大地震、青海玉树地震、雅安芦山地震发生后,哪怕自己已经捉襟见肘,他仍然第一时间出钱捐献给灾区人民。他仍然坚持每日学习,坚持读书看报、摘抄要点和记录心得体会,积极学习党的新理论、新知识。每月,档案馆退休支部会定期开展学习活动,每到这天,人们总是能看到“可爱的刘老头”准时到场,然后拿着放大镜,如同孩童一般认真地阅读学习材料。

刘后昆手中的放大镜已伴随他数十年,镜面模糊、镜柄磨损严重。但就是通过这把放大镜,刘后昆细微观察党的奋斗历程、国家的发展,并小心翼翼地把它们保护起来。而我们,则通过这把放大镜,把一位老党员、一位老档案人坚守初心、秉承使命的人生,看得更深更细。

(作者单位:重庆市巴南区档案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