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文学|烟火江津之小城几江④渡口与桥|黄海子专栏

作者:黄海子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1-09-14 11:04:32

年轻的时候,总以为远方有很多东西在等着自己,所以出门的时候总是急匆匆的,在路上也是急匆匆的。

因此每次出发,总渴望一路能顺顺畅畅,像绕着几江城的江水一样,荡着波光,拍着岸,浩浩荡荡地流往目的地。但是,不管我们去往何地,因为几江这座小城地理的原因,我们总被这一汪江水阻挡着。

在记忆的时光里,每一次的出发或者回归,不是在几江城东的东门渡口等着渡船来渡自己远行,就是在东门渡口对岸的中渡街码头等渡船渡自己回家。在等待渡船的时光里,我们一边羡慕着江水行进的顺畅,一边在心里埋怨着这江水阻断了我们的路途。

那个时候,我们天天盼着有一座桥,横在这浩荡的水面上,让我们的路途更通坦。就像我们的上两代人,坐在渡江的木船上,渴望有一天能坐上有机器推动的船快速地渡过这一江江水一样。

在无数出发与回归的时光里,在无数渴盼的日子中,阻隔我们行进的江面终于架起了大桥,而且不止一座。

大桥横架在江上,我们不再需要渡船接送,我们的路途终于通畅了。宽阔平坦的桥面,让我们感觉到我们的目的地似乎也在缩短,曾经在远方思念的,生养自己的几江小城的归途仿佛也近了。而紧跟我们的时光,却像桥上掠过的汽车一般飞驰起来。

当我们终于明白在远方等待的事物并不只有美好时,我们又开始在飞驰的时光里回望。

我们一边回头看着我们曾经的来路上,一群又一群比我们年轻的人正在从我们身边匆匆过去,朝着他们美好的愿望奔跑;一边细数着我们曾经来路上的点点滴滴。

在回望来路时,很多事情已经模糊不清,像江水里浪花的闪烁一般,只知道它曾经在光里闪耀过,然后被后来的浪又遮掩了。但是伫在几江城东门的,以及对岸中渡街的渡口,还有突突响着的渡船,却在旧时光里定格着,不曾朦胧一刻。

我仿佛看见了我们在等对岸过来的渡船渡我们过河,然后去我们想要去的地方;或者在中渡街,等对岸渡船的汽笛拉响,渡我们回到我们的家。

那时的时光走得总是很慢,像老牛一样,慢吞吞地踱着。也不管我们内心有多着急,多么渴望早一点渡过这一江江水,时光却总是爱理不理地打发着我们,把我们认为本该很急的事,慢慢送到我们身边。

而等着渡船渡河的人们,似乎早就习惯了这样的节奏——或坐在自己的行李上,任时光在身边绕来绕去;或站在江水轻拍的岸边,看浪花与时光嬉戏;或三五成群地围坐在一起摆弄着话题,在渡口静静地等着渡船到来。

尤其是江雾弥漫的日子。

当一江大雾摆在了江面,让整条大江白茫茫的,看不清浪花也揣摩不出礁石暗藏在哪里的时候。大雾把急着要渡江的人阻挡在岸上,岸上的人焦急地盼望着太阳,希望它能早些照耀江面,驱散白茫茫的一江大雾。然而时光却不管有雾还是无雾,不管要渡江的人心有多焦灼,它依旧按照自己喜欢的节奏,不慌不忙地日出,缓慢地,一丝一缕地遣散着江面的雾。等雾散尽以后,才让渡船缓缓地把要过江的人渡到对岸。

当时光知道“慢”不再可能一直延续下去的时候,就让它的节奏快了起来。它不再像以前那样,在我们要去的远方的路途上与我们纠缠。

它把曾经蜿蜒曲折的道路加宽拉直;把我们需要翻越的大山凿出了隧道,让我们穿山而过;在环绕着我们这座小城的江面上,依次托出了几座大桥,好让急不可耐的我们像江水般急急地奔流。

人总是矛盾的。

当我们的生活在缓慢的节奏里行进的时候,我们总希望生活的节奏能再快一些,再快一些。而当生活的节奏快起来的时候,我们却开始回首怀念那些缓慢行进的日子。就像我们在小城的渡口等渡船渡江时那样,渴望江上有桥能解脱我们等渡船的苦恼。但当一座座桥修建起来,我们站在桥上,却开始回味那些在渡口等渡船的日子。

但是不管生活的节奏怎样,时光快慢得如何,渡口、渡船、还有那浩荡的江水,以及江面上一座座的桥,都是我们生活中的章节。就像滋养着这座小城的一切——它们默默地守护着我们,眷顾着我们。我们一代又一代的延续,但我们也只不过是这块土地上的——江里的一朵浪花,渡口的一声汽笛,桥上的一束光亮……

我们当然会继续前行。

但不管走到哪里,即使我们都跑出了桥的一头,跑得很远很远。但桥的另一头,一定是我们永远的小城——几江。桥下,是滋养我们的江水。