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马号巷子的蔡家面房②

作者:任洪全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1-07-27 09:44:42

 

 

面房的生意有段时间下滑,但很快又好起来。这都要归功于那些多嘴多舌的女人。先传言新媳妇嘴角的黑痣是贴上去的,不少女人要来看个究竟,验证一下,最好的借口是来用麦子换灰面或买面;接着又传有人前几天看见黑痣是在嘴角左边,昨前天又发现在右边。看过的人又要去看,一定要弄个明白。这些传闻给面房帮了大忙,带来好生意;当然也有不买面的闲杂人来看闹热。

“你长的是美人痣,你漂亮得真要赛过通街啊!”有人这么说起来。不久,街上便流传着胡永芳叫“赛通街”的外号。

在那个社会,年轻漂亮,也会惹起是是非非,特别是有了“赛通街”这个外号后的胡永芳,引来很多麻烦。她嫁过来后,码头上一些狂蜂浪蝶便在蔡家面房飞来飞去,不买面,光是打望,有时买半斤、几两,想占便宜、肇事。

马号巷子 云乎 作

面房罗柜撞击的声响一直是印入人们生活之中的,很多年以后,人们都还能记起。那个时代,一般人家都没有钟表,白天看太阳的影子,阴天则根据自己肚子的饥饿程度;晚上有打更匠敲锣报时,再有就是凭公鸡鸣叫……面房罗柜一响,大家便知这已是早上五六点了,因此罗柜发出的声响,邻居们早已习惯了。蔡大嫂那内侄撞罗柜时不同于王师傅,他一边赶骡子,还一面唱小调。不管他撞出多大的声响,唱什么样的小调,对过度劳累的人来说,都是催眠曲,他们听了都会重回梦乡;但有的人则把这咚咚撞击声,当成起床信号,应该起来给全家人烧火煮饭了。人们都不厌烦罗柜声、小调声,因为已经习惯了。如果鸡叫二遍时,还没听见罗柜的撞击声,反而会不习惯。

蔡大嫂更是这样。一天,鸡叫二遍,醒了的蔡大嫂没听见撞罗柜的声音,她起床摸出房门,借着透进窗户淡淡的月光,看见自己那儿子睡在床上,想必媳妇已起床到灶房烧火做饭去了吧;走进磨房,骡子已牵在磨盘前驾好了,说明天喜已经起床了,人呢?上茅房去了吧。她赶忙回身走到磨房罗柜前,费力地把双脚踩在罗柜外的踏板上,吃力地掌着横担踩了起来,罗柜发出几下微弱的响声。这正如平时人们常说的,罗柜不响马不走,蔡大嫂并未鞭打它,那骡子也走了起来。她没有再继续踩下去,便疾步跨下踏板向自己内房走去。天喜听见罗柜发出声响,赶忙跑进磨房,只见那踏板还有些摇动,只是没到位,自然拉动不了柜内的隔筛,也就再也没有声响。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立即跨上踏板踩将起来,便又发出“咚咚”的声响来,他看着自觉地拉着石磨的那匹瘦弱的骡子出神,竟忘记了他每天必唱的小调。

从此,那罗柜的碰撞声比以前似乎大了一些。

一个赶场天,提着没卖完的羊头的吴幺舅,急匆匆地来告诉胡永芳,她的爸爸吃醉了酒跌断腿了,在封大爷那里包了药,由别人喊了滑竿送他回家去了,叫你赶快回去。胡永芳跟她妈告了假,解下围腰,望了一下坐在轿椅里的小丈夫,说:“妈,弟弟今下午还没施尿(抱着小孩撒尿)!我回去看看就回来。”蔡大嫂轻轻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望着她跨出铺门,自己眼睛也有些湿润模糊起来。

更多阅读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马号巷子的蔡家面房①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水码头有块醒酒石②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水码头有块醒酒石①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古镇素描②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古镇素描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